海乐子听刘翠和的话语中带着讽刺的意味,心中虽然不悦,但也确实是自己的女儿与手下人坏了规矩,只好淡淡一笑,道:“三当家的,这只是误会嘛,如今老毛子进山来围剿你们忠义军,俺的弟兄们这般谨慎小心,也是怕老毛子买通些没骨气的东西进山来打探你们忠义军的消息,这才有了这次的误会,还请三当家的海涵啊!”

    刘翠和微微一笑:“那说来,咱们忠义军还得感谢你们黑石岭了?”

    “感谢就不必了,都是清国人嘛,当然是一致对外了。”海乐子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还被朱振华劫持着的虎妞,笑着对刘翠和道:“三当家的,你这位兄弟好手段啊,冷静沉着,扮猪吃虎,厉害啊!”说着,他向朱振华走了过去,轻轻的拍了拍朱振华的肩膀,道:“俺这闺女不懂事,还请这位英雄手下留情高抬贵手啊!敢问这问兄弟高姓大名啊?”

    海乐子的语气虽然和气,可是朱振华无论怎么听着怎么觉得不舒服,他看了一眼刘翠和,刘翠和微微颔首。

    朱振华将虎妞松开以后,虎妞不仅没有似那些娇娇女一般在父亲面前恼羞成怒,不依不饶的告状诉苦,只是伏在海乐子的耳朵旁,轻声说了些什么。

    海乐子听了闺女的话,哈哈一笑,问朱振华道:“这位兄弟,你还没说你姓啥呢?”

    朱振华正要回答,刘翠和抢道:“俺这个大哥属土龙戏蔓的。”

    朱振华听了刘翠和的话一愣,自己明明姓朱,怎么是属土龙戏蔓?他不能理解,但是自从跟着忠义军这些日子来,知道东北的胡子忌讳颇多,既然刘翠和抢在自己前面说话,那自然有她的道理,于是只是含笑点头,也不多话。

    海乐子听了刘翠和的话,哈哈笑道:“三当家的,俺们黑石岭没这么多忌讳,姓朱就姓朱,什么土龙戏蔓,没那一说!”

    刘翠和向海乐子拱手道:“既然咱们的事情说清楚了,那俺和俺这位兄弟就先行一步了。”

    海乐子笑问道:“啥事,这般的急啊?”

    刘翠和道:“如今老毛子闹关东,俺和俺这位弟兄有紧急军情在身,耽搁不得啊。”

    海乐子道:“三当家的,你看,如今天色已黑,雪又这般的大,就你们两个人,要是在路上遇到熊瞎子或者是群狼,那可就完蛋了。在下以为,今天晚上就请二位在俺这黑石岭休息一晚上,一来俺海乐子尽尽这地主之谊,二来,也为今天俺这傻闺女的冒犯二位陪个礼,如果二位还要往北去,明天一早,俺派兄弟送二位一程,因为再往前面就是俺拜把子的弟兄老长青的地盘,俺派人去,保管二位平平安安的,如何啊?”

    因为今天的这一出,确实耽搁了刘翠和和朱振华的脚程,朱振华心中明白,现在是无论如何也赶不到下一个休息的山洞了,而在东北这“风花雪月”的环境里,一晚上没地方休息的结果那不是被冻死,就是被野兽拖了去,再要不就是先被冻成冰棍,然后再被野兽拖去,更要不就是被野兽拖去后,野兽没吃完,就天然的冷藏了起来,留着野兽们下一顿享用,除此以外,再不会有其他结果了。

    朱振华小声的对刘翠和道:“妹子,要不就这里休息一晚上吧。”

    刘翠和犹豫了片刻,对海乐子拱手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海乐子好爽的开怀大笑,将手一让,道:“请上山!”

    刘翠和与朱振华随着海乐子、虎妞、翻山鹞等黑石岭一行人上了山,在黑石岭的聚义厅上坐定,海乐子先下令打开宴席,杀猪宰羊,热闹非凡。

    锅碗瓢盆咣咣当当的响过一阵后,当酒菜上齐,黑石岭的所有兄弟围着一张足有三四米长的椭圆形长桌坐的满满当当后,海乐子首先端起一碗酒,对刘翠和道:“三当家的,你们忠义军和老毛子做对头,这让俺们这龙岗山的所有胡子都佩服得紧,来,老汉在这里先敬你一碗酒,干!”说罢,海乐子将满满的一碗酒毫不停顿的送进了肚子里。

    刘翠和也不含糊,海乐子的酒刚下肚,她的一碗酒也进了嘴巴,然后道:“这关东山是咱的关东山,咱们这些胡子常年吃关东山,那容得这些老毛子插一腿,说白了,谁要俺们的关东山,俺们忠义军就要谁的命!”

    “好!爽快!”海乐子给刘翠和敬了酒后,又对朱振华道:“振华大兄弟,你的大名俺们黑石岭也听说了,你赤手空拳灭了李聚奎和张文表那吃里扒外的货,这手段让俺们佩服紧,今天如果振华大兄弟瞧得起俺海乐子,就在俺们这些兄弟面前露一手,也让俺们这些兄弟开开眼,说句白话,你灭那两个熊玩意的手段俺们只是从江湖上听来的,没见过,有好些兄弟不信,都说是吹牛皮的,怎么样,振华大兄弟你到底行还是不行啊?”说罢,海乐子又举起一碗酒:“来,先干了这一碗再说。”

    朱振华知道,在胡子里,人家敬你酒你 不喝,那便是瞧不起人,轻则老死不相往来,重则立时拔刀相向。他也举起酒碗,一饮而尽,道:“大当家的,那都是传说,别信!”

    朱振华的话刚说完,同桌的许多胡子都冷然一笑,更有的面露鄙夷神色。

    刘翠和那容得有人瞧不起朱振华,当下叫道:“哥,露一手就露一手,这有什么,露一手他们开开眼呗!”

    刘翠和如果知道海乐子要朱振华露一手的真正用意,你便是打死她她也不会让朱振华露这一手了。原来,虎妞这丫头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几乎就没离开过龙岗山,是个典型的山里丫头,再她看来,有本事的人就是能打能杀的人,而只有有本事的人才能守住这黑石岭的家业,才能配做她的男人。在山下,虎妞看了朱振华的本事,当下便觉得只有朱振华配做自己男人,能帮自己和自己的爹能守住这份家业。

    而如今海乐子要朱振华在自己和兄弟们的面前露一手,正是要验一验朱振华的“成色”,然后再决定是不是要将他视作掌上明珠的闺女嫁给朱振华,招赘他作女婿。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