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和刘翠和领着兄弟们在狍子沟山洞休整了整整三天。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这一支三十多人的小队伍什么也没干,除了偶尔去看看在山中乱转乱闯的三千多犹如没头苍蝇一般的老毛子和偶尔给他们下下捕熊的夹子外,就是吃和睡。因为他们人人都知道,三天过后,等这三千多老毛子的主力在龙岗山的群山中逛得累了,疲了,那就该他们动手了。

    而在这休整的三天时间里面,最郁闷的要算刘翠和了。无论她怎么说,明的也好,暗的也罢,朱振华就是不愿意再和她同在一床被子下休息了。

    整日里刘翠和见了谁都是虎着一张脸,好像大伙儿人人都欠她钱似的。而朱振华不愿意再和她同被而眠,其实真不是朱振华不愿意,想这朱振华都做了近二十年的处男了,那憋着还不难受啊?可是朱振华心中明白,此时此刻,那绝对不是结束自己处男生涯的时候。

    这天晚上,刘翠和正一个人蹲在一个角落里面生着闷气,李松亭蹑手蹑脚的过来,小心翼翼的道:“姐,朱大哥说找你有事。”

    “啥事?”刘翠和没好声气的问道。

    “俺也不知道,只说有事。”

    “干啥他不来喊俺,俺又不是老虎?”

    刘翠和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扯着喉咙说的,朱振华当然听见。于是他走了过来,对刘翠和道:“妹子,如今老毛子都进了笼子了,咱们该合计合计怎么弄死他们了。”

    刘翠和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朱振华,想发火可是又发不起来,于是道:“哥你说怎么打就怎么打,听你的就是了。”

    朱振华凑近刘翠和的耳旁,轻轻的道:“妹子,你对我的情意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如今兵荒马乱的,如果和妹妹好了,那还不让别人说闲话吗?怎么说也得等你大哥二哥回来了,我给他们提亲才好和妹妹在一起啊。”

    刘翠和听了这话,立时暗暗心跳,眼神含羞,有如微醉,两片脸蛋子红得如苹果一般,低着头流露出若有若无的幸福微笑。

    “好了,妹子,咱们来商议一下收拾这些俄军的办法吧。”朱振华拉住刘翠和的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刘翠和此时那里还能自持的住?只是照着朱振华的安排去做而已。

    朱振华将所有的弟兄都聚集在一起,问李松亭道:“松亭兄弟,你觉得如果老毛子没有人给带路,他们这几千人要多长时间能从山里面转出来?”

    李松亭道:“那可就得凭他们的运气了,运气好,他们明天就能转出来,运气不好——”李松亭冷然一笑,问道:“朱大哥,你知道咱们这关外有些以挖棒槌的活计的参帮吗?”

    朱振华点头道:“听过。”他过去看过一部电视剧叫《闯关东》,里面就有关于参帮挖棒槌的情节,所以略知一二。

    李松亭道:“有好多人,棒槌没有挖到,反而丢了性命,就是因为在山里面麻达山了。这些老毛子从来没进过这龙岗山,他们进去没人引路,运气不好的话,恐怕从今以后就出不来了。”

    又一个兄弟道:“松亭大兄弟说得有理,这山里面还有狼,还有熊瞎子,现在是寒冬腊月,没有钱串子,如果有钱串子,那就更要他们的命了。如果这伙老毛子运气不好,不用咱们打,就狼和熊瞎子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对于狼的传说,朱振华是早有耳闻,如果是遇到群狼,那就更是要命了。据说在后世的历史中,一伙全副武装的日军遇到了群狼,这伙日军虽然装备先进,占据有利地形,最后却被群狼全部吞进了狼的胃中,一个也没跑掉。朱振华问刘翠和道:“妹子,啥叫钱串子?”

    “钱串子就是蛇,因为蛇和折本折命的折同音,《水浒传》里面如果死了梁山好汉,不是都说是折了兄弟吗?所以俺们都称蛇作钱串子,避忌讳。”

    朱振华道:“听兄弟这么一说,我就更有信心灭了这股俄军,只是我们绝对不能让狼和熊瞎子灭了他们。”

    “为啥?”

    “为啥?”

    “为啥?”

    。。。。。。

    在场所有的兄弟都投来疑惑不解的目光。就是刘翠和也问道:“朱大哥,这是为啥?这伙老毛子可有三四千人,如果不利用龙岗大山中的天时地利,咱们去和他们打恐怕会伤亡很多的弟兄啊。”

    朱振华站起身来,俯视众人,冷然道:“我就是让用咱们兄弟手中的大刀片子剁死这个***,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咱们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那朱大哥你准备咋整?”李松亭问道。

    朱振华反问李松亭道:“大兄弟,我将这里的兄弟和武器都留给你,你能利用这一线天险峻的地形将这三四千老毛子都封在里面吗?”

    “这。。。。。。不好说。。。。。。”

    “他娘的,”朱振华一见李松亭犹豫不决,跳起脚来骂道:“你摸摸你裤裆里长的啥玩意,是软硬棒子吗?没出息的玩意儿!”

    刘翠和见李松亭被朱振华骂得一愣一愣的,双眼包着泪水,一脸的委屈,忙劝道:“哥,这老毛子可有三四千人啊,如果老毛子没找到出山的路,那自然是没问题,可是一旦让他们找到了这一线天,那他们还不拼命的往外冲啊,就这三十个弟兄,对抗三四千老毛子,怕真是挡不住啊。”

    朱振华道:“谁说让他们硬顶来了?”

    “那怎么挡?”

    朱振华道:“兄弟们不是都自夸对这龙岗山熟得就跟自己家一样吗?首先可以派几个弟兄,日夜的跟着老毛子,不停的骚扰搅乱他们,让他们在大山老林子里找不着北,然后再在通往一线天的路上多布陷阱,多埋捕熊的夹子,如果再有可能,在一线天的两头堵上大石头,总之一句话,既要不伤兄弟,又要完成任务,那才叫有能耐,吹牛皮算个卵子的本事!”

    在场的兄弟一听这话,个个豁然开朗。李松亭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拍着胸脯道:“朱大哥既然这么说,那俺就接这个榜了!”

    “你能堵几天?”

    “朱大哥需要俺堵几天?”

    “三十天,你行吗?”朱振华用了一招激将法。

    “堵不住老毛子三十天,俺李松亭先割软硬棒子再割头!”

    “好,这话听这提气。”朱振华对刘翠和道:“妹子,咱们走。”

    刘翠和一愣:“去哪里?”

    “去找董粮台和陈水香还有杨大当家的,我说了,咱们要让老毛子知道知道咱们中国人的厉害!”

    “好,俺跟哥一起去找他们。”刘翠和之所以这般欣然应命,因为她敏锐的发现,自己终于又了和朱大哥单独相处的时候了,而且要找董粮台他们,至少要两到三天,而这两三天里面,他们可以时时刻刻在一起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