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加无限感谢暴力狂战童鞋十票贵宾,俺愧领了。。。。。。

    *****************************************************************************************

    这次朱振华能够一举全歼蘑菇屯的俄军,主要的原因是俄军完全没有想到蘑菇屯外会有一条地道通到屯子里面,这才让朱振华他们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打了俄军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一旦俄军齐装满员,准备充分,来攻打一个土匪盘踞的山头,凭借着他们的山炮、野炮、榴弹炮,朱振华心中十分清楚,硬碰硬是什么结果,那只能是玉石俱焚,充其量也只能换得一个拼将一腔血,化作杜鹃红的好名声。

    所以,朱振华决定搬家。他所谓的搬家就是将山寨里面能吃的、能用的、能喝的、能穿的和所有的枪支弹药全部搬走隐藏起来。至于搬到哪里去安全,那就得听听磨盘山这些地头蛇的意见和主意了。

    磨盘山山寨聚义厅上点着十余只婴儿臂膀粗的蜡烛,蜡烛的火光在寒风中翩翩起舞,摇摆不定,聚义厅的中间烧着一盘火,火势熊熊,烤得聚义厅中暖烘烘。

    刘翠和坐在正当中的虎皮交椅上,一只腿翘在椅子上,一只手中玩弄着一支马鞭,完全就是一副占山为王的女匪首领的形象。她环视周匝,道:“老毛子的胃口已经被俺们给调起来了,瘪犊子的玩意肯定要来山上报复,大家伙说说,这后面的仗该咋整?”

    众人都没说话,都一齐将目光投向坐在右侧第一位上的朱振华。朱振华一见大家伙都看着自己,一愣,说道:“你们都看我干嘛,我又不是尖果。”

    他这话一出,顿时迎来哄堂大笑。刘翠和更是笑的前仰后合,捂着胸口问道:“朱大哥,你啥时候会说尖果这词了?谁教你的?”

    朱振华道:“上次摸进蘑菇屯的地道里面学的,是李松亭兄弟教我的。”

    “瘪犊子的玩意儿,啥不好教,教这些。”刘翠和收起笑脸,严肃道:“好了,大伙儿都说说,这次俺估计老毛子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他们都来咱磨盘山,那可有一两万人咧,咱就算加上杨大当家的弟兄,算上受轻伤的弟兄,满打满算,也就八百来人儿,大伙儿得好好合计合计,既要打着熊瞎子,又不能让熊瞎子给挠了。”

    陈宏宇笑道:“俺姓陈的听三当家的和朱兄弟的号令,你们俩让俺往哪里打俺就往哪里打,没得说的。”

    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朱振华对董教敏和陈宏宇这二人已经颇有了解。董教敏这人心直口快,为人敦厚,做事勤勉;陈宏宇心狠手辣,颇工心计,善于拍马。其实刘永和之所以派董教敏来磨盘山上,也是出于这些原因。

    刘翠和问董教敏道:“董大哥,你觉得怎么打好。”

    董教敏想了想,道:“这仗要巧打,不能和老毛子来硬的,俺想啊,俺们可以利用磨盘山上险要的地势,节节抗击,只要大当家的那边一成事,老毛子绝对得扯呼,那样俺们既完成了大当家的吩咐,又没丢了山寨,一举两得啊。”

    刘翠和没有说话,正准备问朱振华时,忽然听见杨玉麟语气恭谨的道:“大妹子啊,俺能说道两句吗?”

    刘翠和瞟了一眼杨玉麟,心中暗道:“瘪犊子玩意,当初俺去找你求援的时候,你那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今日儿个你不是兵败了来投咱磨盘山想必也不会这般唯唯诺诺吧?”当然,这些话她也只是想想,肯定是不会出口的,道:“杨大当家的和俺大哥是一辈儿的,就算一时落魄,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话大当家的尽管说就是了。”

    朱振华一听这话,知道刘翠和又在那话挤兑杨玉麟,他心中又是生气又是好笑,于是看了一眼杨玉麟,看杨玉麟有没有发火的迹象,如果有,他得马上出来说说好话,给他们和解和解。

    杨玉麟神色尴尬的舔了舔嘴唇,道:“俺们镇东军这次之所以吃了老毛子的亏,主要是因为一来咱们没防备;二来海龙周围全是开阔地,老毛子的火器又厉害,咱们这才吃了亏。俺想啊,你们这磨盘山山势险要,易守难攻,老毛子那些啥子要几个人抬的喷统啊,啥子坐墩子啊,只要大个的家伙什那一定上不了山,只要三当家的排兵布阵得当,别说一两万老毛子,就算再来一两万也甭想攻上山来。”

    刘翠和不傻,她听得出,杨玉麟这是怂着自己去和老毛子拼命,她听了杨玉麟的话微微一笑,对朱振华道:“朱大哥,你这是咋了,怎么成了戏文里的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了?你也说说,该咋整,俺就信你的话。”刘翠和本要说“俺就听你的话”,但话到嘴边,她将“听”改成了“信”,就一字之差,或多或少是在暗示她不信杨玉麟。杨玉麟能成一军之长,那当然不是的糊涂虫,但是如今他人在矮檐下,也就只好装装糊涂了。

    朱振华轻轻的可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道:“我是这么想的,俄军不管来多少人,咱们都不能和他们硬拼,就像猎人打猎,无论打不打得着,都不能伤了自己。俄军的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他可比林子里的狗熊厉害的多,所以——”朱振华环顾众人,“所以我决定搬家,”他又问刘翠和道:“妹子,你知道这山上有山洞吗?”

    “山洞?”刘翠和一愣:“有啊,就咱这磨盘山大大小小的山洞便有十好几个,如果要算整个龙岗山山脉,那就老鼻子多了,数都数不清。”

    “好,”朱振华接着道:“所以,我想,是不是能将咱们磨盘山的所有家当,能吃的,能喝的,能用的,能穿的,全部分散搬到附近的山洞里面去,枪支弹药更要藏好,咱们留一座空寨子给俄军。”

    杨玉麟一听这话,冷冷一笑:“朱兄弟莫不是想蹽吧?”

    杨玉麟这冷冷的一笑,看似是鄙视之举,其实他一听朱振华说的这么话就明白朱振华是什么意思,他心中暗道:“这姓朱的还有些韬略,可是如果让他们保存住了实力,日后老毛子一走,那我镇东军不还要听他刘永和的吆喝?”

    朱振华道:“对,就是蹽,打不过就蹽这有什么不对吗?想当年诸葛亮一败新野,二败当阳,还不是一样的撒开两条腿拼命的蹽,如果孔明先生在新野和曹操拼个你死我活,那还有日后的火烧赤壁吗?”

    杨玉麟不阴不阳的道:“看来朱兄弟对三国倒是挺熟悉的。”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