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晃晃的圆月被掩进了密密云层的深处,大地变的一片昏暗。习习的北风一阵阵地吹来,似乎夹带着些雪意,吉林城头除了来回走动的俄罗斯帝国守军和游动巡哨之外,整个城市都沉睡了。

    当俄罗斯帝国西伯利亚第二军第四师阿列克谢耶夫准将得到了从通化城中的间谍发来的忠义军高层兵变的消息以后,立刻将自己麾下的两个旅长——第七旅旅长鲍尔沙克上校,第八旅旅长维什尼亚克中校召到司令部。

    第七旅旅长鲍尔沙克身材魁梧,体格健硕,他一身笔挺的军装,向阿列克谢耶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道:“将军阁下,如今叛军内讧,正是一举消灭他们时候,请将军立刻下令,属下愿做为先头部队,直取通化。”

    阿列克谢耶夫微微一笑,问体格均匀,相貌英俊的第八旅旅长维什尼克亚道:“维什尼克亚,你觉得呢?”

    维什尼克亚想了想,正容道:“我军全军有一万八千人,而叛军只有不到五千人,在下建议,在下与鲍尔沙克兵分两路,鲍尔沙克去攻打通化,在下去攻打海龙,力求一举荡平满洲全境的所有叛军!”

    鲍尔沙克一听这话,斜眼瞪了一眼维什尼克亚,对阿列克谢耶夫道:“将军大人,我军和海龙的叛军是有协定的,只要他们不去救援通化的叛军,我军就不攻打他们,再说,我军同时兵分两路,没有必胜的把握,还要授人以柄,这是何必呢。。。。。。”

    鲍尔沙克的话还没说完,阿列克谢耶夫哈哈大笑,对维什尼克亚道:“我亲爱的维什尼克亚,你说对了我一半的想法。”

    “一半的想法?”维什尼克亚惊讶的问道:“将军大人为什么说是只说对了一半呢?”

    “我准备全军攻打海龙,力求一举歼灭海龙叛军。”

    阿列克谢耶夫的话一出口,鲍尔沙克首先反对道:“将军,我们不能至帝国的信义于不顾!”

    阿列克谢耶夫冷冷的道:“我们需要对一群死尸讲信义吗?”

    维什尼克亚一脸蔑视看了一眼鲍尔沙克一眼,附和道:“将军大人说的正是,在帝国眼中,这些叛军都该被消灭,至于先消灭谁,后消灭谁又有什么区别呢?”

    阿列克谢耶夫道:“我想,我们要攻打通化的消息,刘永和这支老狐狸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所以他一定会严加防备,绝对不敢随便调动军队;而海龙的杨玉麟和王和达,在得到了我军只要他们不救援通化,我军便不攻击他们的许诺后,定然会放松防备——至少比通化的防备要松懈得多,我军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进攻海龙,力争一鼓歼灭这支叛军。”

    鲍尔沙克问道:“要是通化的叛军增援海龙怎么办?”

    阿列克谢耶夫道:“如今通化自顾不暇,又怎么会去增援海龙呢?再说,说不定现在杨玉麟和王和达已经派人去和刘永和绝交了——旅长先生,你要知道,清国人就是一盘散沙,如果他们能够团结一心,我们帝国大军能够打到这里来吗?等海龙的叛军被我军消灭后,我军就可以从西南北三面包围通化,让开东路让叛军逃走。。。。。。”

    维什尼克亚不待阿列克谢耶夫的话说完,便竖起大拇指,赞扬道:“将军大人真是一流的战略家,东面是鸭绿江,让这伙叛军逃过鸭绿江,去朝鲜和日本人捣乱吧。”

    *******************************************************************************

    就在俄军决定攻打海龙的第五天,两匹骏马,风驰电掣一般的向西北而去,在一片白皑皑迷茫茫的雪地里留下长长的一串蹄印。

    “朱大哥,慢点,慢点,你刚学会骑马,不要骑这么快!”略微落后的刘翠和,身上背着一支她在夹皮子沟从哥萨克骑兵手中缴获“水连珠”。怕在路上扎眼,所以这“水连珠”用粗麻布包裹起来,外观看去好似柴禾棍一般。

    骑马是朱振华刚学会的一门技术,年轻人有个特点,越是新鲜事物越是学会得快。当朱振华学会了骑马后,就像当年他刚学会骑自行车一样,一旦会了,那就似脱了缰绳的野马一般,拼命的往前飞奔疾驰。

    这次,他们二人是奉了刘永和的将令,再次前往海龙,与镇东军的两位当家的磋商联合抗俄的事宜。在平定了张文表和李聚奎的叛乱以后,刘永和与忠义军的众位头领开了数次会议,一致认为,想打败俄军,除了联合镇东军再无它途。

    在路上,起初,刘翠和与朱振华还一起骑着马疯跑,可是后来见朱振华越骑越快,越跑越疯,她怕朱振华受伤,于是就扯着喉咙在后面叫嚷。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把叩——”一声清脆的枪声。朱振华猛然一拉缰绳,那马前蹄上扬,人立而起,就地打了个转后,稳稳的落下。刘翠和也拉住了缰绳,停下了马来,警惕的注视着周匝。

    “那里在放拐子?”刘翠和放眼四周。

    朱振华没有做声,在等待着第二声枪响,以便自己准确的判断枪响的方位。

    果不其然,又是一声“把叩”。朱振华将手中的马鞭往自己的正前方一直:“是那边,走,快去看看!”

    说罢,勒住马缰,挥动马鞭,向自己的正前方奔驰而去。

    刘翠和紧跟在他身后,一同前往。

    又走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二人顿时听见前方如放爆竹一般密集的枪声,又看见前方几股黑烟升腾而起。

    刘永和是海龙人,而如今海龙又被镇东军占着,所以刘翠和经常来往海龙与通化之间,他对海龙与通化之间的道路村庄那更是门儿清。她看着黑烟,自言自语道:“前面不远就是蘑菇屯,这一带没有胡子啊,蘑菇屯怎么会有枪声呢?难不成是王和达与杨玉麟两个瘪犊子的玩意又重操旧业,在洗劫屯子?”

    朱振华静静的听了一阵,道:“不对,这枪声是一水的‘水连珠’,其中还有马克沁机枪的声音,杨玉麟和王和达他们有这么好的家伙什吗?”

    “啥叫马什么亲啊?”

    “哦,是马克沁机枪,就是你们说的喷统,只是这种喷统十分的厉害,理论上一分钟能发射六百发子弹。。。。。。”

    朱振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刘翠和问道:“一分钟多长时候?”

    “一分钟,一分钟就是——”朱振华想了想:“你数数,数到六十,就是一分钟。”说罢,朱振华给刘翠和做了个数数到六十就是一分钟的示范。

    朱振华数还没有数完,刘翠和惊讶的问道:“这喷统真。。。。。。真有这么邪乎吗?”

    朱振华想了想:“最少能打一百发。”接着又问道:“镇东军有这家伙吗?”

    “肯定没有!”刘翠和决绝的回答。

    说罢,朱振华翻身下马,对刘翠和道:“妹子,你也下来,将咱们这两匹马藏好,咱们去看看,看那边是什么人在打枪。”

    刘翠和依言下马来后,和朱振华各牵一匹,往左边一处不远的林子里去,将马拴在了一处粗壮的大大树上后,径直往蘑菇屯方向而去。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