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如墨,漆黑一片。

    一道绳索突然从一处断崖上甩了下来,旋即有四道黑影敏捷如猿猴般顺着绳子依次滑了下来。

    “朱兄弟,再往前走二里地就是蘑菇屯了。”说话的是磨盘山上忠义军的一个小头目,名叫牛二蛋,他是猎户出身,自幼随着父亲在龙岗山打猎,对这一带的大小路径老熟悉了。他接着道:“今天去蘑菇屯外探千的弟兄回来说,如今老毛子在蘑菇屯外修工事,挖壕沟,又是喷统,又是大炮,岗哨虽然相隔很远,但巡逻队也是小半个时辰就有一队经过,可是这伙老毛子至少有三百多人,就凭咱们这四个人能端了他们的窝子吗?”

    昨天晚上,朱振华对刘翠和说他有办法可以将俄军的主力拖在磨盘山,其实他也只是说说,真要说有什么办法,就算是特种兵出身的他,也拿不出真正行之有效的办法,但是事已至此,他能怎么办?只能是硬着头皮上!

    朱振华看了一眼牛二蛋,问道:“你摸摸你裤裆里长得啥玩意儿?”

    牛二蛋一听这话,明白朱振华的意思,低着头不说话。朱振华不耐烦的道:“等会儿你不用进屯子——松亭大兄弟,你敢和我一起进屯子吗?”

    李松亭的手中提着个一个人脑袋大小的酒坛子,他一听朱振华问自己话,道:“老毛子杀了俺一家,俺正要去找他们报仇,无非就是一死,死了老子正好去阎王老爷哪儿和俺爹俺娘还有俺哥俺妹子相会。”

    朱振华拍了拍李松亭的肩膀,语气坚定的道:“不要说个死字,我们都要活着,而且都会活着!”

    “俺呢?”霍仲华道:“俺要和你们一起去,俺要报仇。”

    朱振华道:“仲华兄弟,你不要去,你去咱们和董粮台陈水香商议好的路上接应咱们,咱们能不能回来,就看你的枪法怎么样了——”朱振华又对一旁的牛二蛋道:“你和仲华大兄弟一起接应我和松亭兄弟。”

    安排定后,朱振华和李松亭各背着一支“水连珠”继续下山,霍仲华与牛二蛋则反方向,沿着山路上山。

    此时的蘑菇屯已经被俄军修成了一个初见规模的战斗堡垒,俄军在屯子的外围挖了壕沟,只是因为才两天的时间,壕沟并没能将整个屯子都围起来。靠近壕沟的房屋顶上都有哨兵站岗,而房屋的下面则架着一挺黑漆漆的马克沁机枪。

    李松亭生在蘑菇屯,长在蘑菇屯,甚至对蘑菇屯的每一块石头长什么样他都知道。当他和朱振华在屯子外面观察了一阵后,正要领着朱振华避过俄军的岗哨进屯子的时候,朱振华突然拉住他。

    “怎么?跟俺走啊,俺保管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屯子,蘑菇屯就这屁股大点地方,要找老毛子的弹药囤放在那里老简单了,不消一袋烟的功夫,一定找着。”说着,李松亭提起手中的酒坛子,“再将这油往上面一淋,嘿嘿,只要一丁点的火星子,就送这些***上天了。”

    “不,”朱振华警觉的看着四周,道:“小心老毛子有暗哨。”

    “暗哨?啥叫暗哨?”

    “就是猫在一个你我看不见的地方放哨,就是防着像咱们这样的人摸进去捅他的**子。”

    “老毛子长得五大三粗的,跟他们老林子里的黑瞎子一样,能有这么鬼?”

    朱振华听了这话,觉得好笑,他拍了拍李松亭的肩膀道:“比你我想的还要鬼。”

    李松亭想了想道:“那,那要不俺们钻地窖进屯子吧。”

    “地窖?有地窖通往屯子里?”

    “有的。”李松亭一面好奇的四处张望,企图找到俄军的暗哨,一面道:“当初屯子里的相亲为了躲避胡子的抢掠,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挖了地窖,有的地窖甚至被挖到了屯子外面。当初俺三婶子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尖果——”

    朱振华打断李松亭的话问道:“尖果是什么?”

    李松亭看了一眼朱振华道:“尖果你都不知道?尖果就是漂亮的姑娘啊。”

    朱振华听了一愣,随即略显尴尬得道:“你接着说。”

    李松亭接着道:“她还没嫁给俺三叔的时候,三婶子她爹怕胡子突然进屯子,三婶子来不及躲被糟蹋了,所以就挖了一条这样的地窖,是专门给俺三婶子蹽杆子用的。”

    朱振华一听这话,忙问道:“那你知道怎么走吗?”

    “俺当然知道。”李松亭骄傲的叫道:“走,俺带你去钻地窖。”

    茫茫大山被黑幕遮盖住了。山岭、河流和树木,连一点轮廓也显现不出来。冬夜的寒风在群山中呜咽,显得既悲怆,又凄凉。

    朱振华在李松亭的带领下,又走了约莫小半个小时,在一处积雪杂草覆盖的地方,李松亭用脚试探的踩了踩。

    “朱大哥,就是这儿了。”李松亭一面说,一面蹲下身子用手刨雪。朱振华也忙蹲下身子和李松亭一起刨雪。

    过来一会儿,雪刨干净了,裸露出一抔杂草。李松亭抓住杂草,往上一提,赫然一个一人多粗的洞口出现在了朱振华的面前。

    “进!”李松亭见找到了入口,多少有几分得意。

    “等等,”朱振华问道:“这个洞的另一头不会让俄军发现了吧。”

    李松亭道:“朱大哥放心,三婶子他爹的这个地窖入口在三婶子睡的炕下面,想的就是有个意外,三婶子蹽杆子快,俺想老毛子绝对没睡过炕,再鬼也想不到那里有个地窖。”

    朱振华点了点头,二话不说,跟着李松亭背着枪一起钻进了洞去。

    这洞内空间不高,很潮湿,而且黑的五指难见。朱振华和李松亭进了洞都得弓着腰走,但是朱振华不得不佩服这个李松亭嘴中的三婶子她爹,这地道少说有一两里路远,但这三婶子她爹硬是给挖通了,朱振华想知道这地道的人应该不多,不然这地道就失去了它应有的价值,至于李松亭是怎么知道,现在当然不方便去问。

    朱李二人弓着腰摸着黑沿着地道走了一会儿,突然听见头上有人隐约说话的声音,显然,说话的不是中国人,全是叽里咕噜的鸟语。可以肯定,这里离出口不远了,而且说话的是俄军。

    朱振华低声对李松亭道:“上去了尽量别用枪。”

    李松亭点了点头。

    “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俺点头了。”

    。。。。。。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