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三窟是所有胡子在官军的屡次围剿中得以生存的一条基本原则。刘永和也不例外。

    他虽然攻占了通化县城,但是并没有废弃磨盘山山寨,不仅没有废弃,他还留下自己最信任的兄弟董教敏领着一百多名兄弟守卫山寨,并且还将在通化缴获的一部分枪弹粮食偷偷的运到了这里。这些事,除了刘永和与刘秉和外再无人知道,就是刘翠和也被他们蒙在鼓里。

    李松亭背着朱振华摸来的枪支弹药在前面带路,朱振华背着刘翠和走在中间,霍仲华提着一支“水连珠”断后。

    越往山上走,林木越是繁茂,被雪尘包裹的参天松树几乎遮蔽了天空。

    “嗷——嗷——嗷——”

    远方的几声狼嚎给原本就阴森沉寂的森林蒙上的更加渗人的色彩。朱振华等三人高一脚低一脚踏得积雪吱吱作响的往山上艰难行进。刘翠和双手抱着朱振华的脖子,脸贴着他的背上,一股淡淡的汗味儿窜进她的鼻腔,让她第一次体验到了男人味,她不禁抱得紧了些。

    “把叩——”

    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声将松林的寂静打破。

    朱振华、李松亭和霍仲华一听见枪声都站住了脚,警惕的环视周匝。刘翠和现在虽然没有力气多说话,但还是憋了一口气喊道:“老娘报号弹子红,是那座山上的朋友,出来照个面儿!”

    刘翠和的话音刚落,只听对面的林子里跳出来两个小伙子,笑道:“还以为是山下的老毛子上山了咧,原来是三当家的——哟,三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

    朱振华见那两个小伙子都约莫十七八岁,各提着一支火枪。

    刘翠和道:“没事,就是被个老毛子的拐子钉了一口。”

    那两个汉子要去从朱振华的背上接过刘翠和,刘翠和问朱振华道:“大哥,你累吗?累了让他们背俺吧。”

    朱振华笑道:“没事儿,我在部队连的就是个耐力,背你这样的小姑娘跑都没问题。”

    其实刘翠和现在只想让朱振华背自己,她一听朱振华这么说,心中大悦,但脸上却不露出神色,只是对那两个汉子道:“算了,就让朱大哥背俺吧,你们接过俺这位兄弟身上的枪,在前面带路。”

    一个汉子接过李松亭背上的枪在前面带路,一个先行去山上报信去了。

    磨盘山果然是形如磨盘,越往上走,山路越是陡峭,若想登顶,只能够如推磨一般,盘旋而上。

    又行了约莫两个多时辰,迎面火光大盛,只见一群人,各持一个火把,向朱振华、刘翠和等一行人这边过来。

    当这群人与朱振华、刘翠和等人走得近了时,只见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精悍的汉子,刀削般的脸庞上颧骨高耸,宽阔的额头下一对稀疏的眉毛,薄薄的嘴唇抿得很紧,鼻子象一把剑似的突出在嘴唇上面;眼睛很大,眼神非常锐利,好象箭头一样瞄准远方某个目标,然而又能在刹那间转过来射向近处的东西。

    “咦,是董粮台,你不是离开了忠义军,自己出去拉杆子了吗?”刘翠和强打起精神,在朱振华的背上坐直了身子,警觉的看着看着董教敏。

    董教敏面无表情道:“三当家的,先随俺上山,俺回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慢慢的来告诉三当家的。”

    刘翠和瞪着董教敏看了一阵,道:“好,你在前面带条子。”

    再往山上走,路越来越险,也越来越窄,最狭窄的地方甚至不能两人并行。

    刘翠和很累,累的几乎连头也抬不起来,她的脸靠在朱振华的肩上,吹气如兰。亏得此时天寒地冻,不然朱振华早已心猿意马。

    又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左右,只见两座山峰天然的形成了一道山门,山路两旁,山峰之上都有人打着火把在站岗放哨。

    进了山门,朱振华看见一片平坦的开阔地,开阔地的的中央竖着一面大旗,大旗上大书“忠义军”三个字,开阔地的四周房舍林立,每栋房舍的门前都摆放着一个放枪的架子,架子上整整齐齐的靠着五支步枪,只是这五支步枪型号杂乱,有日本造的“六五式”马步枪,也有德国造的套筒毛瑟枪,未免美中不足。

    董教敏一面派人给朱振华、刘翠和一行人打扫了房间,一面唤来了山寨里的一个郎中来给刘翠和看伤,还一面派人生火造饭。

    这个郎中刘翠和当然认识,只是他一直在为董教敏为什么会在磨盘山的事情心中犯疑。她记得当初攻占通化后,山上的人几乎都去了通化城,只留下一些老弱妇孺在山上。忠义军到了通化,身为忠义军粮台的董教敏突然提出要离开忠义军另立山头。说来也怪,刘永和不仅没怪罪,还放他走了,这她一开始的时候就怀疑自己的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但是她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董教敏在山上是刘永和的安排。

    老郎中在众人的监督下,揭开了刘翠和的上衣,露出肩头上的伤口,郎中看后,说血早就止住了,又没伤着骨头,没有大碍。就在郎中在给刘翠和瞧伤的时候,董教敏将自己为何咋磨盘山上的事业一五一十的说了。刘翠和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

    董教敏在忠义军中是出了名的严厉,一天到晚都黑着脸,好像不会笑。此时他板着一张脸道:“三当家的,俺哪能骗你啊,要不你派个人去通化问问大当家的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吗?”

    刘翠和穿好衣服道:“算了,我信你了,不过,这老毛子占了蘑菇屯你就眼睁睁看着老毛子血洗屯子,你也不下山去教训教训他们?”

    董教敏一听这话,低着头,半晌不说话,过了良久,道:“俺是对不起蘑菇屯的相亲,俺已经派人去通化了,当初大当家的派俺来山上,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咱们忠义军还有这么一条退路,如果俺这一出手,那可是就坏了大当家的安排了?”

    刘翠和听了董教敏的话,知道他的苦衷,不再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来,对董教敏道:“董大哥,这是俺大哥给杨玉麟和王和达两个瘪犊子玩意儿的书信,俺现在受了伤,怕是去不了海龙了,要不你派个人去海龙,将这封书信交给他们俩吧。”

    朱振华想,如果要在忠义军中有一席之地,那就得做两件让兄弟们瞧得起的事来,既然这封书信对忠义军十分的重要,而如今刘翠和又有伤在身,这正是自己露一手的机会,他不待董教敏答话,抢道:“妹子,这信还是我去送吧。”“为什么?”

    “大当家的意思是要找杨玉麟和王和达两位当家的一起联合抗俄,一封书信恐怕解决不了问题,我想最好还是我自己去一趟,能够准确的将大当家的意思传达给他们才好。”

    刘翠和沉默良久,在她看来只有朱振华将这封信送去了海龙,自己才能保住在忠义军中的面子,另外,其实她心中也暗暗想朱振华能够在忠义军中扬名,于是道:“那就辛苦一趟朱大哥了。”说罢,她将书信递给朱振华,朱振华接过信,揣进怀中,又听刘翠和道:“大哥一路上要小心,要不再派两个弟兄和大哥一起去?”

    朱振华想不让他们派人又怕他们起疑,于是道:“那就让李松亭和霍仲华两位弟兄陪我一起去吧——”朱振华问一旁的李霍二人道:“你们愿意去吗?”

    李松亭道:“俺们如今家也没了,只有跟着姐一起打老毛子了,姐让俺们去哪里俺们就去哪里。”

    刘翠和看着李松亭和霍仲华,道:“那明天两位大兄弟就陪朱大哥走一遭吧——”顿了顿,她又特意嘱咐道:“在路上一切都要听朱大哥的。”

    李松亭和霍仲华道:“姐,你就放心吧。”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