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没有理会杨玉麟的揶揄,问陈宏宇道:“陈大哥,如果俄军来了两万人,你说他们能将这龙岗山围得水泄不通密不透风吗?“

    陈宏宇笑道:“那除非是老毛子在做青天白日梦,龙岗山山脉,十万大山,就两万人想围住龙岗山?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就两万人,看能不能围住咱这磨盘山还是个问题咧。”

    “好,”朱振华又问董教敏道:“董大哥,这龙岗山的条子是你熟还是俄国老毛子熟?”

    董教敏一愣:“朱兄弟,你是明知故问吧,别的地方俺不敢说,可是这龙岗山,就算是晚上闭着眼睛走夜路,俺也能分得清东南西北,那条条子上有石头,那条条子上有陷坑,俺心里都一清二楚,老毛子会比俺熟悉?你这不是开玩乐吗?”

    “好,”朱振华又问刘翠和道:“妹子,龙岗山里还有屯子吗?”

    “有,不过都不大,一个屯子也就十来户人家。”

    “那你说这些屯子里的乡亲是愿意帮着咱们打老毛子还是愿意帮着老毛子灭了咱?”

    “那还用说,俺关东的老爷们都是带着软硬棒子,娘们都有一双大脚板,老毛子来了,还不两脚踹死些***。”

    “好,”朱振华环视周匝道:“既然这三条对咱都有利,那咱们就撤出磨盘山,将寨子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搬到四周的山洞里去,然后领着老毛子在山里打圈圈。”

    董教敏似有所悟:“打圈圈,朱兄弟,这倒是个办法,老毛子对咱山里的路不熟悉,如果他们没人带路,一进山那还不麻达山?只要他们一麻达山,那就别说只一两万老毛子,就是再来得多些,那也不够咱喝一壶啊。”

    陈宏宇一听,连连点头,赞道:“朱兄弟说的有理,老子再在路上给他下些逮熊的夹子,夹子上面喂上剧毒,还怕这些***俄国熊瞎子不上套?”

    “不,”朱振华对陈宏宇道:“夹子上不要喂毒。”

    “为啥?”陈宏宇听了朱振华的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只要能将老毛子夹伤就成,不要他们的命。”

    众人听了这话,都是一头雾水,刘翠和道:“朱大哥,这个俺就不明白了,老毛子在咱中国的地界上杀人放火,为非作歹,又来打咱们,干啥不在夹子上喂毒,干啥不要他们的命?”

    朱振华道:“妹子,你想想,一个老毛子伤了得多少人抬?至少得两个吧,如果换着抬,那就得四个,两万老毛子兵,只要伤他个四千人,那他们就成了一只死熊,咱想啥时候打就啥时候打,咱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众人听了朱振华的话都纷纷点头。

    陈宏宇问道:“要是他们将这些伤兵都杀了呢?”

    朱振华冷笑道:“杀?他们敢吗?在异国的土地上,自己人杀自己人,那就不用咱们打,他们自己就会垮。”

    杨玉麟听了朱振华的话,心中暗叹:“这姓朱的果然会算计。”嘴上却道:“朱兄弟,你说得容易,可是如今老毛子还没来呢,你都准备蹽杆子了。”

    朱振华知道现在陈宏宇和董教敏都基本同意自己想法,他已经不太在乎杨玉麟说什么,于是道:“妹子,董大哥,陈大哥,还有杨大当家的,我是这样想的,请你们调拨给我三十个弟兄,然后给我一面大当家的帅旗,由我举着帅旗,冒充一回江湖上响当当的忠义军大当家的,领着老毛子兵满山转悠,而你们率领主力埋伏在一个地方,等我带着老毛子在山上转个十天半月,将他们肥的拖瘦,瘦的拖死,拖得他们精疲力竭以后,你们就瞧准机会,咬他一口。。。。。。”

    “不行,”朱振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刘翠和道:“朱大哥,俺知道你有本事,可是只带三十个弟兄,太少了,一旦让老毛子给逮住,那。。。。。。那可就完了。”

    朱振华道:“妹子,三十个人就够了,老毛子有一两万人,就算你将八百人都给我,让老毛子逮住不一样完了?”

    “可是,你对这山里的路径不熟悉,你不能去。”

    “所以,你调拨给我的三十个人一定要是本地人,对山上的路径要熟透了,而且这三十个弟兄身手要好,枪法要好,会攀岩,能爬山,最关键的,要机灵。”

    董教敏道:“朱兄弟,你的计谋确实是好计谋,只是太险了,一旦有个闪失——”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刘翠和:“有个闪失,俺们怎么向大当家的交代啊。”

    朱振华听得出董教敏话中的意思,他和忠义军的大当家刘永和其实也就有一次交情,他们那用和刘永和交代?朱振华于是道:“众位哥哥的好意,我朱振华心领了,不过你们想想,三十个人,在这龙岗山的十万大山里,那就像只蚂蚁,而两万俄军就像个巨人,巨人的力气虽大,可是要打死这只蚂蚁——”说道这里,朱振华轻蔑的一笑:“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朱大哥,这太险了,实在是太险了,要不。。。。。。”

    朱振华将手一挥,阻断刘翠和的话道:“妹子,想赢,就只有这招了——”接着,他站起身来,走近刘翠和,凑近她的耳旁道:“妹子,难道你就不愿意我在忠义军中给你露脸吗?难道你就想别的兄弟说你带回来的是个没长软硬长子的怂货吗?”

    刘翠和一听这话,眼中顿时露出无限的柔情,道:“那。。。。。。那俺要和你一起去,俺给你做向导,带条子。”

    “你有伤。。。。。。”

    朱振华的话没有说完,李翠和抢道:“不,你不让俺去,俺就绝对不让你去!”

    此时刘翠和尽显小女儿态,她完全忘了,或许是根本就不在乎聚义厅上的起他人,她看着朱振华,双目温柔,语气决绝的道:“你让俺和你一同去不?”

    朱振华想了想:“只要你不怕死。。。。。。”

    “俺不怕,俺都死了好几回了,还怕个球啊。”

    “那你就和我一起去吧。”

    朱振华转过身来,对众人道:“那我们这次对付老毛子的办法就这么定了,从明天就开始搬家,杨大当家的,董大哥,陈大哥,这次能不能狠狠的教训教训老毛子就要看你们的了。”

    董教敏和陈宏宇齐道:“全听朱兄弟调遣。”

    刘翠和见杨玉麟没有说话,一下子从虎皮交椅上跳了下来,叫道:“怎么了,杨大当家的,怎么不说话啊?”

    杨玉麟淡淡的一笑:“俺要说的话董陈两位兄弟都说了,俺这回也听这位朱兄弟的调遣就完了呗。”

    刘翠和道:“好,从明天开始,搬家!”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