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风把门墩爆的钥匙给陆凝霜之后,其激动不已,好似得到最宝贵的东西一般:“啊,对,就是这把钥匙,我现在就去看看书库里到底是有什么,你在这里等候我一下。”

    陆风点了点头:“好!”

    交完陆凝霜的任务之后,陆风再次升了一级。

    “叮!”

    系统提示:亲爱的玩家,恭喜您升到23级。

    ……

    没过多久,陆凝霜大失所望的归来,一脸颓丧:“真是太令人失望了,书库里什么火光,什么血迹都没有,难道那天我们都看错了吗?地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可是……”

    说到此处,陆凝霜陷入了沉思:“尘封许多年的书库,地上怎么会干干净净呢?这里边一定有什么问题。书库里是没有什么清扫工具的,如果是有人清扫了书库,那就一定会把工具处理掉……这些清扫工具,很可能会被扔下卢崖瀑布。陆风哥,你能帮我去杀死卢崖瀑布附近的卢崖铜人吗?”

    “小妹子,小事一桩,包我身上!”陆风爽快的答应,原来就没打算参合npc之间的故事,能接到任务才是王道。

    “恩,谢谢陆风哥!”陆凝霜一脸害羞的说道,颇有一番女人味。

    陆风甩了甩头,接完任务后,告别了陆凝霜,对一个npc yy是可耻的行为,陆风不屑为之。

    随后,陆风来到了萧让这交任务,萧让见陆风回来,不禁赞赏道:“干得好,经过这次事情后,那些恶猿应该不敢来了吧。”

    “希望如此吧!”陆风点头应道,自然是不会告诉萧让事情的真委的,同时根据任务提示,看到还有可接的任务,继续寻问道:“还有什么事,您一并交给我吧,我一定完成您的任务!”

    见陆风如此自告奋勇,萧让不禁窃喜万分:“如此甚好,正好少室山被遗弃铜人破坏的不成样子了,那也是柴家的产业,你就去帮我杀死5只遗弃铜人吧。”

    “ok!”陆风摆了个手势应道。

    “ok!”萧让回应。

    陆风瞬间石化了。

    随后,陆风又去柴进那把任务交完之后,再次升了一级。

    “叮!”

    系统提示:亲爱的玩家,恭喜您升到24级

    现在能接到任务就是玩家们最大的幸福了,许多玩家因为在嵩阳书院接不到任务,纷纷前往箕山坡刷恶猿,经过箕山坡之时,陆风差点被吓到,玩家越来越多,到后面又出现了抢怪的现象。

    对此陆风庆幸不已,早了半小时,不然还要和别的玩家抢怪,想这类蛋疼的事,陆风不禁菊花一紧,摇头不已。

    没多久,一行六人来到了少室山,只见一片平地,每相隔几步距离都有金黄色的铜人在巡逻着。

    没有任何悬念,陆风等人很快就完成了萧让的任务,也让陆风深刻的体会到了走在别人前面的好处。

    这次杀死卢崖铜人,得到沾血的笤帚,沾血的拂尘,熄灭的蜡烛,都是是任务所需要的,对于嵩阳书院的怪事,陆风感觉到了眉目,但这只是任务之间的关联,陆风不想牵扯进去,任务完成就足够了。

    在往返交任务的途中,高朝更是趾高气扬:“哈哈~我终于明白猴子爬树的道理了,先爬到上面的往下一看全是笑脸,落后的,爬得慢的仰望的全是屁股,哈哈~”

    完成任务后,陆风渐渐的变得冷静了,在众人聊天的同时瞄了一下皇族小美的等级,竟然已经26级了,还超了他两个等级,陆风右眼一跳,有些惶恐不安了,总感觉皇族小美将会给他带来麻烦,对于这类超强的自由模式玩家,陆风发现自己要走的路越来越长了。

    这是一个毅力的试炼,没有逆天的毅力是不可能有逆转的能力的,没有丝毫的怠慢之意,一脸严肃道:“大家都快点吧,做完嵩山的任务后,我们马上离开,先升到40级再说。”

    回到嵩阳书院后,陆风把杀死卢崖铜人的道具交给了陆凝霜,陆凝霜略微沉疑,缓缓说道:“这里边果然有问题!谢谢你,陆风哥,柴大官人的病如果能得救,那都是因为你。”

    一提到柴大官人,陆凝霜俏脸一红,搞得陆风有些无语。

    “呵呵,凝霜妹子无须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陆风高兴的交完这个任务,经验再次涨了不少。

    虽然陆风找到了线索,但陆凝霜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有些憔悴,又很疑惑:“可是……在嵩阳书院之中,能有机会进入书库并且偷天换日的人……只有萧先生……才有可能,可是萧先生怎么会?他可是好人啊?怎么会这样呢?”

    陆凝霜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是好。沉吟不决,良久才下定决心:“陆风哥,你还是去问问萧让,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拜托了!”

    陆凝霜容颜憔悴,陆风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陆凝霜简直就是游戏版的林黛玉。 “好的,凝霜妹纸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调查清楚的。”

    陆风没有去柴进那交任务,而是先来到了萧让这调查事情的原委,不知不觉之中,陆风也很想知道柴进发疯的来龙去脉。

    陆风把陆凝霜的调查的事情陈述给萧让之后,萧让没有否定,点了点头说道:“凝霜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不错,这件事情与我有很大的关系。但你要知道,这个结论是治疗不了柴大官人的心病的,因为这些事他早就很清楚,他怕的并不是鬼,而是人!”

    “什么人?”陆风疑惑的问道。

    萧让略微沉吟,想了良久,继续说道:“是那个明明死去,又复生的人!那个人带走了柴家永葆荣华的丹书铁券,也就是说,现在柴氏全家的性命都不再有保障。”

    萧让没有说出‘那个人’是谁,提到‘那个人’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无比恐惧的神情,略微叹息,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我会告诉凝霜的,不要再追究下去了。我私下和陆松谈过关于凝霜的事情,我们都觉得她和柴大官人之间有一些微妙的关系,对谁都没有好处,这个金丝香囊是刚才凝霜托我送给柴大官人的,请你把它转交给陆松吧。”

    得到萧让的肯定之后,陆风恍然大悟,暗道:难怪凝霜妹纸对柴进的事如此上心,原来是看上他了,真是多情自古空于恨,这样的贫贱关系能有结果才怪,也难怪萧让会阻止此因缘。

    对于柴进之事,陆风本想再追问,但人家npc都不想再追究,自己也懒得没事找事,看了看任务提示,还可以继续接任务,于是寻问道:“竟然如此,我也有心无力,柴大官人的事我就不过问了,不知萧先生还有什么事可以让我为您效劳吗?”

    听到陆风的话,萧让不禁赞赏不已,非常欣赏陆风如此明事理,微笑的说道:“前些日子,西湖的张叔夜元帅写信给柴大官人,说得到了一些丹书铁券的消息,麻烦你去看看吧,也许它和柴家有关。”

    陆风点头接下了这个任务,又是一路小跑,心中想着要不要做这个任务,纠结了一番,陆风还是认为这断情早断早好,于是把金丝香囊交给了陆松,并讲明了来由。

    得知前因后果的陆松很是气愤:“这丫头翅膀硬了啊,不认她哥哥了,学会直接去找萧先生了,还好萧先生是个明事理的人…嗯…陆风老弟,非常感谢。”

    陆风笑了笑:“呵呵,这是我应该是做的。”

    陆松摸了摸胡须,大笑道:“好,果真是我的好老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柴大官人的病比前些日子好多了。”

    说到此处,陆松顿了顿:“不过…唉~我从一开始就很清楚我的药对柴大官人病情没有多大帮助,心病是要用心药治疗的。事实上柴大官人的情况并不值得那么关心,倒是凝霜这丫头,好像也得了心病了,唉,这个笨丫头,也不看看人家什么身份,自己什么身份,就做清秋大梦……”

    对于此等贫富、地位的差距,陆风心里很明白,这种爱情是不会有结果的,现实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脑中不禁出现了王小婧的身影,苦笑一声:“呵呵~罢了罢了,她喜欢玩就陪她玩好了,哪天不喜欢我了,再放手让她离去!”

    说到此处,陆松似乎下定了决心,他不希望自己的亲妹妹就此陷入这没有结果的爱情,对陆风继续说道:“我得给她也配一份药,绝情丹,听说过吧?”

    陆风摇了摇头,虽然没听过这种药,但意思已经摆在那里了,陆松这是要亲手断了陆凝霜的幻想。

    陆松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只有绝情丹能治好她的迷糊病了,别的材料我都准备好了,就差一份断肠草,这种断肠草只有一个地方有。”

    “哪?”

    “嵩山最凶恶的遗弃铜人——‘铜轨’身上,陆风老弟,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就像吃顿饭那么简单。”陆松笑着说道。

    “呃~”

    陆风无语的接下了这一任务,告别了陆松,再次来到了柴进所在的地方,把原先漏掉的白额虎任务交完后,陆风又升了一级。

    “叮!”

    系统提示:亲爱的玩家,恭喜您升到25级。

    ……

章节目录

缔造神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小笙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笙板并收藏缔造神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