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里四梁外四梁,除了炮头李聚奎外,另外的七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选边站队。

    刘永和慈眉善目的对粮台马政道:“马粮台,你方才不是说老毛子厉害,要早想对策吗?李炮头的办法未尝不是一个妙计,你为何不站到右边去呢?”

    马政想了想道:“大当家的,俺是说了老毛子厉害,可是要给老毛子舔**子,俺还不愿意,不就是一死吗?从做胡子这天起,俺就没想到了能落个全尸,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确实要想个法子,就算死,俺也得拉两个,至少一个老毛子垫背,不然死了去阎王殿,阎王会说俺窝囊,白长了这一百来斤肉了。”

    刘永和听了马政的话,没有做声,又问其他的人:“那你们站那边啊?”

    正在这时,一个忠义军的兵士进得议事厅来,双手抱拳,向刘永和道:“大当家的,王和达与杨玉麟两位当家的派兄弟下书来了。”

    “请!”刘永和一听王和达与杨玉麟派人来下书,顿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请见来人。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壮汉到了议事厅上,身后跟着两名忠义军的士兵。

    那个壮汉见了刘永和,拱手行礼,道:“大当家的,此次老毛子来势汹涌,来者不善,两家大当家的说了,如果大当家的在通化立不住脚了,可以往海龙退,我们两家大当家的一定在后面托住大当家的,并且还可帮助大当家的收拾残部东山再起。”

    这人虽然说了好似说绕口令一般的说了一连窜的“大当家的”,但是刘永和听明白话语中的含义,当然,所有的人也都听明白了——王和达与杨玉麟两部人马不会来通化协助忠义军一同抗击俄军了。

    “哈哈——”李聚奎骄狂的笑道:“兄弟们,听听,就是王和达与杨玉麟两位当家的都服软认熊了,咱还和老毛子抗个啥?识时务者为俊杰。。。。。。”

    刘秉和举起手枪,恶狠狠的瞪着李聚奎,连开三枪。

    可是,枪没有响,李聚奎更没有应声倒下。

    枪里面没有子弹。

    李聚奎一脸冷笑的看着刘秉和,直笑得脸上的横肉不停的颤:“姓刘的,你既然对老子动了手,那就莫怪老子不客气——”当下大叫一声:“来人!”

    喊声未落,从议事厅的四周,冲出来三五十号人,人人都端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得呆住了。

    此时已是子夜时分,议事厅外五指难辨,寒风卷着地面上的雪尘落叶扫进议事厅。议事厅上没有人说话,只有油灯中的火光随着寒风一起跳跃。

    就在这时张文表缓缓站起身来,向刘永和拱手道:“大当家的,兄弟们这也是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如今老毛子大兵压境,通化城危如累卵,大当家的不可不为兄弟们的前途谋一条生路,难道大当家就忍心看着兄弟们一个个都死于非命吗?”说道这里,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张文表突然跪在刘永和面前,痛哭流涕:“大当家的,你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致兄弟们生死不顾啊!”

    刘永和知道张文表向自己跪下的目的是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在众人面前显示,他是一心一意为兄弟们前途考虑的,而刘永和只是“为一己私欲”。

    刘永和看着张文表,冷冷的道:“原来是你!”

    张文表抹着眼泪道:“大当家的,如今通化形势危如累卵,就算在下不站出来说话,也自会有兄弟出来仗义执言的。”

    刘永和自失的一笑:“看来老子是引狼入室,自取灭亡了。”

    刘翠和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此时李聚奎就站在她的身旁,她心中暗想,只要能够杀了李聚奎,张文表就成了没了牙齿的老虎,没了钳子的螃蟹,而这四周的三五十号举枪的士兵夜立时群龙无首,这场叛乱就有可能被镇压下去。当下,她偷偷的抽出腰间的尖刀,突然猛地一下向李聚奎扑了过去。

    女人傻就傻在有时候会自以为是,于是就自作主张。

    刘翠和虽说已经做了好几年的胡子了,却也犯下了这样的错误。殊不知,就在她打着李聚奎的主意的时候,李聚奎也在打着她的主意。她这样图穷匕首见,对李聚奎来说,那正是瞌睡遇到了枕头,求之不得。

    就在刘翠和扑向李聚奎的时候,李聚奎从容的往后退了一步,同时伸出粗壮的右手,一把抓住刘翠和握刀的那支粉嫩的芊芊细手,借着惯性往怀中一拉。当拉到身旁是,李聚奎右手一转,避开刀刃,左手伸出,掐住刘翠和的脖子,冷冷的淫笑道:“三当家的,你身上好香啊!来,跟俺一起受了老毛子的招安,给俺做婆娘吧!”

    “呸!瘪犊子的玩意,老娘要你的命!”刘翠和挣扎着骂道。可是她又如何挣扎得动。

    张文表一看刘翠和落入了李聚奎的手中,心中底气更足,但仍旧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对刘永和道:“难道大当家的非要看着弟兄们一个个死于非命吗。。。。。。”

    这时,只听见一人道:“姓张的,老子看你他娘的就是个曹操,你瘪犊子的是想造反吗!老子就算死,也不给老毛子舔**子!”

    众人一看,说话的正是粮台马政。

    张文表看了马政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将手一扬, “嘭”、“嘭”、“嘭”响起一阵枪声,马政顿时被打成了筛子,他恨恨瞪着一双即将失去生气的眼睛,伸手指着张文表,直挺挺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刘秉和一见马政被杀,怒气填胸,大骂道:“张文表,你个***,老子要拨了你的皮——”

    张文表打断刘秉和的话,冷冷的道:“二当家的,你还是闭上你的嘴巴吧,不要因为自己的舌头,连累自己丢了性命。”

    一切仿佛已经尽在张文表的控制之中了。

    就在这时,制住了刘翠和的李聚奎突然觉得后脖子上一紧,正想回头看时,顿时觉得呼吸不畅,喘不上气来,他缓缓的回过头去,只见朱振华一支粗壮有力的大手掐住了他脖子两侧的动脉。

    “你。。。。。。”李聚奎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他自己听到自己的脖子咔嚓一声响,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