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在刘永和款待的名义下被“请”到县衙后面的一间房间里面。房间里面有床有被,有吃有喝,有桌有椅,但是房间的门却被一把大锁牢牢的从外面锁着。朱振华自己心里也明镜一般——自己被软禁了。

    逃?这个主意只是在朱振华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随即被他自己否定,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别人的地盘上想全身而退,可能吗?

    再者,就算逃了,自己又能去哪里呢?刚才听他们兄妹三人说话中仿佛知道,如今俄国鬼子要来攻打通化城了,就算逃出了城去,能躲得过这场战争吗?此时此刻,朱振华十分后悔救了刘翠和那个死妮子,不救她虽说自己不知道该去哪里安身,但是总比被关在这里等死要好得多吧。

    正当朱振华心中又悔又怕的时候,忽然听见“咔”的一声开锁声,接着房门开了,朱振华应声望去,只见房门前站着一个秀发披肩,发间的眸波明媚的如同天上璀璨的星辰的妙龄少女,不是刘翠和又是谁!

    刘翠和走进房间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根本就没有动,娇柔的问道:“怎么,饭菜不合大哥口味吗?”

    朱振华心想,我堂堂一名解放军特种兵战士,就算是真要我死,我也不能在你们这些古人面前跌份啊,于是问道:“妹子,难道你们东北人感谢别人的救命之恩,都是将救命恩人锁起来吃饭吗?”

    刘翠和听了朱振华这话,知道他心中不悦,微微一笑,无奈的道:“朱大哥,你别怪我大哥这样对你,如今这世道,我们忠义军现在的处境,我大哥他不得不防一手啊。”

    朱振华相信刘翠和说的是真话,他话锋一转,问道:“那你现在来这里做什么?你大哥派你来送我上刑场?”

    “朱大哥,你误会了,我大哥请你去议事。”

    “议事?请我议什么事?”

    “朱大哥别多问了,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

    忠义军虽然已经称之为“军”,但他们的内部组织结构却依旧是东北胡子的那一套。

    头领叫“大当家的”,如有副头领则是“二当家的”,下面分为“里四梁”、“外四梁”。“里四梁”,一是“炮头”,即带队打仗、冲锋陷阵的人,要身手好,枪法好,生死不惧;二是“粮台”,管理胡子吃喝得头目;三是“水香”,掌管纪律和站岗放哨的;四是“翻垛的”,即军师,有文化,会掐算,胡子行动行动都由他推算黄道吉日,奔哪个方向吉利。“外四梁”,一是“秧子房”,胡子的主要活动方式和进财之道就是绑票,因而秧子房掌柜的权力非常大。忠义军的“秧子房”主要是绑架朝廷的官员和外国人,以俄国人、日本人和为日本人做事的朝鲜人;二是“花舌子”,即能言善辩、在票主和胡子之间往来周旋的人,当然是为后者尽力了;三是“探千的”,抢劫前负责侦查、打探消息的人;四是“字匠”,帮到票后,给票主写信,陈说厉害,让其拿钱赎人,由花舌子送去。

    当刘翠和刚领着朱振华到了刘永和的议事厅——过去县衙大堂如今成了忠义军的议事大厅——的门前,只听见议事厅内有人嚷道:“大当家的,如今俄国老毛子大兵压境,咱们得早想对策啊,不然一旦老毛子兵临城下了,那可就晚了。”

    又听另一个人道:“大当家的,马粮台说得有理啊,前番咱们兄弟能够打进通化,那是因为老毛子在通化只有三百毛子兵,可是这次不一样了,老毛子要来一万多人,就算咱们联合了王和达与杨玉麟,恐怕和老毛子比起来也不是个啊!老毛子的火器兄弟我是见过一次,那大炮一响,管你是多厚的城墙,人家只一炮就给你干塌咯,还有那喷统,突突起来,不停的喷着火舌子,那人就像收割的庄稼,都是成片成片的倒,就算咱们这通化的城墙比别处的城墙厚实,那又能经得住老毛子几炮?如今咱们就这么点弟兄,就这么点兵马,经得起老毛子的喷统突突几回?打,怕是打不过,打不过啊!”那人一面说着一面连连摇头。

    那人正说着,刘翠和已经和朱振华进了议事厅,刘翠和对方才那说话的汉子道:“李炮头,你啥时候变的怕死了?你把老毛子的火器吹得这么的邪乎,如今你咋的尽说些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啊?”

    朱振华见方才夸赞俄国人火枪火炮厉害的汉子约莫三十五六岁,一脸的横肉,一脸的凶相。此人正是忠义军的炮头李聚奎。

    李聚奎见刘翠和突然带着一个汉子进了议事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刘永和右手边的一个五十出头的,儒士装扮的老先生。那老先生正是刘永和花了重金请来的翻跺的先生,名叫张文表。

    张文表对李聚奎使了个眼色,李聚奎对刘翠和道:“三当家的,咱李炮头啥时候怕过死啊?可是不怕死不能说咱们就得去送死啊?过去咱们和官军打仗的时候,只要有个闪失,兄弟不都是像赶鸭子似的被官军赶得没处蹽,如今这官军被老毛子都赶到关内去了,就凭咱们这几个鸟人,几杆破枪,那能和老毛子做个对头?——张先生,您老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刘翠和正要再反驳李聚奎的话,忽然只听刘秉和突然问道:“那照李炮头的话说,那咱忠义军就此服软认熊了?”

    “该服软的时候咱就得服软,该认熊的时候咱就得认熊。”李聚奎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不也是没法子的事嘛!”

    刘秉和的脸原本就黑,现在更是黑的怕人:“那依李炮头的意思,那咱们下一步该咋办才好呢?”

    李聚奎又看了一眼张文表,又看了看再坐的众人,清了清嗓子,道:“依俺的意思啊,俺有个旧年的弟兄,如今在老毛子的队伍里做传译,要不俺去趟吉林,看看能不能找着他,找着了,让他再老毛子那里疏通疏通,让咱们大当家的也能在老毛子的队伍里谋个一官半职,到时候弟兄们都跟着大当家的吃香的喝辣的,那不比窝在这小小的通化城里面,每日里提心吊胆来的快活?”

    李聚奎这话一出,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气氛陡然紧绷。

    一直默不作声的刘永和看着李聚奎,不急不缓的道:“聚奎兄弟的意思是说让咱们忠义军向老毛子投降?”

    李聚奎一听大当家的说话,忙陪着笑脸道:“不是投降,是招安。”

    “哦,不是投降,是招安——”刘永和一边一遍又一遍的复述着招安两个字,一边微微颔首。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