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一声,让朱振华浑身的骨头都酥了,他想抱刘翠和,可是却又不敢,他之所以不敢,不是怕刘翠和暴起来给他两耳光,他知道,此时此刻的刘翠和也是想让自己抱抱的。而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那条软硬棒子,在不该做的时候,不该做的地方,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儿来,一旦惊醒了周遭的弟兄,那麻烦可就大了。

    “哥,俺冷,抱抱俺。。。。。。”

    声音很小,却娇柔百媚,很是具有挑逗性。

    越是这样,越是让朱振华心有忌惮。

    “哥,你不稀罕俺,俺稀罕你,你抱抱俺嘛。。。。。。”刘翠和依旧嗲声嗲气的哀求着。

    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生理上各项机能都发育正常的男人,现在哪里还能忍得住。朱振华猛烈的一把死死的搂住刘翠和的身子,抱得紧紧的,紧紧的。。。。。。

    刘翠和的小嘴儿在朱振华的脸上、嘴上、眼睛上、耳朵上、脖子上胡乱的亲着,她的身子几乎要爬到朱振华的身上来,那上下剧烈起伏的柔软的胸脯紧贴着朱振华燥热的胸膛,火一样的热情,让朱振华欲拒还迎。

    “哥,你亲俺,亲俺,俺稀罕你亲俺。。。。。。”

    正当二人**,眼看着便要不能自抑的时候,突然,那站岗的弟兄大叫一声:“什有人!什么人?出来!”

    朱振华不知是吃惊“有人”这两个字,还是被喊声给惊吓住,他奋力一把将刘翠和推开,一面用手去擦脸上刘翠和亲吻时留下的口水,一面醉眼朦胧的看着刘翠和,呼呼的喘着粗气道:“妹。。。。。。妹子,有。。。。。。有人!”

    刘翠和虽然热情奔放,虽然汹涌澎湃,但是却不是不怕被人看见她和朱振华现在的这点事,她猛得一下从朱振华的身上站了起来,叫道:“谁!操家伙!”

    就刘翠和这一声喊,山洞里立时响起一片哗哗的拿枪和拉动枪栓的声音。

    “是俺,翠和姐。仲华。”刘翠和听声音和看朦胧的身形,果然便是霍仲华。

    刘翠和这时才长吁了一口气,轻轻的理了理微微有些凌乱的头发,整整了衣衫,尽量让心态和情绪平和下来后,问道:“这黑灯瞎火的,你咋来了?”

    “董粮台和陈水香不知道翠和姐你撤离了没有,让俺来找找,俺把这附近的三个山洞都找遍了,没成想你们在这里。这里离山寨老鼻子近了,要是被老毛子发现,那可就惨了。”

    朱振华站起身来,一脸尴尬的抹了抹胸前邹巴巴的衣衫,又将自己的脸抹了抹,平静了心态后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老毛子绝对想不到我们就在这里。再说,天这么黑,老毛子刚占了山寨,一定不会这个时候出来。”

    刘翠和听了朱振华的话,淡淡的一笑,对朱振华道:“哥,你是老毛子肚子里的蛔虫啊?你说他们不出来,他们就不出来,老毛子凭啥听你的?”刘翠和问这话其实是戏谑多于疑问。

    朱振华还没有完全从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那里听得出刘翠和的话是在逗自己玩,忙道:“妹子,我绝对没说错,不信。。。。。。”

    “好了,好了,俺信你还不成吗?”刘翠和不待朱振华将话说完,嘻嘻一笑。

    朱振华这时才听出了刘翠和话语中“调戏”的味道,可是现在还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他没有顺着刘翠和的话继续说下去,而是问霍仲华道:“仲华兄弟,董粮台和陈水香的军马都埋伏好了吗?还有杨大当家的现在有什么举动吗?”

    霍仲华道:“兄弟们埋伏好了,都在吃喝睡觉休息,只等朱大哥你将这些个王八犊子往山里面引,让他们在山里面麻达山了,想吃没得吃,想抢抢不到,累了,饿了,冻得要死的时候,咱们再来吃现成的。”

    刘翠和听朱振华问杨玉麟有什么举动,于是问道:“哥,干啥问那瘪犊子玩意,如今他对咱们忠义军来说,就是大年初一逮兔子,有他过年,没他咱照样过年。”

    “如今咱们的部队人数实在太少,而且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都和老毛子不能比,所以咱们必须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人。”

    刘翠和有点想不通朱振华干嘛这么在乎这个杨玉麟,他噘着小嘴问道:“啥叫人员素质?”

    “人员素质就是,”朱振华想了想,道:“比如,那马克沁机枪很厉害吧,可是咱们有几个兄弟会使?老毛子的部队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他们遇到伏击部队不会像没头苍蝇一般的乱闯乱撞,他们可以沉着镇静的组织防御和进攻,这些能力恐怕我们的弟兄都不如他们,所以,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团结朋友。”

    刘翠和一脸虔诚的样子重重的点了点头:“哥,你说的有理,俺就听你的。”

    “另外也要防着那杨大当家,我怕他对前途失去了信心和希望,要是他向老毛子投降怎么办?”这个时候,朱振华突然想起了后世在东北抗击日本侵略军的东北抗联,东北抗联的主要领导人大多都不是被日本人直接指挥的所谓“讨伐”击毙或者是生擒后牺牲的,他们都是被叛徒出卖以后,才让小日本鬼子的阴谋得逞——杨靖宇如此,赵尚志也是如此。既然他这个后世的军人来到了这个时代,来到了这个外寇乱华的时代,来带了这个风起云涌动四方的时代,来到这个风起云涌动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的时代岂能重蹈覆辙!

    当然,朱振华心中也明白,无论什么事也不能做的过了,做的过了便会适得其反。

    刘翠和听了这话,觉得有道理——其实现在的刘翠和无论听朱振华的什么话都觉得有道理——于是道:“哥,要不斩草除根?”

    “不行,绝对不行。”朱振华道:“如果这样做了以后还有谁敢和咱们忠义军联合作战——”朱振华又对霍仲华道:“仲华兄弟,你回去对陈水香说,要他盯着杨玉麟,只要他不通敌,其他的一概不管,那怕他要将他自己的队伍拉走也可以。”

    “哥,你不是说要团结这瘪犊子的玩意吗?怎么还让他走,再说,陈水香这人滑得紧,怕也靠不住,要不让董粮台盯着吧。”

    朱振华道:“妹子,你想想,咱们拢共也就几百人,杨玉麟也有三百人,他要走,咱们拦得住吗?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来的实在。正是因为董粮台没有陈水香滑,我才想着让陈水香去盯杨玉麟的梢,干这事的人就是要滑,绝对不能让杨玉麟知道。”

    “还是俺哥想得周全。”刘翠和道:“仲华大兄弟,就按俺哥的意思办吧。”

    “翠和姐,俺知道了。”霍仲华又问道:“朱大哥,什么时候对老毛子下手?”

    “不急,他们才刚进山,怎么说也得带着他们在山里转悠个一两个月才行。”朱振华道:“你现在快回去告诉董粮台和陈水香,要他们沉住气,等我觉得时候到了,我会派人去通知他们动手的。”

    “好咧。”

    “现在天还没亮,你快回去,这里离老毛子的位置太近了,天亮了被他们发现就完蛋操了。”

    “好咧!”霍仲华对刘翠和道:“翠和姐,那俺急先走了。”

    “去吧去吧。”刘翠和只想霍仲华早点走。

    然后霍仲华又和李松亭叙了几句关心的话后,便提着一杆水连珠,摸着黑离开了黄龙洞。

    霍仲华一走,黄龙里又安静了下来,各回本位,继续休息。朱振华和刘翠和刚重新靠在山洞的石壁上,刘翠和看了一眼周遭,见大伙儿都休息了,她又低低的嗲着声音道:“哥,俺还是冷。。。。。。”

    朱振华一愣:“不会吧,又来。。。。。。”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