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虽然已经秋收,但秋老虎的威力还是不如小觑,毛哥靠在土楼的哨口上,嘴里一边咒骂着派来来这站岗的头目,一边咒骂着这冬冷夏热的土楼岗,一边再咒骂着山村里的那些王八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现在处在水深火热的他稍微好受一些。

    毛哥这样发牢骚的咒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八米多高的土楼因为有军事防御作用在里面,因此土楼修建的不仅瘦高,而且极为的坚固厚实,仅仅只是在顶层修建了几个用于观察和作战用的哨口,这样的建筑物势必会因为其结构的缘故形成中间空心有些像烟囱似的结构;在经过一天阳光的照射下,整个土楼从外至内都被灼烤得像一个烤炉,再加上热空气向上流动的缘故,你可以想象在顶层的毛哥牌小笼包的感受……

    而毛哥被派到这个谁都不愿来的地方站岗放哨也是有出处的,在上次没有能够完成帮老爷看人的任务,而且整个队伍在路上被人零敲碎打的伏击死伤不少后,毛哥便成为了从老爷到下面家丁都讨厌的对象,似乎所有的厄运和霉气全部因他而来似的,因此毛哥这一年的日子一直不太好过。

    只是日子难过天天过,毛哥也只有在这样的日子中煎熬着,希望有一天,他北面不远处的一本家兄弟能升任这么一官半职,然后自己好投奔过去结束这样煎熬的日子……

    叹了口气,毛哥解下自己的羊皮水囊,往自己嘴里倒了这么一口早已被晒得温烫的水,这希望是美好的,但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这样的鬼日子里解脱出来……

    村子外面,远处的稻田都已经收割,所有的佃户、奴户们正在村里的晒谷场忙碌着,今年的收成不错是个好年份,老爷这段时间看着收上来的稻子露出了这一年来难得的笑容,毛哥心中又在幻想老爷突然记起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至少也有疲劳的小人物,心情转好的他能让自己从这样的苦日子里解脱出来。

    有些不舒服的向南边望了一眼,毛哥感觉今天似乎特别的不舒服,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自己无法形容,但似乎又是那样的熟悉,就像上次走在道上被伏击的那次一样,像被野兽在暗处盯着自己的感觉那样浑身的不自在,可是望眼放去,村子四周又没有什么异样之处……

    看看天色,感觉再坚持一段一个多时辰就又苦熬过这一天时,突然他发现从南边的地头间,突然隐隐的出现了这么一排晃动的身影,原本毛哥以为只是风吹草影动的幻觉,但这些身影似乎并不是幻觉,随着这些身影逐渐的靠近,毛哥终于看清,这些身影是两排列队整齐,身着绿色衣服,肩扛着长枪的队伍!!

    看到这支队伍的毛哥不顾敲锤已经被晒得烫手,拼命的敲打着身边的铜钟,刺耳的报警声顿时响彻在整个村子里。

    “毛球,你特么的乱敲什么?!”李老财大院里的护卫长推开土楼下面的木门,向上吼叫着。

    “南面!有一大队人马正向村子走来!!”毛哥指着外面那队人马也同样吼叫着。

    虽说毛哥这段时间并不受人待见,不过在警情这点上却不会撒谎,确定有不明身份的武装队伍正在朝村子走来,所有家丁、佃户还有护卫护院这些人全部乱哄哄的在做着准备,广西的地界一直以来大小村级械斗和土官之间的战争都没有停歇过,虽没有经受过相应的演练,可也不至于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没用多久,当外面的队伍列好阵势时,村子里的防御也基本上组建完毕。

    李老财所在的这个村子是建立在一条小河边不远的平地上,李老财自己的大院位处村子的中心,整个大院不仅占地面积宽大,而且院墙高立厚实,并带有可供防守的女墙和垛口,放在这个时代,那属于那种易守难攻的堡垒型建筑。

    李老财费力的爬上了两座土楼中的一座向外眺望,这两栋建筑物在这里是属于具有至高观察点的作用,站在这里,外面的情况可以一眼尽收眼底,只是李老财在看到外面的队伍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外面的这支队伍人数大概一百多人,统一身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排列成左右两排正对着村子,每个人右手持着一杆鸟铳,在他们的中间,是两门像小炮似的东西正架对着村子,后面则是牛马辎重驼队。这支队伍人数虽然不多,但从展现出来的气势、还有那股子凶悍之气,让人着实为之窒息。

    “外面是那边的人马,如果是借道的官军,我家老爷愿好吃好喝的招待各位军爷!!”

    被吓着的李老财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让自己的护院管事大声的向外吆喝,虽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支队伍,但所有人本能下意识的将这支队伍归到了官兵的队伍中去,毕竟除了官军之外,没有哪个土官的队伍会有如此威严的阵型和队列,李老财是见识过那些土官手下的兵丁,一个个衣着不整队形不齐,哪可能有这样的架势哦。

    而在他们的对面,带队的邓时锋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已经将指挥权交给了罗蛋,这场战斗他完全就是一个看客,为的就是要通过大大小小的实战来演练自己的部队,让这些大小指挥官们能够在实战中迅速的成长。

    “嘿嘿,去两个人,告诉他们,老子是南面老村的,不借道,只借李老财的人头来当球踢!!”

    罗蛋搓着手,带着一丝亢奋,又有着复仇前的快感吼叫着;很快,两个老村的士兵跑到村子边上的窝棚旁,大声的向村中间李老财家传递了罗蛋的复仇的宣言。

    罗蛋复仇的宣言传到村子里面后,整个村子顿时像滚沸的油锅里浇了一瓢冷水噼里啪啦的炸开了,哭的喊的闹的好不热闹。对于南面的老村,其它地方的人可能印象不深但对李老财他们村子的人来说那绝对是记忆深刻,去年那一仗虽然对方猥猥琐琐的一直躲在暗处里打黑枪,可那种来无影去无踪压根就找不到丁点痕迹,只能走在路上期待对方不要打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再加上枪响人倒下,那用人命刻出来的记忆能不深刻吗!

    自从那次溃败之后,李老财虽然下了封口令不允许谈论此事,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他哪可能限制下面参与那次行军的佃户、奴户们交谈这件事啊,大家在下面悄悄的交谈那些老村的人,这一来二去的便把老村里的那些人给吹成了各种版本的神仙似人物,这无形之中又增加了对老村的恐惧感,而今天一听到是老村的人过来复仇……村子不炸锅才怪……

    “让队伍里的所有一起大喊,我们只找李老财的麻烦,和其它人等无关!给他们一炷香的时间速到村外跪下,免得枪炮无眼!”

    罗蛋虽然有种冲动现在就推平了中间那易守难攻的大院,不过还好他也明白,这次出来要歼敌是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抢夺人口,如果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阵炮轰……李老财的土院肯定抵挡不住,可村里村外的人也同样死伤惨重,这佃户奴户死的太多了……自己不白忙活了吗……

    一炷香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如果说从村子外围的那些窝棚跑出去压根就用不了一分钟的时间,哪怕是腿脚不利落的老太太也能在五分钟内完成,只是对于已经陷入慌乱的人来说,这点时间压根就够他们所用的,一些人不仅急的连路都找不到,更有甚者还背着家里的被窝细软,生怕自己这唯一值钱的东西毁于战火之中,如此一来,当罗蛋给的时间即将耗尽,可跑出村外的人依旧少之又少。

    “特娘滴,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

    看着乱哄哄的村子,再看看已经所剩无几的时间,罗蛋也有些着急了,虽然自己这个官目前还小,但他也明白命令是不能朝令夕改的,如果村民们没有按照时间撤出,自己只能下命令发起炮击。而在队伍中间的炮兵们早就将两门前膛炮给装好,前天再次没能去柳州开炮过瘾的黄仕诚现在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就等着自己一声令下拉动发火管。

    “命令一排对天开枪,所有人在射击后一起喊:枪炮无眼,逾时为出村者,死伤自负!”

    随着罗蛋的新命令下达,一阵排枪过后,整齐划一的声音让村里的人明白了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虽然现场比起刚才更加的混乱,但至少村民们不再纠结多拿点东西,命都没了要这些东西作甚……很快,村子便涌出了大量的村民,老老少少的在一队士兵刺刀的威慑下缩到了村边……

    看着村民终于能按时跑出来,罗蛋扫了一眼旁边的邓时锋,这点小问题如果自己都解决不好的话,那可就在老师面前丢人了。暗自抹了一把汗,罗蛋挑战情绪,嘶吼着:

    “炮兵注意,目标两座土楼,给我拿这倆土楼祭旗!!”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