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雪已住了,皓月当空,群星璀璨。

    夜幕如今成了朱振华、刘翠和等四人最佳的屏障。

    俄军之所以不敢在继续进攻,一是因为两名指挥官相继毙命,二就是异国他乡的黑夜让貌似强大得不可战胜的侵略者只敢偎依成一团,相互安慰,相互壮胆,哪敢乘夜出击?

    刘翠和虽然受伤,却没有昏厥,她脸色苍白的捂着伤口,鲜红的血液从指缝中流出来。她问李松亭和霍仲华道:“你。。。。。。你们怎么在这里?”

    李松亭略带哭腔道:“姐,俺和仲华昨天早上去上山打猎,等俺们今天晌午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屯子里到处都是火光、死人和老毛子。”

    朱振华看那名叫李松亭的汉子仿佛不比刘翠和小多少,身材魁梧,头上戴着狗皮帽子,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外面套着一件不知是什么动物皮毛做的坎肩,一条粗长的辫子直垂腰间。

    和李松亭相比起来,霍仲华则显得孱弱,他不停的在旁边哭泣抽噎。

    刘翠和看了一眼朱振华,道:“大哥,这是我两个伙伴,他叫李松亭,他叫霍仲华,都是蘑菇屯的猎户——”她又向李霍二人介绍朱振华道:“这是俺的救命恩人,朱振华朱大哥。”

    李霍二人向朱振华拱手行礼,朱振华回礼后对刘翠和道:“妹子,咱们要赶紧离开这里。”刘翠和或许是失血过多,脸色越来越苍白,说话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道:“朱大哥,你。。。。。。你带着他们走吧,俺这次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朱振华看了刘翠和的样子知道她是失血造成的,对她道:“妹子,你放心,我不会留你一个人在这里的——”一面说着,一面去解刘翠和的衣服。

    刘翠和使尽浑身的力气推了一把朱振华,吃力的喝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李松亭一见朱振华要冒犯刘翠和,猛得跳将起来,一把扣住朱振华的领口:“瘪犊子的玩意,你要做啥!”

    朱振华看了一眼李松亭,突然双手按住李松亭扣住自己领口的手的手腕,猛的一使劲,将李松亭摔倒在地。霍仲华拾起一柄猎枪,滚到一旁,端枪对着朱振华:“放开俺姐!”

    刘翠和因为刚才用力过猛,现在已然虚脱,朱振华一面继续解着她的衣服,一面道:“再不给她止血,流血就会流死她,你们如果想看着她慢慢的死,就开枪吧。”

    霍仲华听了这话,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听刘翠和声音微弱的道:“仲华,放下枪——”她一面说着,一面羞涩开始自己解开上衣。

    当朱振华看见一件绣着一对戏水鸳鸯的红色肚兜的时候,他知道,不能再解了,再解就麻烦大了。

    刘翠和终归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此时被一个男人——就算子救命恩人,看着自己粉嫩的胸脯怎能不羞臊难当,好在天色昏暗,朱振华没看见她那火辣火辣的脸色。

    朱振华将刘翠和受伤的肩膀露出来,见那如凝脂般的肌肤上有个血洞,待再细细看了一阵后,长长的舒了口气,子弹虽然从刘翠和的肩膀上穿了过去,可是并没有伤着骨头。他操起身旁的一支 “水连珠”,取出一颗子弹,问李霍二人道:“有刀吗?”

    李松亭看了一眼霍仲华,霍仲华看了一眼李松亭,李松亭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刀,递给朱振华。朱振华一面用刀撬开子弹的后盖,一面对刘翠和道:“妹子,忍着点。”

    刘翠和闭着眼睛,微微点头。

    子弹撬开后,朱振华将子弹中的火药全部倒进了刘翠和的伤口,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自己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打火机,对着刘翠和的伤口“啪”的一摁,霎时间,刘翠和的伤口处火光猛地一闪。刘翠和虽然没有叫,但是还是痛苦挣扎了一下,随即晕厥了过去。

    李松亭和霍仲华见了刘翠和痛苦的样子,一起过来,本要对朱振华动粗,但看见刘翠和的伤口上瞬间便结了痂,没有流血了,二人互望了一眼,又看了看朱振华,心中暗暗赞叹。

    朱振华又一件一件的给刘翠和给衣服扣上,此时鲜血染过的地方都已经结了冰。

    又过了一会儿,刘翠和幽幽醒来,朱振华问道:“妹子,你还行吗?”

    刘翠和微微颔首。

    “那好,哥现在背你去找咱们的马,然后一起赶回通化去,好吗?”朱振华一面说着一面抓住刘翠和的一只手,便发力去驮她。

    刘翠和微微摇头,有气无力的道:“俺还没完成俺大哥交代的事,不能回去,回去了弟兄们要看不起,会笑话的——”

    “你现在都这样了,还怎么去海龙?要不让这两位兄弟送你回通化,我一个人去还来那个,可以吗?”

    刘翠和又摇了摇头道:“不——”刘翠和问李松亭道:“你还记得上磨盘山的条子吗?”

    李松亭坚定的点了点头。刘翠和道:“那好,你在前面带条子——哥,俺们先上磨盘山,俺大哥在山上占山为王的山寨都还在,还留下了十几个老如妇孺在那里照料,咱们先去山寨你休息几天,再去海龙。”

    朱振华对这里人生地不熟,只能听刘翠和的,于是道:“听妹子的。”

    刘翠和道:“那。。。。。。那俺们现在就走吧。”

    朱振华道:“等等。”

    “哥,怎么了?”

    朱振华道:“我这里子弹不多了,我乘着天黑,去老毛子的尸体上摸点,顺便看能不能将那几支枪也摸回来,你们等我一会儿。”

    刘翠和道:“那好,哥,要小心些。”

    “知道了的。”朱振华应了刘翠和的嘱咐后,匍匐着向俄军士兵的尸体旁爬去。其实,朱振华这次去摸俄军的尸体,一是为了弄些枪支弹药,二就是看俄军士兵身上有没有卷烟。他那几根卷烟早就已经抽完了。

    刘翠和、李松亭和霍仲华在岩石后面焦急的等着朱振华回来,过了良久,也不见动静。刘翠和微微有些担心,对李松亭道:“松亭大兄弟,你看看,朱大哥怎么还没回来。”

    李松亭猫在石头后面,往前方看去,看了一会儿,刘翠和问道:“回来了吗?”

    “没有,什么也看不见。”

    二人正说着,忽然听见前方有动静,不一会儿,只见朱振华身上背着三支“水连珠”,手上拉着几条子弹带——当然,怀里还揣着三合卷烟——匍匐着爬了回来。

    刘翠和看见朱振华回来了,才松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道:“朱大哥,你背俺。。。。。。”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