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华只猜对了一半,这丫头片子在这一带的势力确实不小。但是,她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主要是因为她的大哥刘永和与二哥刘秉和是通化一带抗击俄军侵略的忠义军的当家的。故而,她这个身为忠义军的三当家的,在这一带能不是个一年消费,年底结账的主吗?

    自从今年夏天俄国开始侵略东北以来,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东北的百姓、清军官兵和义和团不堪忍受其血腥镇压,自发组织武装反抗,形成众多的抗俄义军,这刘永和便是其中较有实力的一支人马。刘永和是奉天海龙人,原籍山东,猎户。曾在吉林珲春一带投身绿林,枪法超群,人称刘弹子,后归附清军,随珲春副都统英联抵抗沙俄入侵。英联兵败后,刘永和退到吉林西南磨盘山一带,沿途清军兵弁和地方散勇纷纷归附,队伍很快发展到四千多人。他们武器精良,号称忠义军。

    上个月,刘永和与他的弟弟刘秉和,当然,还有这个小妹刘翠和,领着四千人马一举攻破了只有三百多俄军驻守的通化,并且在这里建立了忠义军大帐,有长期驻守下去的意思。

    半个月前,刘永和派人去奉天刺探俄军的军情,回来的探子说,俄军正在调兵遣将,整顿军马,准备大举进攻通化。刘永和心中清楚,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抵挡不住俄军的进攻的,于是他便派自己的妹妹去海龙联合另外两支抗俄军马共同对抗俄军。

    在回来的路上刘翠和先遭到了一股俄军袭击,她和她同去海龙的弟兄被打散了,再后来便遇到了穿越男朱振华。

    而那家成衣店的老板,则是刘永和安插在这座镇子上的眼线,因为如果俄军从北面来进攻通化,这座小镇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一路上刘翠和和朱振华尽想着逃命了,没顾上吃喝,这一停下来,两人顿时觉得手脚发软,寸步难行。于是他们又进了一家酒楼,上了二楼,占据了一张八仙桌,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朱振华看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不禁问了声:“妹子,有酒吗?”

    刘翠和一愣:“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妹子的。。。。。。”

    朱振华现在已经顾不得吃像了,五指金龙抓起一块牛肉送到嘴里,一面咀嚼着一面道:“早就看出你是个妹子了,只是怕你不方便说,所以我就一直没说破。”

    “你是怎么看出来?”

    “第一,你没喉结,说话起话来细声细气的,一听就知道是个妹子。”

    “那第二呢?”

    “第二——”朱振华冲着刘翠和做了个鬼脸:“我说了你不许生气。”

    “大哥你说,我不生气。”

    “你屁股大。。。。。。”

    朱振华这话一出,刘翠和一下子羞红了脸,低着头,装作吃东西的样子喃喃道:“怎么能乱说,屁。。。。。。那个大就是妹子吗?”

    “我这可不是乱说,是有科学根据的,男人和女人在骨骼上唯一的区别就是女人的盆骨大,盆骨大屁股就显得大,很正常啊,女人的盆骨不大今后怎么生孩子呢?”

    “大哥,科学是啥啊?”不知道刘翠和是真的不知道“科学”的含义,还是在故意岔开话题。

    “科学?这个嘛,”朱振华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犹豫了半天,岔开话题,道:“妹子,快吃,吃完了乘着天还没黑咱们好继续赶路,早点送你回家。”

    刘翠和本想告诉朱振华自己其实已经到家了,但是她还是憋住了没说。第一,她怕吓着了朱振华。无论怎么说,在别人眼里她和她哥所率领的“忠义军”就是一伙儿“胡子”,就算“胡子”帮着百姓打老毛子,那也是“胡子”,虽然朱振华自己承认过自己也在别的“绺子”干过,可是像他们“忠义军”这样有小五千人马的“胡子”她料定朱振华没干过;第二,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救了自己一命,自己对他也有些好感,但是,他到底是哪路人马还不确定,所以现在还不是露自己底牌的时候。

    于是,二人吃完了饭后,刘翠和又在小镇上“赊”了两匹快马,准备各乘一骑,尽快赶回通化。可是——

    朱振华不会骑马。

    刘翠和不信了:“朱大哥,你玩枪杀老毛子的时候这么厉害,怎么会不会骑马呢?”

    朱振华一脸尴尬的道:“不怕妹妹笑话啊,我过去在部队的时候学过打枪,可是没学过骑马。”

    “不会吧,哪个绺子的胡子不会骑马啊?”

    “我。。。。。。我真不会。”

    刘翠和看着朱振华尴尬的表情,扑哧的掩嘴一笑:“算了,你不会骑马就算了,那就跟我骑一匹马吧。”

    当刘翠和跃上马背后,对朱振华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朱大哥,来,俺拉你上马。”

    朱振华一脸惭愧伸出粗壮的手臂,握住刘翠和的嫩手,刘翠和略一使劲,将朱振华拉上了马。

    刘翠和一手拉着马缰,一手举着马鞭,正要挥鞭跃马,忽然看了看自己的腰上,然后回头对朱振华道:“朱大哥,你搂着俺腰啊,不然马跑快了还不把你给颠下来啊。”

    “哦。”朱振华尴尬的轻轻将双手抱在刘翠和的腰上:“这。。。。。。这样可以了吗?”

    “使点劲,搂紧了。”刘翠和说罢重重的将鞭子在马臀上抽了一下,那马吃痛,犹如箭一般的的飞驰而出。

    朱振华贴着刘翠和的背脊,那少女的体香味儿嗖嗖的直往他的鼻腔里窜,想这朱振华今年不过刚刚二十岁,想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就算能控制自己不乱来,他又如何能控制得住自己的身体反应呢?不知觉间,不该硬的部位自己硬了。。。。。。

    因为如今东北遍地狼烟,而通化县城又是俄国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天还没黑,城中便已戒严,城门便已经关闭。

    日头刚刚偏西的时候,刘翠和与朱振华共乘一骑到了通化城下。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