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刘永和的人都知道,当刘永和一边一遍又一遍的复述前者的言语,一边颔首点头的时候,这往往是他发怒的前兆。

    其实这刘永和过去是清军中的一名士兵,清军在东北被俄国人打得溃散后,他便搜集溃军,才组建了这支忠义军。他亲眼见过俄国人在东北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为,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是抱定了宁可死无葬身之地,也绝不投降俄国人的主意的。

    可是,可是朱振华不知道,他以为刘永和答应了李聚奎的意见,也想做一名不耻的汉奸。他,堂堂一名雇佣军的特种兵战士怎么能够穿越到过去,被人裹挟着也做汉奸呢?

    当下,朱振华大叫一声:“大当家的,万万不可投降啊!”

    本来立刻便要发火的刘永和一愣,注视朱振华良久,心中暗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既然他反对投降老毛子,莫非是官军派来的探千的?”于是,刘永和忍住了怒火,和颜悦色,慈眉善目的问朱振华道:“朱兄弟,为何万万不可投降啊?老夫觉得李炮头的话正好给弟兄们寻了一条出路。”

    是啊?此时此刻,俄军大军压境,打又打不过,为什么不能投降?朱振华环视周匝,此时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自己,都在等自己说出原因。

    李聚奎当然不愿意听朱振华说话,他双眼一瞪,吼道:“瘪犊子的玩意——”他一面吼着一面从腰间抽出一柄剔骨尖刀,“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说着便去揪朱振华的衣领。

    刘翠和一见李聚奎要对朱振华不利,秀眉微蹙,怒喝道:“李炮头,你要做什么!”

    “诶——”刘永和挥手阻拦道:“李炮头,此人是翠和的救命恩人,不可无礼。他要说话就让他说完,说完了再处置也不迟嘛。”

    李聚奎一见刘永和发话了,他自然不好再动手。可是朱振华愣在那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然而,现在必须说点什么,不然立时便有性命之忧。朱振华脑筋飞转,一面拖延时间一面道:“大当家的,在下是这样想的,老毛子的武器是比咱们忠义军厉害,他的人也比咱们多,可是。。。。。。可是。。。。。。可是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狭路相逢勇者胜。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情急之中,朱振华想到了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的一番话,他又接着道:“再说了,在下看来,招安也未必就可以为兄弟们谋一条出路,我想各位当家的好汉必然都熟知梁山好汉的故事吧,梁山泊的宋江不就是想用招安来为梁山上的弟兄们谋一条出路吗?可是结果呢?朝廷让梁山好汉们去和江南的好汉们血拼,最后下场怎么样?那么多好汉,都落得个殒命沙场的结果,就是宋江,也不是被朝廷下药给毒死了吗?”说到这里,长舒了一口气:终于为拒绝投降找到了理由。

    刘秉和听了朱振华的话,心中暗暗佩服,正要起身说话,刘永和对身旁的张文表道:“张先生,你觉得这姓朱的兄弟说得有理吗?”

    张文表突然听见刘永和问自己话,忙恭敬的起身拱手行礼道:“这位朱姓兄弟的话实实在在是至理名言,老夫听了也觉得茅塞顿开,豁然开朗,只是如今老毛子大兵压境,大当家的岂能眼睁睁看着弟兄们一个个的去送死?”

    “那先生的意思是?”

    “正所谓了君子相时而动,识时务者为俊杰。在下以为目前这个局势,权且走李炮头那朋友的门路,伪作招安,以便接受老毛子的武器与粮饷,一旦天下有变之时,我等兄弟揭竿而起,那时有了老毛子的喷统、拐子、柴禾,瞬息之间,便可横扫关外,称王东北!”

    刘秉和对招安投降之议,早就已经听的不耐烦了,“啪”的一声,猛得一拍椅子的扶手,站了起来,他不好对张文表发火,指着李聚奎吼道:“李炮头,你摸摸你裤裆里长的是不是卵子,还没见老毛子一根毛,就想着投降,***,你敢投降,老子就剁了你!”

    李聚奎在忠义军中枪法武艺虽然都是上等,但他平日里还是十分敬服刘秉和的,他看了一眼张文表,张文表右手轻轻的摸了摸鼻梁,眼睛一瞪。当下,李聚奎也瞪起了眼睛:“刘。。。。。。二当家的,卵子又不能当炮使,一旦老毛子的大军打来了,咱们这几千弟兄总不能脱了裤子和老毛子干吧?如果脱了裤子能干赢了还说,可是就算脱了裤子也干不过啊!”

    刘秉和被李聚奎一激,顿时火冒三丈,一下子拔出了腰间的火枪,叫道:“怕死的玩意儿,老子一枪崩了你!”

    忽然,张文表不阴不阳的道:“二当家的,咱们这是在议事厅议事,总得让弟兄们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来,不能说弟兄们的想法和你们刘家兄妹有些许的不同,你二当家的据要拔枪杀人吧?”

    刘永和一听这话,立马冲着刘秉和道:“秉和,先生说得有理——”接着又对在场的里四梁和外四梁的弟兄们道:“咱过去认识一个去过小日本的姓孙的先生,他说朝廷之所以在甲午年被小日本子打败,是因为小日本子的国家里施行什么民主,咱是个行伍出身,不懂啥叫民主,于是就问那个孙先生啥叫民主,后来那个孙先生说啊,民主就是大家伙有了不同的意见,就都说出来,然后就投票选,那个意见的票多,就听那个的意思,如今咱们忠义军里面有了不同意见——”说到这里,刘永和看了一眼朱振华:“一个是朱兄弟的,宁可死无葬身之地也不投降老毛子——”又看了一眼李聚奎:“再就是李炮头的,伪作招安,待天下有变之时再揭竿而起——”忽然,刘永和问张文表道:“先生,是这两个意见吧。”

    张文表恭谦的道:“大当家的说的正是。”但他心中暗想:“老狐狸,无论哪种意见,就是没你的意见,杀谁你都不心痛。”

    刘永和接着道:“来,今日个,咱们忠义军也民主一回,赞成朱兄弟的站到左边来,赞成李炮头的站到右边来,那边站的人多,咱们忠义军就走那条道儿。”

    众人听了这话没人言语也没人动,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刘秉和急了,看着刘永和道:“大哥,你。。。。。。你真的要向老毛子投降吗!”

    刘永和阴沉着脸道:“你给我闭嘴,坐下!”

    而此时朱振华仿佛看出了一点门道来,难道刘永和使得是欲擒故纵之计吗?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