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盘山是龙岗山山脉中的一座山峰。此时的龙岗山山脉千峰万岭,极目一望,尽是白色。天空像海一般的蔚蓝。上午,磨盘山上的几间房舍前静悄悄的,董教敏知道朱振华、刘翠和与李松亭、霍仲华四人昨天奔波了一天,极度疲劳,所以他不许任何人在他们休息的房前说话走动。

    房顶上的雪经太阳一照,暗暗融化,虽然屋檐还不见滴水,却又冰凌条垂挂下来。倘若你每隔一会儿仔细瞧瞧,就看见那些冰凌条在慢慢加长,增大,闪着银光。向阳的山头上冒着乳白色的烟雾,缭绕,蒸腾,会集成云朵,一朵朵在蓝色的天海中向远处飘去。

    熟睡的朱振华猛得一睁眼,见窗外大亮,大叫一声:“哎呀,完了完了,晚了!”叫罢,赶忙起身,穿衣穿鞋。

    同房而眠的李松亭听见动静,撑起一支膀子,揉着稀松的睡眼,问道:“咋了,咋的晚了?”

    朱振华一面穿衣服,一面叫道:“如今山下有俄**队,我本想乘着天不亮摸下去,现在都太阳晒屁股,要是俄国人封锁了下山的路,咱们今天就下不了山了。”

    正在这时,忽然听见“咚”“咚”“咚”三声缓慢而显得小心的敲门声。

    “谁?”朱振华问道。

    “是我,朱大哥。”是刘翠和的声音。

    “等等,”朱振华一面穿裤子一面下床去开门:“马上就来。”

    门开以后,朱振华看见刘翠和被两个忠义军的女兵搀扶着与董教敏站在房门口,他一脸尴尬的道:“不好意思,今天睡过头了,不过没关系,我等会儿就去山下探探路,今天去不了海龙,明日一早我绝对不会再睡过头了。”

    刘翠和道:“不用去海龙了?”

    “为什么?”

    刘翠和一脸凝重的神色道:“海龙被老毛子占了。”

    *******************************************************************************

    海龙城上空被黑滚滚的狼烟笼罩,俄罗斯帝国第二军第四师师长阿列克谢耶夫准将在第七旅旅长鲍尔沙克上校和第八率旅长维什尼亚克中校及一群警卫的簇拥下,踩着被俄军炮火炸碎的房屋瓦砾,跨过横七竖八躺着的中国人的尸体,在未燃尽的战火的照亮下,在满城焦臭的空气中,巡视着被他们铁蹄蹂躏的海龙城。

    此时天色微明,红日呼之欲出。阿列克谢耶夫微闭双目,深深的吸了空气:“啊,多么清新的空气啊!从此这里将是大俄罗斯帝国的疆域了,这片肥沃的土地将在我们伟大沙皇陛下的统治下焕发新的新的生机。”

    鲍尔沙克上校一脸歉意的对阿列克谢耶夫道:“将军阁下,匪首杨玉麟和王和达没有抓到,他们似乎已经逃出了海龙。”

    鲍尔沙克本以为阿列克谢耶夫听了这个报告一定会大发雷霆,可是阿列克谢耶夫只是顿了顿,微微一笑道:“没有关系,再狡猾的狐狸在中了猎人的猎枪后是跑不了多远的——我亲爱的维什尼克亚,你的部队已经占领了蘑菇屯了吗?”

    维什尼克亚道:“我尊敬的将军阁下,属下已经派遣了一个先遣加强连去攻打蘑菇屯了,刚刚他们发来电报,蘑菇屯已经在我们伟大帝**队的控制之下了。”

    阿列克谢耶夫问道:“只一个加强连?够吗?”

    “请将军阁下放下,属下给这支先遣部队装备了八挺马克沁机枪和五门野战炮,并且还有帝国新近研制出来并且刚刚装备给军队不久的秘密武器手榴弹,清国人想打败这支军队,至少在短时间内想打败这支军队,恐怕——”维什尼克亚斟酌了一下用词道:“恐怕他们在满洲已经没有有这种能力的部队了——”维什尼克亚想了想,又补充道:“就算刘永和匪军的主力来了恐怕也没有这种实力。”

    维什尼克亚在这里隐瞒了一个事实,因为他认为这只是一个巧合,就是这支加强连的连长与一个排长在一次追击四个清国人的战斗中被对方打爆了头,现在指挥这支先遣部队的是一个副连长。

    “不过你也千万不可大意啊!”阿列克谢耶夫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维什尼克亚中校,王和达与杨玉麟两大匪首,他们一定会往通化方向逃窜,你电令守卫蘑菇屯的先遣部队,千万不可放他们逃脱。”

    “是!”维什尼克亚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

    磨盘山山影昏黑,树色如墨,上弦月已经落去。在一间房间内,燃着柴火,点着桐油灯。

    刘翠和一只手扶着自己受伤的肩膀,面色苍白的道:“俺大哥派陈‘水香’领着三百弟兄来山上,要两下的弟兄合在一处,想法子拖住海龙的老毛子,俺大哥和二哥好领着咱‘忠义军’的大队人马去偷袭老毛子的老巢吉林。”说到这里刘翠和顿了顿,问董教敏道:“董粮台,如今磨盘山上有多少弟兄?有喷统吗?”

    董教敏道:“如今山上有两百多弟兄,没有喷统,但是拐子柴禾有的是,当初大当家的攻占通化时就偷偷的运了一批拐子柴禾上山,就是防着在山下吃了亏,回山了还能东山再起。”

    刘翠和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朱振华,对众人道:“朱大哥说,老毛子有种喷统十分的邪乎,数六十下数就能打一百发柴禾,咱们一共就五百多人,老毛子有近万人,大哥要俺们拖住他们,说句实话,俺心里没底,不知该咋办。”

    水香的名字叫陈宏宇,约莫四十五六岁的样子,光秃秃的前额上两道杀纹清晰可见。他道:“俺跟大当家的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大当家的说,事已至此,只能险中求生了。”说完连连摇头,显得对前途十分的失望。

    忽然,朱振华站了起来,环视周匝,道:“大当家的进攻吉林,是一步妙棋,这在兵书上叫批亢捣虚,围魏救赵,为了抗俄大局,咱们一定要拖住俄军,只有这样,才能打破这次俄军对咱们忠义军的围剿。”

    刘翠和、董教敏和陈宏宇对朱振华的举动微微有些吃惊,刘翠和一脸难色道:“朱大哥,话虽这样说,可是咱们只有五百人,又没喷统,这.。。。。。。”

    朱振华正色道:“翠和妹子,你是忠义军的三当家的,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说丧气话。”朱振华想了想,抿了抿嘴唇,道:“我有办法可以拖住俄军。”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