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胜于雄辩,数字虽然枯燥但却是最具有说服力的武器;有了这样惊人恐怖的数字,笑面李和刘麻子要想说动柳州府和柳城县上下相应官员那就变得容易很多,没有人会在这样恐怖的销售金额面前淡定,没有哪个官员会愿意让这些白花花的银子流到别人的口袋里,更不用说还是那些不纳税不交量的山野**手中……在笑面李和刘麻子的上下游说下,柳州的高层,正在形成一股针对山村的阴谋风暴。

    按说这种阴谋诡计,黄掌事这种已经挂号的“敌对份子”是不可能收到风声的,不过别忘记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秘密超过三个人以上知道后这个秘密的泄露也就已经是个时间的问题,更不用说笑面李和刘麻子要上下走动游说这么多官员,只要有心打听对方的行动轨迹,很容易就能够获得相应的信息并猜测出什么出来。

    除此之外,如果要对山村发起攻击,那么就要集结兵力,考虑到刘麻子上次的失败,这集结的人数自然不会太少,而且考虑到攻击山村的难度,八成的可能出现正儿八经的官兵,花些钱找一些乞丐盯住几个还有足够兵力出兵的兵堡和卫所,这些资料和信息并不难获得。不过具体什么时候动手,总人数有多少,出动多少军械什么的,就不太容易获得了。

    在叙说完这些消息后,黄掌事又着重介绍了一下前段时间的货物销售情况,和笑面李他们所粗略估算的数字不同,黄掌事手里的销售数字可以精确到个位数,如果换成是去年,房间里的几个人估计都会被这个近七位数的数字给吓住,但是经过去年逐渐上涨的数字,大家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而且在每次出货前,这些人都通过已经学会的算数大概估算出销售金额,因此现在听到这个数字自然也不会太过于惊讶。

    “因为上次笑面虎的事情,从今年年初新一批货物开始,我按照邓兄给的意见,降低了在广东直接销售的货物数量,通过商行向福建、苏杭等地进行销售,虽然这样可以将这些货物拉到江浙一带商贾富户们集中区域获得更大的利润,但缺点就是增加了货运成本和资金回流速度,半年下来,也就是往返这么一趟做成了这么一票生意……”

    “从货物的销售以及反馈信息上分析,像保温玻璃壶这种新产品虽然的确很实用,销售价格和有一个卖一个的情况上看也不错,但从市场反应来说并没有像梳妆镜穿衣镜那样的具有某种刺激特殊攀比心理;说个笑话给大家听,江浙有家大户一开始舍不得买,因为他有九个老婆,如果只买一块两块肯定是后院起火,干脆一块不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结果外面的同行、官宦的女室在一起聊天攀比,这九个老婆一个都没有,结果你们猜怎么样?!那九个老婆联合起来折腾这位大户,弄得他只有花大价钱将我们手中最后的七块梳妆镜给买下来,还差的那两块是找其它人央求了好半天又花了一笔大价钱这才安抚了后院……而那些香皂……更是让那些女人们疯狂……”

    这件事情黄掌事并没有亲身经历过,不过黄掌事的口才本身就不错,讲起故事来生动有趣就像他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一样,轻松的话题让室内有些沉闷的气氛为之轻松不少。

    “不过因为我们物资收集的触角随着销售渠道的拓宽,我们收集的物资种类也在增加,以往很难获得的大宗物资也在扩大数量。例如这次拉来的货物中,一直较为缺乏的汞银就有超过五十斤!以往汞银都是论钱卖,最大也不过一两二两,像我们这样论斤卖而且有多少吃多少的手笔也惊动了不少人……听过去贩货的伙计说,我们可是把江浙一带的汞银可全都扫干净了呢……”

    黄掌事带着笑意将自己的小本子给合上,表示自己的汇报结束,在和山村合作这么久,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这种好习惯也在逐渐的养成。这种好消息坏消息胡子眉毛一把抓的倒出让大家时而开心时而眉头紧拧,情绪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不断的起伏着。

    “嘿嘿,没办法,军事上和镜子,还有新出产的玻璃保温壶都需要大量的水银,如果不是一直没办法直接找到水银产地收购,我们也用不着这样四下像扫荡似的收集……”

    邓时锋嘿嘿的笑声接过了话头,工业生产所需要的原料不是以往农业经济下所能够想象的,除了水银这样的东西外,像松香这样以往古代用量并不多的物资在邓时锋这里就成为了大量需要的物资,还有为了找到橡胶的代替物,邓时锋可是开了大价钱要黄掌事在外面大量收购杜仲胶,不过这年头的杜仲只是作为滋阴补肾的药用品,一般就取其树皮、嫩芽所用,像割一刀然后慢慢收集其胶装体……这种事情很多人听都没听说过!

    不过今天在这里举行的秘密会议主题并不是讨论货物销售的,大家只需要知道这个数字,然后了解这些资金的去向还有各种物资供应量以及未来行情走势即可,真正让他们关注的,还是自身的安全问题,因此话头很快被转回到了如何应对官府的攻击。

    大家所讨论的焦点在于如何获得更加准确的情报信息以便有所准备,毕竟有对方准确的出兵信息更利于山村里的人防守和做出应对准备;覃二的意见是既然目前手头上有一笔不菲的真金白银在柳州黄掌事手里,那能否使用一部分直接去收买一些参与此事的官员,官阶大小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能第一时间知道出兵的时日即可。而老孙头的意见则不同,他痛恨一切大小官员,因此他极力反对用把这些金银塞给这些贪官污吏们换取信息,他的意见是将这些取用一部分去找外围和底层人员进行情报购买,甚至还可以借此机会在外面组建自己的情报网络;两个人就位采用哪一种方案而相互争执着。

    对于这二人不同的意见,黄掌事都没有发言,因为这两种方案不管采取哪一种,最终去落实执行的还是自己,而不管哪一种都有它的可行性和难处;直接贿赂官员看似最省事,但万一目标选错和泄露风声,不仅钱财损失而且也失去了后手机会;而外围和底层人员的收买虽然比较麻烦,而且信息收集反馈也没有第一时效性,但找这些底层人买情报信息的人多了去,自己混杂在里面却易于保密。

    两位长辈在房间了争了半天也没能争过对方,等二人把杯子里的茶水干光后,他们也发现这一段时间邓时锋这位最终拍板人一直没有说话,就静静的坐在那里思考着什么。

    “时锋,在想什么呢?”

    既然争论不出一个答案,二人便试图从他那里得到最终的决定,因为他们也知道,每次邓时锋不说话就这样沉思时,肯定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应对。

    “没在想什么……”被二人惊醒的邓时锋取过保温壶,给自己已经温凉的茶水续上一些热水,在给两位长辈还有黄掌事空空的杯子里倒上热水,这才不紧不慢的向黄掌事问道:“我只需要确定柳州府高层官员们的意见,你这里能确定吗?!”

    “能确定!”黄掌事用力的点头回应着。“柳州卫的一个千户在前两天喝花酒时喝多了几杯,放言说过段时间就会从山里捞到大笔的钱财……”

    “就这个?来源可信不?”邓时锋盯着黄掌事追问着。

    “这个……”黄掌事被邓时锋盯着有些脸红,最终一咬牙道出最后的隐秘:“陪酒的是我在那里的一个熟人,平日里总央求我帮她弄点小碎玻璃镜还有香皂什么的……”

    “哦…………”

    房间里响起了另外三个人带着别有含义的声音,这男人嘛,总有七情六欲和生理需求,特别像黄掌事这样常年在外和妻室两地分居的,在这个时代可是能直接在驻地纳妾侍寝的,这黄掌事在柳州没纳妾,那这生理需求找地方解决也就没啥稀奇的了。而且只要是玻璃物件运输过程中肯定有一些损坏,这些碎件自然卖不出什么大价钱,折价销售或者自行处理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过如果是对方在这些特殊场所里的熟人收集到的消息,那么可信度自然比空穴来风要能提高一截,而且这位跑嘴泄密的千户此前手头也并不是太宽裕,而那几天接连出手阔绰……联系起来也不难能确定什么。

    “时锋,咋办?!用我和老孙的哪一个办法?”

    既然确定了信息的来源可信度,房间里的三个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邓时锋这,就等邓时锋拍板决定。只是让他们意外的,是邓时锋嘿嘿一笑,说出了让他们大吃一惊的话。

    “我哪个办法都不用,嘿嘿……老子直接造反!!”

    ps:今天一沐有事外出,就一章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