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罪立功,有时候可以激励士气,让指挥官积极进取,军队战力陡升,但有时候也会使人求胜心切,心浮气躁,最后败得更惨,败得更彻底。

    俄罗斯帝国第二军第四师第八旅旅长维什尼克亚中校很显然是后者。他率领着麾下第十五团四千余人的骁勇之师,装备整齐,在两个向导,一个翻译的引导下,从海龙逶迤向磨盘山进发,在向导的指引下,俄军将所过村镇,烧杀劫掠一番后,终于在他们离开海龙的第三日黄昏时分抵达那个先遣加强连全军覆没的蘑菇屯。

    不由分说,十五团全团三十余门各种火炮,一起冲着蘑菇屯一通乱吼,整整三十分钟,整个屯子便被夷为了平地,蘑菇屯从此便被这支俄军部队从地球了抹去了痕迹,但却抹不掉俄军在这里留下的耻辱。

    接下来,维什尼克亚一声令下,俄军全军四千余人,又在向导的引领下,兵分两路,连夜上山,攻打磨盘山上的忠义军山寨,为在蘑菇屯战役中阵亡的帝**人报仇雪恨。

    可是当他们上了山后却发现,一个“叛军”的影子都没有发现,维什尼克亚一怒之下,让手下的士兵点燃了山寨里的许多房屋,后来是在团长伊波利特的劝说下,他才没有将整个山寨化作焦土——因为今天晚上,在这寒风劲吹,白雪覆盖的群山之中,他的这几千虎狼还需要一个可以避风的地方驻军休息。

    *******************************************************************************

    三道岭渡口。

    蜿蜒在龙岗山脉中的小松河像中国古代武士的硬弓一样完成弧形,在群山环抱中闪着黯淡的光。长风劲吹,涛声灌耳。岸边一片苍凉。天空缓缓蠕动的黑云,仿佛灌铅了一般,压得低低的,似乎又要下雪了。河岸凝固的人马便浸过显影液一般悄然浮出。

    忽然,不远处的磨盘山山头上火光冲天,烧得半空中的黑云隐隐泛红。

    “看,寨子被老毛子点着了。”一个声音,一个愤怒的声音叫道。

    “王八犊子,好大的胆子,摸着黑也敢往上山来,真他娘的猖狂的没边了!”

    “走,回去干死他娘的!”朱振华听见了一阵拉枪栓的声音。

    “谁说要回去干死他娘的!”一个威严的声音打断了众人愤怒的议论,看着磨盘山上方向的火光,略带兴奋的不疾不徐的道:“烧得好,烧得好啊,老子怕就怕他们胆子不大。”

    威严的声音是从朱振华的喉咙中发出来的,他问站在身边刘翠和道:“妹子,今天晚上去那里过夜?”

    刘翠和道:“再往前走五里地就是黄龙洞,咱们临离寨子的时候董粮台交代过,他在这附近的四个山洞里都留了粮食,黄龙洞是离咱们最近的一个,今天晚上去那里吧。”

    “好。”朱振华将手一挥:“去黄龙洞,路上都不许大声说话,不许点火。”

    这些兵士虽然听从朱振华的指挥,但是人人都是在恶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山头上的火光以后,才愤愤不平的继续赶路的。

    刘翠和牵着朱振华的手,高一脚低一脚踏着山间的积雪走在这支只有三十余人的队伍中间。她之所以会牵着他的手,是怕他摔跤;她之所以敢牵着他的手,是因为天黑,没人看得见。

    又走了约莫五里路程,一个兄弟小声道:“三当家的,黄龙洞到了。”

    黄龙洞是龙岗群山中一处不起眼的小山洞,它虽然不起眼,但之所以会有这么一个略显得有几分威武的名字,是因为据传说当年满清的开国皇帝努尔哈赤幼年曾经在这里避过难,因而得名皇龙,后经过几百年的口口相传,皇龙洞却变成了黄龙洞。

    黄龙洞虽然不大,但容纳个一二百人却是没有任何问题。更兼洞里面怪石嶙峋,重重叠叠,端的是易守难攻。刘翠和朱振华等一行人进了洞中,各自取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和被子,各寻避风的地方休息。

    刘翠和当然拉着朱振华与自己一起靠在一块岩石的后面休息。李松亭摸着黑过来道:“翠和姐,这里有一床被子,你和朱大哥一起将就将就。”

    刘翠和道:“你放下吧。”

    李松亭听了刘翠和的吩咐,将被子放下后,便识趣的到别处休息去。

    刘翠和将被子打开,盖在自己和朱振华的身上,然后装着睡眼惺忪,打个哈欠,低声说道:“朱大哥,俺困了,先睡了。”

    朱振华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觉得一个圆溜溜的脑袋,带着一缕淡淡的香气,靠进了自己的怀中。那香气直钻入鼻端。

    此时洞外寒风刮得呜呜怪啸,洞内不能生火,所以也寒气森森,好在朱振华有先见之明,在从磨盘山撤退的时候他让每个兄弟都背了床被子,没有被子的就让他们多带几件衣服。

    不一会儿,洞内鼾声四起,除了一个在洞旁放哨的兄弟外,就是朱振华还没有睡着。那位放哨的兄弟自然是不能睡的,这三十多号人的性命就捏在他的手中,他如何能睡?可是朱振华为什么还没有睡着呢?因为他活了近二十年,这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年轻的姑娘相互偎依的同靠在一床被子里面,这如何能不让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心旌摇动,想入非非呢?

    其实刘翠和也是假寐,她的心中又是喜悦,又是害羞,不意之间,竟与日夕相处却不能相亲的意中人同床合衾——虽然是在山洞里,不是在床上——不由得如痴如迷。她不敢转动身躯,心中只是说:“这是真的吗?还是俺又做梦了?”

    这时,她忽然觉得朱振华轻微的动了动,顿时闻到他身上男子的气息,不觉一股喜意,直甜入心中,轻轻往他怀中靠得更紧了。

    此时的朱振华浑身热血沸腾,那根软硬棒子更是躁动不安。朱振华心中恨恨的骂道:“狗东西,你就这么的经不起诱惑吗?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首先能够控制身上的每一个器官,如果我连自己身上的某个部分都控制不住,我。。。。。。我还能控制什么?我还想控制谁!我的妈呀,这。。。。。。这可真他娘的是煎熬啊!”他心中做着激烈的斗争,身子不自觉的微微往旁边让了一让。

    刘翠和感觉到朱振华在避让自己,心中嗔道:“朱大哥,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真的就一点也不稀罕俺吗?干嘛要让啊?”她心中这般想着,于是将小嘴凑近朱振华的脸庞,吹气如兰的嗲声嗲气的几乎声不可闻的轻轻道:

    “哥,俺冷。。。。。。”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