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教敏和陈宏宇领着磨盘山上的忠义军主力三百余人乘着夜色,利用山石的掩护,悄悄的摸到了距离蘑菇屯俄军阵地很近很近的位置,近得几乎可以听见壕沟里面俄国老毛子说话和打鼾的声音,虽然他们听不懂老毛子在说什么,但是越是听不懂就越能肯定,前面不远处就是老毛子的阵地。

    临行前,朱振华嘱咐过他们,要尽量的靠近俄军阵地,靠近、靠近、再靠近,如有可能,能够摸进壕沟是最好。当然,朱振华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三百多人的队伍,在不清楚俄军的暗哨在什么地方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顺利摸进俄军阵地的,他这样说,只是希望董教敏和陈宏宇不要一时冲动就胡搞蛮来,越能靠近俄军阵地冲锋的时候便越能减少伤亡。

    董教敏和陈宏宇隐蔽在一块山石的后面,死死的盯着蘑菇屯内的一举一动,正当他们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忽然,只听见蘑菇屯中轰轰轰一串巨响,霎时间,巨大的火光将漆黑的夜空烧得火红火红的。

    董教敏、陈宏宇见了火光,哈哈大笑。董教敏道:“这姓朱的果然是个人物啊——”说罢,刷的一声从背后抽出大砍刀,临空一展,大声吼道:“兄弟们,杀啊,杀光老毛子,给蘑菇屯的乡亲们报仇啊!”

    早已经急不可耐的忠义军将士,他们不待董教敏的话音落地,一起跳将出来,如雪崩般的嗷嗷怪叫着冲着俄军阵地扑杀过去。

    *******************************************************************************

    在下山前,朱振华就已经预料到,一旦他和他率领的弟兄通过地道进入地窖,再由地窖突然出现在俄军面前的时候,枪,这个时代的枪,将会连一根烧火棍也不如,因为那将是一场近身肉搏的战斗。

    只有近身肉搏,才能使俄军的所有高科技武器发挥不了作用;也只有近身肉搏,才能让两军在技术层面上站在同样的平台上,靠体能和大刀决定这次战斗的胜负。当然,朱振华还是“投机取巧”了,因为他让他的兄弟携带手榴弹。在所有“卷”出来俄军武器中,只有手榴弹使用起来最简单——相比马克沁机枪,那可是要简单的多——而且也只有手榴弹能在这种突然袭击的战斗中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朱振华对了。

    就在董教敏和陈宏宇还没有领着主力开始进攻的时候,俄军在蘑菇屯的指挥部就被朱振华给端掉了,指挥部内的所有人,从副连长以下三十余人全部在第一轮手榴弹的袭击中便被炸成了焦炭。

    此时俄军的指挥系统已经完全被打乱,屯内屯外的俄军士兵都成了没头的苍蝇,惊慌失措的到处乱窜,朱振华在前,霍仲华牛二蛋一左一右,各提马刀,见到俄兵就是一刀,那怕是跪地求饶的俄兵,杀红了眼的朱振华也不会有任何怜悯之情,刀刀杀在不致命的地方。

    然后后面跟上来的弟兄会在补上一刀,或者两刀,三刀。。。。。。总之,朱振华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侵略者,这些屠杀中国人民的刽子手不得好死!!!

    *******************************************************************************

    当董教敏和陈宏宇领着主力加入了战斗以后,形势呈现一边倒。三百多名俄军,除了少数乘着混乱逃走以外,大部都被歼灭。

    董教敏和陈宏宇见到了朱振华,董教敏笑嘻嘻的道:“朱兄弟,真有你的,这仗打得真他娘的过瘾。”

    朱振华面无表情的问道:“我军伤亡了多少人?”

    董教敏道:“不过,估计也就几十个人吧。对了,朱兄弟,这些受了伤和跪在地上的老毛子咋整?”

    朱振华冷冷的道:“全部把头都剁下来。”

    “什么?”董教敏一愣,他没想到朱振华会下这般残忍的命令,问道:“是无论死活,全部都剁吗?”

    朱振华看着董教敏,一字一句的道:“我说了,是全——部——”

    陈宏宇素来好杀,接腔笑道:“好咧,朱兄弟,这活我来。”

    朱振华又从怀中取出香烟,点燃一支,深深吸了一口后,淡蓝色的烟雾从口鼻之中飘了出来,想了想,不急不缓的补充道:“把这些老毛子的头都剁了以后,全部给我挂在屯子里得树上,然后在屯子里每家每户的门前都点上三柱香,祭奠咱们蘑菇屯乡亲们的不散冤魂!”

    董教敏一听这话,心中虽然十分的赞赏,可是他还是不安的问道:“朱兄弟,你这样大张旗鼓的折腾,那老毛子还不发了疯的报复咱们啊?”

    朱振华冷冷一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拖住老毛子的主力,他们不来报复,那咱们还怎么拖住他们?来吧,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当陈宏宇“干活”去了以后,牛二蛋领着一个大汉来到朱振华面前。朱振华见那大汉身材极为健硕,古铜色的脸庞在火光下熠熠生辉。

    “杨大当家的!”董教敏惊讶的叫了一声。

    朱振华看着眼前这个大汉,心中一凛:“原来他就是镇东军的大当家杨玉麟。”

    杨玉麟拱手对董教敏道:“董兄弟,老哥在这里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了!”说着便要给董教敏跪下。

    董教敏忙道:“杨大当家的,救你的是这位兄弟。”董教敏一面说一面向杨玉麟引荐朱振华。

    杨玉麟顺着董教敏的目光看去,一把握住朱振华的手,猛得一下跪在地上,血沥沥的汉子抽噎道:“朱兄弟,俺。。。。。。俺替俺这些活着的弟兄多谢大兄弟的救命之恩了!”

    朱振华一把扶住杨玉麟道:“杨大当家的,你不该谢我。”

    “那。。。。。。那我该谢谁?”

    “你应该谢咱们忠义军的大当家的,他老人家让我来磨盘山就是防着老毛子攻占蘑菇屯,切断咱们两家的联系的,我们大当家的还说,如果老毛子占了蘑菇屯,如果有中国人来打,只要是中国人,无论是谁,我们都应该帮帮场子。”

    杨玉麟正要再说话,朱振华抢道:“现在咱们别的什么也别说了,先一起上山,休息休息,然后再谈其他,如何啊?”

    杨玉麟抹了一把泪水,道:“一切听大兄弟的。”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