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皑皑白雪覆盖的,从上到下裂开的山峰,中间留出一道空隙,一条小道就在裂缝中穿行。两边都是巨大的石壁,高耸入云,从脚到顶,白雪覆盖不到的地方皆是苍黑的岩石,空气是冰凉刺骨的,在山谷间弥漫,向上一望,一线青天教人目眩心惊,这便是龙岗山脉中的另一处险要的高山——黑石岭。黑石岭山寨三当家的龙国能领着十来个弟兄正耐心地伏在岩石后面,等待猎物出现。龙国能今年二十八岁,在黑石岭落草已有十三多年了,在这一带也小有名气,人送外号:翻山鹞。

    翻山鹞带着弟兄们都猫在一块岩石的后面,一面唠着嗑,一面等待着猎物。

    “三当家的,您老给俺们兄弟比划比划,那吉林城里的窑姐的**能有多大?”一个黑石岭山寨的喽啰双手箍成一个圈,足有一个二十来斤的西瓜大小,咽了口口水,腆着一脸淫笑问翻山鹞道:“能有这么大吗?”

    翻山鹞一巴掌扇到那喽啰的后脑勺上,笑骂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你这比划的是**吗?你这比划的是他妈西瓜!”

    另一个喽啰笑道:“那您老给俺们比划比划呗,能有多大,俺们没个机缘,还真没见过。”

    “能有多大?”其实从来就没见过吉林城窑姐**的龙国能想了想,双手也箍成一个圈,当然比刚才那个“西瓜”要小得多:“也就这么大吧,反正你小子一只手是捏不住的。”

    就在这时,一个喽啰勾着腰小跑到翻山鹞的身旁,低声道:“三当家的,买卖上门了!”言语之中难言激动神色。

    翻山鹞弹出一只眼睛一看,果然看见两个人,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背上各背着一支拐子。

    与翻山鹞一通观察“猎物”的一个喽啰道:“三当家的,那买卖身上都背着拐子,莫不是那个山头上的绺子吧?”

    自从俄军开始攻打磨盘山以来,各山各岭上的绺子们都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生怕那一天俄军找上门来寻晦气。这些日子里,这翻山鹞一直就没下过山,都快憋疯了,今天好不容易乘着大当家的去卧龙山的“老长青”那里吃酒去了下山来一趟,那焉能甘心空手而归。但是,他心中也明白,如果这对“猎物“真是某个山上的当家的,他要是暗地里开枪崩了他们,轻则大当家的会要他卷铺盖行礼滚蛋,重则对方兵强马壮,大当家的就会带着自己去赔礼道歉。说得好听是赔礼道歉,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就是自己送上门去听别人发落。所以,无论怎么说,不能在别人的背后放黑枪——盗亦有道嘛。

    翻山鹞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咬着牙道:“给老子朝天上崩个柴禾!”

    “好咧!”一个喽啰操起一条土枪,朝天放了一枪。

    *******************************************************************************

    朱振华和刘翠和在狍子沟山洞里给李松亭交代完了任务以后,二人便各背着一支水连珠,踩得山间的积雪“嘎吱”“嘎吱”作响,踏上了寻找董教敏陈宏宇的路程。

    一路上朱振华虽然没和刘翠和说话,但是刘翠和的心中却是美滋滋的,终于有机会和自己的心上人单独相处了,时不时的会看着朱振华羞涩的一笑,又想起朱振华在狍子沟山洞中对自己说的话,又不禁羞红了脸。

    在董教敏等人和刘翠和分手的时候,二人就已经商定了联系的方法。过去这深山老林子里常有猎人出没,这些猎人一为自己不迷路,也为再有猎人上山时不发生误伤,都会在树上,石头上,和一些显眼的路边留下一些特殊的标记,这些标记除了猎人,任谁也是看不明白的。

    忠义军的兄弟中有不少猎人出身,对于这种联系方法实在是太熟悉。当然,这种标记就算摆在俄军的面前,俄军也是看不懂的。

    忽然,“轰!”一声沉闷的枪声响彻寂静的山谷,朱振华和刘翠和都听了出来,这是土枪的声音。

    刘翠和从小女儿态中猛然恢复成占山为王的女匪,扯着喉咙叫道:“他娘的,谁个狗日在放枪啊?老娘报号弹子红,那座山上的朋友,出来照个面!”

    山背后的翻山鹞一听弹子红三个字,心头一凛:“妈的,怎么遇到这娘们了!”

    “三当家,还搞不搞?”一个喽啰问道。

    “瘪犊子玩意,搞你妈啊!”翻山鹞骂道:“这弹子红是忠义军的三当家,如今忠义军有小五千人马,咱们黑石岭才两百兄弟,搞了她要是忠义军来寻仇是你偿命啊还是老子偿命啊?”

    “可。。。。。。可是如今忠义军在和老毛子干仗,恐怕他们这回也要嗝屁了,咱还怕他个鸟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们可不能拿自己的脑袋下赌注啊!”有一个喽啰提醒道。

    这时,只听山路上的刘翠和又道:“既然这位兄弟不赏脸,不愿意出来照个面,那俺弹子红可就不奉陪了!”说罢,刘翠和双手抱拳,向四野里空荡荡的群山拱了拱,然后低声对朱振华道:“哥,走,赶路!”

    就在这时,突然“把叩——”一声枪响,刘翠和面前的雪尘被打得乱蹦。

    朱振华马上推测出子弹射来的方向,抬头望去。刘翠和先看了看子弹在地上留下的弹洞,又顺着朱振华的目光望去,冷然一笑:“朋友,这有点不合俺们山里的规矩吧?熊玩意儿,有种的就给老娘出来,躲着打黑枪算他妈哪门子的英雄好汉啊!”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娇嫩的声音骂道:“谁她娘的不守山里的规矩了?到了咱黑石岭的山门前也不去拜拜山就想走,山里有你这不懂规矩的胡子吗!”

    朱振华和刘翠和寻声望去,但见一块大岩石上站着一个人,单手握着一支步枪,枪口朝上,冒着淡淡的黑烟。

    猫在岩石后面的翻山鹞看去,惊叫道:“俺的个娘亲啊,是二当家的!”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