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夹了一筷子粉条送进嘴中,又呷了一口酒,道:“原因很简单,我们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搞武器装备,一旦像陈大哥说的那样,搞老毛子一下,可是他们要是追出来了怎么办?这些武器装备我们要还不要?至于说那个地道的入口我为什么要泥瓦匠给他封起来,陈大哥说对了,就是留着下次用的。小弟在山上前已经留了一个兄弟再地道附近观察,如果地道里面有老毛子出来,那说明那条地道没用了,如果没有老毛子出来,说明老毛子还没有发现那条地道,下次咱们还能再用一回。”

    董教敏问道:“那要是老毛子发现了地道,猜到咱们下次还会去,他们故意不出来,给咱下套那可咋办?”

    朱振华淡淡的一笑,道:“董大哥,你想想,如果是你丢了那么多的好东西,你就不想搞清楚是怎么丢的吗?一旦你发现了这条地道,那你还不想顺藤摸瓜的弄明白这条地道到底通往哪里吗?人都是有好奇心理的。”

    刘翠和听了这话,心中暗暗赞叹,脸上也不禁微微露出笑容,但却不说话,只是看了看董教敏和陈宏宇。

    董教敏道:“还是朱兄弟厉害啊。”

    突然,“突突突。。。。。。。”“突突突。。。。。。。轰!轰!轰!”一阵急促的枪声和炮击声打破了聚义厅上快乐的气氛,听得出,枪炮声虽然远得很,但很激烈。

    陈宏宇猛得一下站起身来,问道:“是哪里在放喷统!”

    在座的忠义军兄弟哗的一下,全部放下手中的饭菜酒碗,全部站了起来,只有少许人因为喝得多了些,站着的时候不停的前后左右晃动。

    董教敏不急不缓的道:“兄弟们,不慌,听这喷统的声音,离咱们还远着咧。”董教敏又倾耳听了一阵:“是山下,估摸着是蘑菇屯方向在放喷统。”

    这时,一个忠义军的兵士跑进聚义厅来,向刘翠和拱手道:“禀告三当家的,镇东军正在攻打蘑菇屯。”

    “镇东军?”刘翠和看了一眼身旁的朱振华,又看了看董教敏和陈宏宇。

    董教敏想了想道:“应该是从海龙那旮旯突围出来的人,他们打蘑菇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去通化,向咱们大当家的求援。”

    陈宏宇一听是镇东军,当下冷冷一笑,一副心安理得的摸样将双手往下按了按,叫道:“大家伙都坐下,该吃肉的吃肉,该喝酒的喝酒,想当初三当家的去海龙找王和达与杨玉麟两个熊玩意求援,一同对抗老毛子的时候,两个熊玩意是咋说的?还没见老毛子一根毛咧,就说得了东西要全归他们,现在好了,报应啊,报应!”陈宏宇说最后一个报应的时候,那是咬着牙说的,牙齿都仿佛要咬碎了一般,那可真是咬牙切齿。

    刘翠和没有理会陈宏宇的幸灾乐祸,她问一旁的朱振华道:“朱大哥,你说俺们咋整?”

    “我觉得陈大哥说得有理,”朱振华思索片刻道:“是该让王和达与杨玉麟两个瘪犊子玩意吃吃苦头——”朱振华的话没说完,陈宏宇哟呵道:“看见了吧,朱兄弟和俺想一处去了。”

    “——但是,”中国人说话有个特点:文章总在但是后。朱振华是个纯种的中国人,说话也难免俗。他道:“但是,如今强敌压境,我们不能计较过去的恩仇,我们需要团结能够团结的所有朋友,来对付共同的敌人。朋友的朋友固然是可靠的朋友,那敌人的敌人就是更可靠的朋友。我想,我们不能坐视镇东军孤军奋战,我们必须帮助他们。”

    刘翠和一听这话,杏目含笑。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坐视镇东军覆没,那忠义军就更加的孤立了。她道:“朱大哥说得有理,俺听朱大哥的。”刘翠和这话一说就等于确定了朱振华此时在磨盘山上的地位。

    *******************************************************************************

    “轰隆!”一发炮弹在向蘑菇屯冲锋的镇东军骑兵中炸开,霎时间,七八名镇东军骑兵被炮弹爆炸所产生的巨大气流,在烂泥雪尘的裹挟中被掀上了半空,然后又重重的落到地面上。

    “突突突。。。。。。突突突。。。。。。”六挺马克沁机枪不歇气的往冲锋的镇东军的士兵中喷射着火舌,镇东军士兵虽然犹如被收割的麦子般一批批的倒了下去,可是只要还能动,只要血还没有流尽,都拼着最后一口气往俄军的阵地上爬去。

    偶尔有几名骑兵冲进了俄军的战壕,砍死了一两个俄军,可是转瞬之间便被俄军的军刀砍死马下,然后被丧失人性的俄军乱刀分尸以泄愤。

    在蘑菇屯西北面的一个小土包上,杨玉麟骑着一匹青葱骏马,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提着马刀,粗长的辫子盘在脖子上面,满身尘土,满脸鲜血,表情淡定的扫视着战场上的血与火。

    杨玉麟身边一个亲兵一脸焦急的对杨玉麟道:“大当家的,俺们这已经是第三次冲锋了,王大当家的领着他的弟兄在后面顶住老毛子的追兵,恐怕快要不行了,再冲不过去,再冲不过去,俺们。。。。。。俺们恐怕就得让老毛子全给撂倒在这儿了!”语气中难掩惊恐之色。

    杨玉麟回头看了一眼山包下自己最后的本钱——三百骑兵——这三百骑兵虽然衣衫褴褛,眼窝深陷,有的还带着伤,但是个个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全然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杨玉麟双眼微眯,猛然一瞪,将手中的马刀临空一展:“兄弟们,最后的时刻到了,跟俺冲!”

    说罢,他一抖马缰,那青葱马犹如利箭一般,径直往俄军阵地冲了过去。那三百骑兵紧随在他的身后,越过山包,在白茫茫的雪原上,犹如旋风一般,卷着雪尘,不畏生死的往俄军阵地上狂飙过去。

    *******************************************************************************

    猫在离地道入口不远的朱振华,正领着一百余忠义军的弟兄在观看着山下的战斗。

    看着山下惨烈的战斗,朱振华长叹一声:“困兽犹斗,勇气可嘉!”

    李松亭已经醉得似烂泥一般,这次战斗他当然没机会参加,而李松亭醉倒最高兴的要数牛二蛋了——他顶替了李松亭的位置。

    牛二蛋蹲在朱振华的身旁,低声问道:“朱大哥,俺们啥时候摸进地道去啊?”他想立功,他想喝酒,他想吃猪肉炖粉条子。

    霍仲华道:“急什么,朱大哥不是说了嘛,要等天黑。”

    朱振华一直在看着山下的战斗,突然,他想起了一个问题,回头问猫在自己身后的弟兄们:“那手榴弹你们都会使了吗?”

    一百多弟兄都看着朱振华,一齐坚定的点了点头,点头的时候其中有一些人不知觉的摸到了自己腰上别着的手榴弹上。

    朱振华对他们的回答很满意,道:“等会儿只要摸进了屯子,看见房间就给我扔一个进去,都别他娘的舍不得,管他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再说!只要是俄国兵,管他投降不投降,都给我砍上三刀,今天咱没空,不抓俘虏!”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