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董教敏、陈宏宇、李松亭和霍仲华等人一百余人辛苦了一夜,回到山寨后,先都美美的谁上一大觉,晌午时分,先后纷纷醒来。刘翠和让厨房杀了一口猪,又让人下山,找个就近的河流,凿开封冻的河面,捞起几十尾的活鱼,然后开始大动干戈。

    此时的厨房就像个战场,刀铲舀勺是兵器,在熊熊大火的一团兴旺中,叮叮当当逞足精神卖弄手段,烹煮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汁水。其实忠义军常年吃的菜,无非黄豆和粉条,因为人马实在太多,而忠义军又没有固定的地盘,在生活上就难免常常捉襟见肘。一般他们只逢年过节时才杀猪,而这次朱振华带队下山,搞了这么的家伙什上山,还没伤着一个弟兄,这是忠义军从来就没有过的事儿,那还是胡吃海喝一回!

    聚义厅上摆着十余张八仙桌,每张桌上摆放着蒜瓣烧鱼、水煮咸豆子、猪肉炖粉条子和两坛子白酒,一样一样的,让忠义军没去参加“卷包会”的弟兄们看得哈喇子流一地,别提有多羡慕嫉妒恨了。参加了这次“卷包会”的兄弟一个个意气风发的一一就坐,有一个算一个,喊叫声、嬉笑声、吆喝声、叹息声、埋怨声,充斥着聚义厅内外,嘈杂纷乱。

    酒席开始,那更是一片喧嚣,吆五喝六,猜枚划拳,此起彼伏。其实朱振华到现在在忠义军中也只能算是个客,可是冲着这次“卷包会”,冲着刘翠和的面子,谁又敢拿他这个“窝头”不当干粮呢?

    董教敏端起一碗酒,对朱振华道:“朱兄弟,今日个俺算是服了你了。俺和陈水香在半山腰等了半宿,只望着蘑菇屯里一声冲天响,然后你就引着老毛子进俺们的口袋,可是就是不见响,俺还琢磨着你是不是怂了,不敢弄了。没成想,你竟然领着弟兄们发了笔大财。俺年岁比你大,不害臊的充你一回大哥,来,大哥俺敬你一碗!”说罢,董教敏头一仰,一碗酒麻溜的下了肚子,接着他将碗一倒,滴酒不剩。

    朱振华微笑着也端起碗,嗅了一口,只刺鼻子,问道:“这是啥酒?”

    “烧刀子。”

    “烧刀子!”朱振华一听这名字首先是一愣,这酒他喝过,最低度数七十二度,贼烈贼烈的,喝起来跟他妈喝酒精一样。想当年,他鏖战酒场,不知有多少酒场对手被他送到酒桌下面,唯一的一次“折戟成沙”便是栽倒在这烧刀子的手上,连干三杯下肚,当时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只醉得他三天没下床来。

    “朱兄弟,愣着做什么?喝呀!”

    朱振华尴尬的一笑:“董大哥,这酒能分两口吗?”

    “朱兄弟,这说的什么话,俺们关东的汉子喝酒那都是一口一碗,那有一碗酒分作两口喝的道理!”说罢,董教敏面露不悦的神色将手中的空碗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放:“莫非朱兄弟瞧不起俺!”

    “董粮台,这喝酒本来就是作乐的事儿,何必非要强人所难呢?”坐在朱振华身旁的刘翠和看出了朱振华作难的神色,她忙出来解围道:“要不俺替朱大哥喝了这碗?”

    董教敏没有说话,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朱振华不想因为一碗酒坏了自己在磨盘山中的人际关系,他轻轻的按了一下刘翠和的肩膀,端起酒碗来,道:“董大哥给面子,我也不能不知好歹,来,干了!”说罢,不待刘翠和阻拦,将手中的一碗酒直挺挺的倒进了胃中。然后,他就酒碗边舔了舔,也学着董教敏的样子将酒碗一倒,无一滴残酒掉落。

    “好!”董教敏喝彩道:“朱兄弟果然是个长了软硬棒子的爷们!”

    这时,陈宏宇也端起酒碗来。朱振华一见陈宏宇也端酒碗,舌头打着弹道:“陈大哥不会也要干吧?"

    陈宏宇比董教敏可有心思得多,他早就看出刘翠和对朱振华不一般,说不准啊,眼前这个姓朱的才是他们忠义军日后真正的三当家,他可不会傻到现在去为自己将来找不痛快。他笑眯眯的道:“俺可没董粮台那么好的酒量,来,朱兄弟,俺们兄弟俩走一口。”说罢,陈宏宇将酒碗送到嘴边,请呷一口,便将酒碗放下了。

    董教敏看了一眼陈宏宇,微微一笑,面露鄙夷神色。

    陈宏宇道:“这次难够将老毛子的军火全给他撸回来,可见朱兄弟果然是技高一筹啊!”

    朱振华笑道:“这次能成功,全靠李松亭兄弟的帮忙,没有李松亭兄弟对蘑菇屯地形条件的熟悉,那有这么顺利!”说到这里,他将酒碗举起,对李松亭道:“兄弟,你是这次卷包会的首功,来喝一口。”

    其实李松亭也就十**岁,是个愣头青,听了朱振华当着在场这许多英雄好汉的面对自己的褒扬,顿时昏了头,端起酒碗,也不说话,一口将碗中的酒干了个干干净净,再要说话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倒了下去,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众人见了李松亭的样子,哈哈大笑,霍仲华忙将李松亭扶走。笑过一回后,陈宏宇问朱振华道:“朱兄弟,俺有两件事不太明白,想向朱兄弟请教一二。”

    朱振华谦逊的道:“陈大哥如果将在下当做兄弟,有话只管说来,谈不上什么请教不请教的。”

    陈宏宇问道:“俺们这次摸了一箱老毛子的什么野战炮的炮弹,俺们又没野战炮,留着干啥,不如当初就将这些炮弹埋在地窖里,蹽杆子的时候,点把火,引着那些个炮弹,轰的一下,便送那个***上了天,岂不快哉,何必还搬回来呢?另外,朱兄弟为什么还要将那个地窖的入口用砖砌起来?难不成还要从哪里走一遭?”

    陈宏宇这话一问,董教敏也不禁看着朱振华,因为他也有同样的疑问。

    刘翠和见朱振华额头上满是汗水,忙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来,轻轻的给朱振华拭去。

    陈宏宇和董教敏见了这一幕都尴尬的左顾右盼,只作不见。而这时,刘翠和看了董教敏和陈宏宇一眼,大大咧咧的叫道:“咋了,你们两抓耳挠腮的干啥咧,俺给俺朱大哥擦汗那就是擦给你两看的,少在酒桌子欺负俺朱大哥,有本事等老娘伤好了,老娘陪你们好好的喝上几坛子烧刀子,听说俺哥哪儿还有内蒙的闷倒驴,下次俺都给他顺来,谁不喝趴下谁就白长了根软硬梆子!!”

    这话一出,顿时雌威镇四方。陈宏宇忙打圆场道:“朱兄弟,那。。。。。。那什么来着。。。。。。”陈宏宇一时间言不及义。

    朱振华没想到这丫头片子在酒桌上还有这么一手,想笑,却又不好笑,那脸上的神色憋的更是古怪难看,道:“陈大哥是问我为什么将那一箱炮弹搬回来,为什么不就在那里炸了完事,是不是?”

    “正是。。。。。。正是。。。。。。”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