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列,开火!!装弹!”

    “第二列,开火!!装弹!”

    训练场上,队列中的士官候四一边嘶吼着,一边手脚利索的扳动驱动杆,准确的将吊挂在枪托上的鬃刷伸进枪膛里捣鼓这么几下,随即从扶握枪身的左手手心里顺出一发备弹装填上枪膛,这个快速装弹的动作是士官们在经过多次战斗后总结出来的一个快速装弹的办法。

    在经过几次作战后,大家发现在列队作战过程中,步兵们开枪的射击次数并不多,对面的对手往往在己方连续射击三次至五次后便会在密集的火力打击下崩溃,同时考虑到交战的距离、对方冲击速度这些因素,对于目前山村里的步兵们依旧还是使用纸制弹壳的夏式步枪,发射三次已经基本是极限,因此如何快速发射头三枪便成为士兵和士官们非常重视的问题。

    在经过多次的摸索和实践后,大家发现,第一发装弹射击时,左手手心备一发,嘴上用牙齿咬着一发便成为了最好的解决办法,这样做在打完第一发后第二第三发射手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子弹而不用低头伸手去弹盒中摸取,极大的加快了头三发子弹的射击速度。当然,这种办法也不是没有弊端,在下雨天时,过早的将后面两发弹药从遮挡雨点的牛皮弹药盒中取出很容易淋湿弹药,而且如果长时间不开火,咬在嘴上的那发子弹会让嘴咧的很难受也容易让口水沁湿发射药。不过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有办法能加快一发子弹的装填也许不仅能救自己的命甚至能救更多人的性命……

    “二排,全体开火!”

    当身旁排长的吼声再次响起时,候四对着一百米外的标靶扣动了扳机,排枪不仅让射击队列顿时冒出一大片白色的烟雾,十几发子弹也让标靶身上穿出了一批新窟窿。

    射击完毕排长并没有让大家继续射击第三发,因为在队伍的的后面,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哨声,排长吕清明回头望向后方,在后方一百多米的指挥阵地上,一个旗手正挥动着手中的两面红黄小旗发布着手旗语新指令。

    “指令316,成保护左右队形散开,火炮将延伸射击!”

    早已经背诵清楚近百条数字代符命令简语的吕清明立刻明白了指挥部的新命令,让候四带着一批士兵和自己分左右散开让出炮击位置。

    这种手旗旗语是过年袭击战后弄出来的战场信息传递方式,那一次前方的步兵和炮兵信息的脱节不仅造成炮弹浪费,而且炮兵过度的炮击阻截也同时拦住了步兵追击的脚步,考虑到今后自己的军队是多兵种协同作战,对战场信息的交换需求不仅要准确更要及时,要不然轻则延误战机,重则甚至可能会造成误伤这样惨痛的悲剧发生。

    考虑到信息传递简洁性,邓时锋和罗蛋等军官将进攻、防御、后退、包抄、延伸、辅助等不同命令编成了近百条的数字组,开头的第一个数字便能清楚的告诉信息的大归类,然后在后面两个数字确定该归类的大概含义内容,三个数字不仅发送速度快,而且清晰的大小分类也让军官即便记不住细则命令也能从数字手册中找到相应的命令内容,从而避免了冗长的旗语所造成的信息传递时长。

    前方步兵的让开给后方的炮兵腾挪开了射界,在老马这位已经荣升为炮排士官的老兵大声的吆喝下,三门前装火炮被迅速的推到了步兵让出来的炮位上;下助锄、定炮身,在炮排排长黄仕诚吼叫出的射击角度诸元下,带着一众炮兵们迅速的旋扭着炮架上的高低杆和微调着炮身指向。

    “装弹!!”

    炮排排长黄仕诚亲自瞄校一门前膛火炮后吼叫着装弹命令,每门火炮的三号炮手将从五号炮手那接过的连装炮弹搬到炮口,二号炮手拿着炮杆就将炮弹连后面的发射药塞了进去。

    这种炮弹和夏式步枪的定装纸质弹有些异曲同工之处,纸包的发射药和圆球状的炮弹是用细绳连接在一起的,不过中间隔着一层木板,这层木板既是便于固定炮弹也是防止火药散落导致炮弹和炮膛之间的挤压提前引发。这种装弹方式极大的提高了射速,并且还可以通过中间的木板避免前方的开花弹在炮膛里就直接爆炸;在十九世纪中叶前膛火炮发展到极致时,这种装弹方式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展现出其恐怖的射速和安全性。

    在装填完炮弹和发射药包后,一号炮手也就是瞄准员调校完火炮最后的射击角度,四号炮手,也就是射手并没有直接拿烧红的铁钎或者是火绳去准备点火开炮,他用普通的铁钎从炮身后面的炮眼伸进去戳烂发射药包的纸外壳,然后在发射炮眼上塞上了一根点火用的拉火管并和炮绳连接上跑开两步,在黄仕诚一声开火的命令下,三门火炮同时拉动炮绳,被激发的拉火管毫不客气的引燃发射药,将近3斤重的铁球准确的打在了数百米外距离标靶附近的区域,这个成绩已经算是良好。

    “清膛!!装弹!!”

    由于指挥部给的命令是三发急速射,黄仕诚在第一发炮弹打完后便嘶吼着嗓子指挥着炮手们各尽其责清膛装弹,五名炮手是各尽其责,将三门前膛火炮的射速发挥至了最大。

    三发炮弹打完,后方的指挥所又通过旗手向前方的部队发出新的命令,接到转移阵地命令的炮兵们立刻将刚拖至发射阵地的三门火炮解除战斗状态,肩拉手拖的迅速向前推进,改良后的炮架降低了整门前装火炮的整体重量,而滚珠轴承的应用也让火炮的灵巧性得到了提高,五个人轻松的便将减重至一百多公斤的火炮给推进到新的炮击阵地上,在他们身后,是其它负责炮弹辎重运输的炮排士兵,用受过训练的马车将炮弹跟随着火炮一路向前推进。而在前方的步兵们,则是在新战斗命令的指挥下,重新聚拢在一起,在排长、士官们的指挥下,曾战斗队形向前掩护推进……

    ……………………

    前方步炮协同作战的实弹训练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而在后方指挥所里,邓时锋和覃二他们则在这里密切的观察着这次实弹训练的最终效果,从前方步兵炮兵还有各级指挥员的表现看,虽然实弹训练中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小问题,但瑕不掩瑜,整个实弹训练还是相当成功的,不仅各方协同步调一致,而且更没有出现相互误伤这样信息传递不及时所造成的惨剧发生。

    “嘿嘿……时锋,什么时候把这些部队给拉出去啊?我有些等不及的要听到好消息了……”

    用自己老资历霸占着望远镜的老孙头终于肯放下了望远镜,前些日子既然已经决定了向北作战的战略,随后为了检验部队是否已经具备了作战能力,这样的实弹训练便成为了最终考核部队的模拟考卷,从各作战单位所交上来的这份模拟考卷看,先前投入这么大的精力和物资去培养出这样的队伍……还是相当值的!

    “放心,用不了多久了……”

    邓时锋脸上的笑容代表着此刻他对各部队所表现出来训练状态的最佳回答,不过在心中却有另外一个声音:

    “秋收的日子,就是我们动手的日子!!”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