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屯外,俄军阵前,人尸马尸,横七竖八,尸横遍野。被枪弹炮火射击烧燎得千疮百孔的镇东军军旗散落在战场的每个角落,被炮火燎烧的旗帜有的依然散发着股股浓烟,有的覆盖在了战死的镇东军战士的尸身之上烤灼。

    受了重伤,还没有立刻死去的镇东军战士,有的躺在地上呻吟,等待死神降临,有的憋着最后一口气,依然在往俄军的阵地上缓缓爬去,只是双眼正在渐渐的失去生气。

    雪是冷的,血是热的!

    俄军指挥部设在蘑菇屯中央一套类似于北京四合院的民房内,这套“四合院”过去是蘑菇屯的大户边大拿的宅子,这边大拿开了一间杂货铺,三家炼油作坊,还有三四十多晌上好的土地,家里虽称不上家财万贯,那也是富甲一方。别的就不说,就说他送他最小的儿子边永胜去留洋,这得花多少钱?别说在蘑菇屯,就是在海龙,在通化,那也是独一份儿。

    刘永和占据磨盘山的时候,只要山寨里粮食一紧张,他就让“粮台”或者 “花舌子”来找边家“借”粮,这边大拿也算是会做人,只要刘永和开口,他一概不讨价还价,如数送上山。而刘永和也抱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只要不太困难,一般也不找边大拿,就算找他,也不狮子大开口,两边也算是相安无事,和谐相处。

    可是,可是现在,这间民房原来的主人——乃至这个屯子的百姓已经被他们屠杀干净。

    俄军先遣加强连副连长马季诺夫正在面对着大门的一间房间中焦急的等待着海龙的电报。虽然俄军占据了有利的地形,构筑了完备的防御工事,并且在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的部队依靠着先进的武器装备,一次又一次的打退了镇东军的进攻,而俄军的伤亡却只有十余个人,和镇东军七八百人的伤亡比较起来,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他还是在一遍又一遍的不间断的往海龙,俄军主力所在地拍发着求救的电报,为什么?

    因为这支俄军的弹药眼看着便要消耗殆尽了。一旦他们没有了弹药,一旦让这些多余他们数倍的,在他们看来肮脏、愚蠢和野蛮的清国人冲进了工事,那他们的末日也就来临了。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马季诺夫在指挥部的地图前不停的来回的焦虑的踱着步子,嘴中低声喃喃自语道:“一夜之间,我军几乎所有的军火都不翼而飞了,难道上帝在眷顾这些愚蠢肮脏的清国人吗?不,上帝绝对不会帮助这些从来就不信奉耶稣基督的异教徒,那。。。。。。那我军的军火到底到哪里去了!”想到这里,踱步到一张会议桌前的马季诺夫猛得一拳打在桌子上,震得桌子上的茶杯都跳了起来,又补充了一句:“到底到哪里去了!”指挥部内所有的人都回头,瞪着一双疑惑的眼睛看着他们的指挥官。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一个俄军电报员起身向马季诺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后,道:“长官,海龙方面回电了,只要我军能坚持过今天晚上,明天黎明之前,我军的主力就能赶到蘑菇屯,全歼这股叛军。”

    马季诺夫对身旁的一个传令兵道:“你,现在立刻去命令所有的士兵,要他们清点弹药,如果叛军不是密集冲锋就不许使用马克沁机枪。一分钟一百发子弹啊,实在是太浪费了,如今弹药就是我们的生命,就是我军的生命!”

    *******************************************************************************

    冬日里,本就昼短夜长,朱振华等人是今天晌午起床,喝酒吃饭,弄了半日,他们听到枪声来到山下时,天色已经擦黑。

    天一黑尽,朱振华便领着一百多人的队伍,一人腰里别着四五个手榴弹,鱼贯着进入了地道。可是地道太小,一百多人不可能全部进去,最后跟着朱振华进入地窖的只有四十余人。其他人朱振华让他们去了董教敏和陈宏宇那边。因为董陈二人和朱振华商议好了,只要朱振华这边一动手,他们就乘着混乱,领着磨盘山上的主力从外面杀进蘑菇屯。

    *******************************************************************************

    俄军与镇东军激战了接近四五个小时,就算有着地利和武器先进的优势,但是人总是要休息的,自从俄军侵入到蘑菇屯以来,他们没有一夜能睡个安稳觉,就算是一只野猫野狗造了些响动,他们也会忙活半夜,最后累的个半死,第二天还要高度提高精神,以防备敌人的进攻。用马季诺夫的话来说,这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正当马季诺夫在指挥部里面来回踱步,不停的看着怀表的时候,突然,只听见外面“轰”的一声巨响。

    马季诺夫听得出来,这是手榴弹爆炸的声音,他十分的气愤: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有人如此的不爱惜弹药,尽然敢在我的指挥部附近引爆了手榴弹,这实在是犯罪,我一定要严惩这个肇事者,我要将他送上军事法庭!

    他的气愤还没有消, “轰!”“轰!”“轰!”又是连续十余声巨响,顿时整个屯子火光冲天,硝烟弥漫,惨叫声、尖叫声、惊慌声、失措声,响成一片。

    马季诺夫刚走到四合院门前,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一个嘶嘶冒着火星的手榴弹滚到了他的脚边,马季诺夫惊恐的看着这个即将爆炸的手榴弹,他还没有醒过神来,轰得一身巨响,他也上天了,去天上和他的耶稣基督见面去了。

    紧接着,只听一人高声喊道:“杀啊!杀光老毛子!”

    “吼!”四十余镇东军将士齐声怒吼,一齐抽出腰间各色的刀斧,向老毛子的头上砍去。

    “啊!”

    “啊!”

    “啊!”

    惨叫连连!

    “轰!”

    “轰!”

    “轰!”

    炸声隆隆!

    此时的蘑菇屯对于俄军来说是人间炼狱,突然冒出来的“叛军”第一次让他们领教到了被屠杀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望和恐怖。

    牛二蛋手上提着一柄大砍刀,押着一个俄国兵来到已经杀得满身满脸都是血的朱振华面前,咧着一张大嘴笑道:“朱大哥,真稀罕,这个老毛子会说俺们中国话,他说他愿意投降,他还说有个啥子条约,说投降了就不能杀。”

    朱振华将手中已经砍得卷刃的马刀插到地上,从怀中摸出一盒香烟,用打火机点燃一根,抽了两口后,将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冷然一笑,从地上抽出马刀,一刀将那俄国兵捅了个对穿,然后刀在那老毛子的腹腔中一搅,那俄国士兵惨叫一声后似一摊烂泥一般倒在地上。朱振华冷冰冰的对牛二蛋道:“来的时候没听到老子的军令吗!血债血偿,老子今天很忙,不抓俘虏!”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