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时锋对黄仕诚的评价和不是信口而言,而是在经过这一年的膝下教育后,邓时锋对黄仕诚灌输各种后世理念还有引导其不同于这个时代的社会观、价值观等等一系列的思维后的结果。

    黄仕诚本身现在这个年龄就处于叛逆期,他对父辈们那战战兢兢恪守陈规的那一套表示相当的不爽,这既有性格上的因素更有年龄上的反叛特点,这种特点到了后世表现的更为突出,邓时锋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脑子里又有教育人士和精于心理的各种强人,自然会懂的如何利用、引导年轻人的这些叛逆性格和疏导思维走向。

    在黄仕诚的心中,现在的他还无法能够彻底理解后世民主、自由还有权利监督三分而立这样深奥的问题,可在他心中,已经大概的明白底层人民过的如此困苦并不是他们不辛劳努力,而是官府、地主、还有各种权势们寄生附着在他们身上,像蚂蝗、像吸血鬼一样在吸食着这些劳动人民的身上造成贫困的根源。别忘记黄仕诚本身就是在外面长大的,而且因为家庭的缘故所见识、经历过的东西也比普通人多很多,邓时锋只要稍加引导,这个年轻人自然很容易悟出点什么东西出来。

    除了黄仕诚之外,其它邓时锋的学生们也同样在逐渐的接受着邓时锋的理念灌输,从反抗意识到自我与集体的区分和融同,这些可以说是造反思维的种子早就已经随着邓时锋的教育,在经过这一年多的时间慢慢的发芽,正逐渐的在邓时锋的培养下茁壮的成长。当然,外部势力给这些思想施加的肥泥也不容忽视,外部觊觎自己用双手和汗水创造出来的东西让这些孩子们明白祈求是没有用的,捍卫自己财富的最好手段就是拿起武器——轰死他丫的!!

    对于邓时锋向孩子们灌输的思想,覃二和老孙头也不是很明白很理解,但那种武力抗争的办法却很对他们的脾性,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有着绝对一致的思想观点。

    黄掌事已经离开了房间,剩下来的三个人都是属于内部的最高层人员,既然刚才邓时锋也提到了北面的事情,那么接下来几个人自然将话题的重点转到了这方面。

    山村对北面的人口产生谋动之心其实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早在去年开始,覃二他们就一直致力于将散落在北面的那些逃亡黑户给吸收进山村,这些人和覃二有着同样的身份和相同的血泪史,从情感因素和人口成份上都利于山区的安全和发展;只是在经过六十多年的自然发展,这些人口不仅居住的越来越分散而且人数也越来越少,到去年下半年时,这样的人口已经基本上很难再寻获并入山村。

    不过今年过年时,盘子他父亲这些同为瑶、壮少数民族村民在返乡探亲时无意中拉来的那些做工瑶民给大家打开了一条人口并入的新思路——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吸收那些少数民族人口呢?!

    这些少数民族虽然对外界的汉人抱有抵触甚至敌对的情绪,但因为自己山村有盘子老盘叔他们这样的熟瑶存在的缘故,双方的敌对情绪至少没有那么浓烈;而且因为己方拥有对方所需要的生活物资和缺乏劳动力可供对方进行工作交换,一来二去,这半年多的时间下来,这些瑶民不仅逐渐的在消除对山村、对外界汉人的抵触情绪,更重要的是他们来山村务工的人员也从原来的几十人逐渐增长至超过两百人;可以说,北面数个瑶族居民的青壮人口基本上都已经被自己给吸收干净。而且随着这些人不断的将山村里交换的物资还有信息给传送回去,很多瑶民都知道在这里干活不仅能养活自己,而且还能换家里缺需的生活物资,因此这个数字估计在秋收之后还会出现一个雪崩式的增长,据老盘叔的大概估算,秋收之后来务工的瑶民能超过五百人!甚至有这么七、八户瑶民已经确定落实在秋收时迁至山村定居!

    既然瑶民雇工的形式一片大好,那么邓时锋他们没有理由就这样放过这么好的人口资源,只是考虑到山村的人口组成成份,山村在吸收大量瑶民的同时也需要吸收大量的汉民,以保证山村的人口成分不能出现不可控制的变化。

    可汉民人口扩大的途径有限,山村从外面购买汉族奴工的效率和数量实在是不容乐观,再加上最新的一批奴工中发现了有人安插进来的密探,邓时锋他们也只能从更远的地方购买奴工来保证队伍的纯净,可这势必会影响人口输入的时效和数量;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上上半年军队向外进行小范围作战抢夺一些人口中所品尝到的甜头,大规模的武装掠夺便提到了三个人的议事本上。

    覃二和老孙头对向外作战掠夺人口行动表示了支持,在攻打方向和重点区域上大家的意见也比较一致,南面和西面是不可能的。南面人口虽多但距离柳州府太近,打这里就意味着能打柳州城,这和捅官府g点没啥区别。西面柳城县和融县虽然距离柳州府远点看似没啥大碍,但流经这两个县的融江和陆路交通不仅是联络柳州府西面和北面的重要交通要道,更是联通贵州的重要经济命脉,打下这里柳州府的大小官员不跳起来和你玩命才怪……东面都是山区实在没啥人口,因此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北面作为突破口。

    这北面说实在话虽然也是山区,但由于自古一来便陆续有人搬迁进入这里,不仅汉族人口众多,还有很多瑶、壮、苗、侗族人口,在人口数量和民族分布上,都相当符合山村发展的需要。再着就是整个区域的各族人口因为早年间古田起义的缘故,用后世某伟人的话来说那就是这里革命的群众基础相当不错,而且在山村干活打工的那些少数民族人口也可以从中帮助山村建立一个良好的口碑和形象,大家都相当看好北面的区域。

    摊开北面大概绘制的地图,覃二指点着若干个人口聚集点讲述着他们这半年来对北方渗透和信息收集的情况。

    “目前在我们这里干活务工的有十三个村子的村民,通过这些人我们已经和这十三个村落建立了往来关系。而且通过这些村子的连带关系,我们还向北面继续联络上了二十一个大大小小的人口定居点,如果一旦我们动手,这些村子的人虽不敢说直接帮我们作战,但要让其为我们通风报信还是没有问题的……到前天返回的村民叙说,目前我们接触最远的村子已经靠近了古田所一带,而且随着我们联系圈仍然在不断的向北延伸,我估计等我们下半年动手时,还会联络上更多的定居点和村子……”

    “就目前对这些村子的生活情况上看,大家都过的不怎么样,对这造反的事情也没有多担心,大家又不是没干过这造反的事,而且当年古田起事,就这么三五千人也在这里闹腾了百多年,甚至连桂林城都打下来过,只要我们拉旗子出来,就不愁下面找不到人跟随应和!!”

    “不过因为古田所驻有兵卫,大家目前最为担心的就是古田所和沿途各大户们的联手弹压。因此,虽然我不是罗蛋那样专业的军事人员,但要想这一票干的成功,最大的关键就在于起事后要迅速的将沿途各大户、土官还有古田所全部给清除!”

    “从李老财这里开始,到古田所甚至继续向北的这一条线的大户、兵堡还有各种目标,从现在得到的兵力、武器配置等等信息上看,除了古田所有大概超过千人以上的正式军队兵力之外,其它武装据点能直接用于作战的兵力并不多,均不是我们的对手;前段时间黄仕诚做了一个方案,就是在道路交通和后勤运输的允许下,动用一个排护送炮兵直接推三门前膛火炮一路轰上去,把对方聚集的抵抗势力全部轰残!不过这个方案并没有得到通过,把人给轰完了,我们还从哪找人干活啊……”

    覃二带着酒意笑了起来,北面的这些大户、土官还有官府和他们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渊源”,找这些人的麻烦,对于覃二他们这些一路被撵下来的流亡黑户来说可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如果不是山村现在的确缺人口,他并不介意将这些地方的人全部轰死。

    “时锋有句话说的好:‘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根据大概的估算,如果我们能够快速的清除这几个军事要点,拉起大旗形成下面人的跟风,我们能在这一大片的地区获得超过一万的人口,就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胆子,是把自己撑死,还是缩着胆子饿死自己!!”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