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龙城,俄罗斯帝国阿穆尔军区第二军第四师的司令部内,第四师师长阿列克谢耶夫准将,正在大发雷霆。他一手拍着桌子,一手指着第八旅旅长维什尼克亚中校的鼻子破口大骂道:“维什尼克亚,你是怎么给我打包票的,你说如今在满洲的地面上,没有一支清国人的军队能够在短时间内打败你那个先遣加强连,可是结果怎么样?只是一群土匪,一群从山上下来的肮脏邋遢的土匪,就让你的那个加强连见鬼去了,你怎么向我解释,你怎么向我解释!”阿列克谢耶夫将桌子拍的山响:“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的舅舅是阿穆尔军区的副参谋长我就不敢将你送上军事法庭!”

    维什尼克亚低着头,没有说话,他牛皮吹破了,也实在是无话可说。

    第七旅旅长鲍尔沙克不无幸灾乐祸的道:“师长阁下,在下听闻,那伙土匪将我们伟大帝国在蘑菇屯阵亡的士兵的头颅都砍了下来,还挂在树上,在下听了这个消息,十分的气氛,请师长阁下同意,在下愿意率领麾下的士兵去荡平那些可恶的土匪,为伟大帝国的英勇士兵挽回荣誉。”说罢,鲍尔沙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以示决心。

    阿列克谢耶夫看了一眼鲍尔沙克,又看了看维什尼克亚,对维什尼克亚道:“中校,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率领你麾下的一个团,我只能给你一个团,你立刻去讨伐磨盘山的土匪,为帝国,为阵亡的勇敢士兵们挽回应有的荣誉,也为你和你的舅舅挽回荣誉!”

    维什尼克亚一听这话,立刻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属下绝不辜负师长阁下的厚爱。”说罢,他也不看鲍尔沙克,径直出了司令部去点兵去了。

    鲍尔沙克对阿列克谢耶夫的这个决定多少有些不满,可是他又如何敢说出自己不满呢?这时,只听阿列克谢耶夫道:“上校,你立刻率领所部全部军队,明天早上出发,追击从海龙溃逃的叛军,如有可能,一举荡平通化。虽然维什尼克亚侮辱了帝国的荣誉,但是这攻占通化的大功,我可是让你一个人独享了哦。”

    鲍尔沙克一听这话,顿时喜出往外,立马行了个军礼:“多谢师长阁下的垂爱。”当然鲍尔沙克不是傻子,他知道,阿列克谢耶夫是维什尼克亚的舅舅的好友,阿列克谢耶夫当然不会将维什尼克亚送上军事法庭,但是又为了堵住鲍尔沙克的嘴,所以才给了他这次机会。鲍尔沙克当然不会捅破这层窗户纸,无论怎么说,有立大功的机会总比没有要好得多。

    *******************************************************************************

    镇东军的大当家杨玉麟领着残部三百余人跟着朱振华一行上了磨盘山后,刘翠和带伤出迎。杨玉麟见了刘翠和,一脸的尴尬:“大妹子,老哥哥这回事彻底的错了,早知道会有今日,当初就算是拼得个全军覆没也要和你们忠义军一同打这些***老毛子。”

    朱振华怕刘翠和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忙道:“大当家的,过去的事就别说了,今后大家伙拧成一股绳,一同和俄国人斗,现在也不迟啊。”

    朱振华所料不差,刘翠和的确准备说些揶揄杨玉麟的话语,一听朱振华这么说,她话到嘴边,也就不好再说出口了,于是道:“大当家的,不知道王和达大当家的现在怎么样了,要不妹子派几个人下山去找找,如果王大当家的还活着,就让他也领着弟兄们上山,如果被老毛子撂倒了,怎么着也得把尸首扛回来,不能让他英雄一世,最后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啊。”

    朱振华一听这话,眉头微皱,今日虽然小胜俄国人一局,但是不久即将迎来俄国人的大举报复,如今必须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力量,何必为了一时口舌之快去破坏大局呢?他轻轻的拉了一下刘翠和的嫩手,笑着道:“妹子,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当初我不是说过吗,就算王大当家的遭遇了不幸,那也是死得其所,面对强大的对手,王大当家的明知不敌,也毅然亮剑,狭路相逢勇者胜。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

    杨玉麟一听这话,立时对朱振华刮目相看,他知道,朱振华这话是在给自己,给王和达,给整个镇东军遮羞争脸。他拉着朱振华的手,热泪盈眶道:“大兄弟,啥也别说了,今后老哥哥这条命就是你的,我们所有镇东军兄弟的命都是你的。”

    刘翠和明白朱振华的心思,她当然也很赞同朱振华的意思,只是有些话,她觉得不吐不快,她一听朱振华这么说,当下冲着朱振华娇柔的一笑:“得了,杨大当家的都这么说了,咱什么也不说了,一切都大哥的安排。”

    朱振华对一旁的董教敏道:“董大哥,先给镇东军的弟兄准备吃住,他们和俄国人打了好几天了,又累又俄,该让他们好好的吃一顿,睡上一觉,等吃饱了喝足了,休息的龙马精神了,再和老毛子一较高下,为战死的弟兄们报仇!”

    杨杨玉麟千恩万谢的下去后,刘翠和问朱振华道:“朱大哥,你真的信刚才杨玉麟那瘪犊子的话吗?”

    朱振华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刘翠和狡黠的一笑,她这一笑顿时让朱振华看得呆住了:狡黠中带着几分娇柔,娇柔中含着一丝纯真。只看得朱振华胸中微微一荡,可爱啊,真是可爱,他现在真有些把持不住,恨不得上去抱抱她,亲亲她才好,可是他不敢,只是痴痴的看着。

    刘翠和发现了朱振华面红耳赤和眼神上的变化,问道:“你看啥看得丢了魂呢?”

    “没。。。。。。没啥。。。。。。”

    刘翠和噗呲一笑,又问道:“你真的信了那瘪犊子的玩意?”

    朱振华稳定心神后,道:“现在除了信,还能怎么办?”

    刘翠和一想,微微颔首:“那俺也信了。”

    这时,陈宏宇笑眯眯的过来,对刘翠和道:“三当家的,咱们又发大财了。”

    刘翠和问道:“又从老毛子那里搞了些什么好东西。”她一面说着,一面看着朱振华。

    陈宏宇板着手指头道:“‘拐子’就不说了,都是一流的好‘拐子’,那个啥子马客气的喷统又搞了三架,还有火炮,那家伙,炮口老大了,另外还有两个大铁箱子,上面杵着几根铁棍,不知道是干啥用的,俺准备把那大家伙拆了,后来一个弟兄说,朱兄弟关照过,那东西要留着,朱兄弟,那玩意儿干啥用的啊?”

    朱振华笑道:“陈大哥,那不是马客气,是马克沁,那个大铁箱子是无线电发报机,那可是个号东西,如果大当家的那里有一台,咱们这里有一台,那咱们就可以和大当家的说话,这样可以更好的使咱们与大当家的配合作战。”

    陈宏宇一听这话,叫道:“俺的个亲娘诶,那吉林城离咱这里老远了,少说有好几百里地,就那铁箱子就能互相说话?那不是成了封神榜里的顺风耳了吗?”

    朱振华微微一笑:“可以这么说,只是这无线电发报机我还暂时不会使,等过几天抓几个俄国兵来,让他们教咱使。”

    刘翠和道:“听说朱大哥下令杀了好多老毛子的俘虏,早知这样,留两个不杀呗,正好让他们教俺们使这大铁箱子。”

    朱振华将手一挥:“那些俄国兵都得死,他们杀了咱们这么多的相亲还想活吗?”

    刘翠和一听这话,想起蘑菇屯的相亲,悲从中来,低着头不说话了。

    陈宏宇一见气氛不对,忙笑道:“好了,咱们有了这么多好多东西,老毛子再来啊,咱可就不鸟他们咯。”

    朱振华由对刘翠和道:“妹子,你赶紧让董大哥清点一下粮食,从明天开始,这磨盘山的山寨可要搬家了。”

    刘翠和和陈宏宇一听“搬家”两字,一齐惊讶的问道:“搬家?往哪里搬?”

    ******************************************************************************************

    无限感激暴力狂战童鞋的贵宾票票和盖章。。。。。。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