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伙袭击难民的俄国哥萨克骑兵约莫有五十多人,在他们眼中清国人就是一群“猪”,就算人数是自己的十倍那也只是一群任他们宰杀的“猪”。

    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一九零零年,是中华民族最为屈辱,最为多灾多难的一年。是年六月十日,以英国将领西摩尔为首的八国联军开始大举侵华。

    也就在这年的夏天,俄罗斯帝国趁清廷京畿危机,无暇也无力北顾之际,又单独大量出兵侵入我国东北黑龙江、吉林、盛京三省,其目的就是为了将我国的东北三省纳入俄罗斯的版图,以实现其“黄俄罗斯”的计划。

    俄军铁蹄所至,烧杀掳掠,罪行累累。

    这伙俄军没有料到,在他们眼中的“猪”竟然会突然反抗,并且在瞬息之间,他们已经有三个哥萨克骑兵殒命当场。

    很快他们中间便有人发现了朱振华。

    朱振华希望那些难民们能跟着自己一起和俄军拼命,虽然他是一名军人,就算是一名特种兵,但对手好歹来说也有四五十个人,并且是四五十个全副武装的俄罗斯帝国的哥萨克骑兵。朱振华势单力孤,终究是寡不敌众啊。

    忽然,只听一个娇嫩的声音高呼道:“大家伙想活命就和老毛子拼了!”

    朱振华回头望去,喊出这话的竟然是一个身材瘦弱,头戴瓜皮帽的年青人。

    这时又一个俄国兵“呜呜呜!”怪叫着,举着马刀向朱振华冲过来。

    朱振华目瞪前方,将步枪往积雪中一插,脱掉上身的衣服,露出健壮的肌肉,然后从积雪中抽出枪来,紧握在手,大声吼叫道:“来吧!来吧!放马过来吧!”

    老天爷好似发了邪一般,鹅毛般的大雪蹦腾而降的洒在朱振华雄健的肌肉上,但随即便化作了雪水。

    那俄国哥萨克骑兵纵马冲上,举刀向朱振华的头顶砍去。

    朱振华矮身举枪一挡,“锵——”金属撞击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朱振华顺势向前一滚,一脚踢在马腿上。那马吃痛,前蹄一跪,马背上的骑兵栽倒在地。

    朱振华提枪跃起去,一脚踏在那骑兵的胸膛上,毫不犹豫的一刺刀捅进了那骑兵左胸的两根肋骨之间的心脏,那骑兵绝望的看了看朱振华一眼,又看了看插在自己胸口的刀,叫也没叫一声,便闭眼去见他们的天主去了。

    难民中年青力壮的见到一个小个子都拿敢着木棍和老毛子拼命,他们怎么还能做待宰的羔羊呢?

    瞬间,形势发生了逆转,剩下的几十个俄国骑兵,虽然有枪有刀,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两百难民的对手呢?

    蚂蚁多了也是可以搬山的!

    天边翻白,雪也停住,惨淡苍白的太阳在厚厚的云层中缓慢的移动,天色透光,天要放晴了。

    难民和俄国骑兵有的横尸就地,有的肚破肠流,鲜血奔涌,躺在地上呻吟着,等待死亡的来临,现在只要还有能力行动的,无论男女老少,都争先恐后的离开这里,他们知道,过不了多就,会有更多的俄国老毛子卷土重来,会来的更凶更多。

    满身满脸都是鲜血的朱振华穿上衣服,背着行李,准备离开这里。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该到那里去,他仰望着天空,长叹了一口气,默然无语。朱振华从上衣口袋里面取出香烟和火机,拿出一根,又数了数盒子里的香烟,只剩下十二支,他得省着点抽,如果自己真的穿越到了清末,那这个时代香烟可是有银子没出买去。

    “大。。。。。。大哥,你能带俺一起走吗?”一个娇嫩的声音再朱振华的背后问道。

    朱振华回头一看,正是刚才那个首先喊出“大家想活命就和老毛子拼了!”的瓜皮帽的青年。朱振华苦笑一声:“呵呵,带你走?去那里?我自己都没地方去。”

    “那正好,大哥,你陪俺回俺家,俺会要俺哥重谢你的救命之恩的。”

    朱振华一想:“也不错,正好我自己也可以找个落脚的地方,看看自己到底是在那里,然后再想想今后怎么办。”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在那里?”

    这时,天已大亮,朱振华看清楚了那瓜皮帽青年的长相,约莫十**岁的样子,脸上有些脏,瓜子脸,柳叶眉,杏核眼,分明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孩子。朱振华又一想,这乱世道,女孩子为了保护自己,掩饰自己的女儿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也不揭破,只是他实在是想象不到,就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孩子竟然敢和全副武装的老毛子动武。

    那女孩子道:“俺叫刘翠和,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朱振华。”朱振华吸了口烟,淡兰色的烟雾从他的口鼻中飘出。“你还没说你家住那里呢。”

    “俺家就在通化。”

    “我送你回家可以,可是我不认识路。”

    刘翠和一听朱振华愿意送自己回家,喜笑颜开道:“不打紧,不打紧,俺给大哥带条子。朱大哥想必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朱振华心想:我何止不是本地人,或许我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二人各自在地上捡了一支“水连珠”,又从俄军死尸上搜出了若干子弹,二人又怕拿着俄军的枪支走在路上打眼,于是将枪用死尸的衣服包裹了起来,柴火棍子似的扛在了肩上。一切准备停当以后,二人并肩向南行了半日,此时已是晌午时分,远远望去,前面有一座小镇。

    刘翠和道:“朱大哥,你这浑身上下都是血,先找个地方洗洗吧。”

    朱振华险些忘了,亏得这一路上没遇着人,不然还真麻烦。二人到了一条小溪旁,朱振华脱去上衣,卷起裤腿,赤着脚在溪水中清洗身上的血污。

    刘翠和一面洗脸,一面偷眼瞄着朱振华身上那一块块鼓起的肌肉,当他看到朱振华胸前的两块胸肌时,不禁看了看自己的胸部。

    朱振华发现刘翠和在看自己,问道:“你看什么?”

    “大哥,你不怕冷吗?这河水好凉啊。。。。。。.” 刘翠和一听朱振华这么问,羞红了脸,低着头,装着洗脸:“我怕冻坏了朱大哥。”

    “哈哈,我过去在组织里的时候,一年到头,不管春夏秋冬都洗冷水澡,这算什么。”

    “组织?大哥,啥叫组织?”

    “哦,”朱振华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急忙在脑海里编故事解释道:“组织就是。。。。。。就是。。。。。。”

    “组织是不是一伙绺子?”

    “对对对,就是一伙绺子,不过现在我没在那个绺子里面混了。”

    清洗干净后,二人扛着枪进一座还算是热闹的小镇。小镇上酒肆、茶楼、赌坊,应有尽有。

    朱振华一进小镇,立时发现自己迎来了无数人的回头,他觉得奇怪,轻声问刘翠和道:“兄弟,我脸上是不是没洗干净,还有血迹?”

    刘翠和盯着朱振华线条分明的面孔端详了片刻道:“没有啊,都洗干净了。”

    “咦,那街上的人怎么老盯着我看?”朱振华恍然大悟:“对了,他们一定是觉得我的衣服很奇怪。兄弟,这里那里能给我换套衣服?”

    “那到成衣店去给你买一套吧。”

    “那好,走吧。”忽然,朱振华又改变主意,“算了,还是别去了。”

    “为什么啊?”刘翠和一脸疑惑,猛然醒悟过来,微微一笑道:“哦,大哥,你身上是不是没银子啊?”

    “是。。。。。。是的。。。。。。”朱振华身上只有印着毛爷爷头像的人民币,可是在清朝,人们眼中的人民币只是一张画了图画的废纸。

    “没事的,大哥,跟我来吧。”刘翠和拖着朱振华的膀子就往成衣店里走。

    当刘翠和靠近朱振华的时候,朱振华嗅到了一丝淡淡的清香:“好香啊!”

    一进成衣店,店老板一见到来了客人,忙笑容可鞠的迎上去:“客官,您要买些什么?”

    朱振华这是第一次看到清朝的服饰,感到新奇,心思都在参观衣服,他在想,如果这些衣服随便弄一件回二十一世纪,那绝对是古董文物,卖了钱,虽说不能这辈子吃喝嫖赌都不愁了,但挥霍个几年还是可以的。

    刘翠和介绍道:“老板,给俺这位朋友挑几件上好布料的衣服。”

    “好好好。”成衣店老板忙殷勤伺候着朱振华。挑了好久,刘翠和给朱振华挑了两件衣服。朱振华将衣服更换好了后,刘翠和上下打量了一番朱振华,脸上露出了欣赏的微笑。

    接着她拉着朱振华的手,出了成衣店,径直往街对面的酒馆去了。

    “刘兄弟,你给我买的这衣服好像还没买单吧?”

    “买单?啥叫买单啊?”

    “你给那店老板钱了吗?”

    “哦,大哥是问俺结账了没有啊,说话真有意思,大哥放心,这里已经离俺家不远了,只要报俺的名字,一般都可以记账,年底一并结清的。”

    朱振华被刘翠和的这番话给雷住了,“什么?只因为这里离她家不远了她买东西就可以记账,还一年一结清?莫非她家的名号比信用卡还好使?这丫头片子不是个官二代也是个富二代,她家势力定然小不了。”

章节目录

回到清末当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爱喝啤酒的哥们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喝啤酒的哥们儿并收藏回到清末当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