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人多,即便是拼凑整个山村里的桌椅板凳也有些不足,村民们也只能轮流进餐,不过也正是流水宴称呼的源头,来一波人吃一波,吃完走一波再来一波继续吃……

    由于是山村里难得的盛宴,大家吃的很畅快,这一畅快势必会拉长吃饭的时间,从傍晚开始到夜幕降临,依旧还有很多人在饭桌上,不过黑夜并没有干扰到大家的食欲和进餐,为了这次的盛宴,邓时锋专门在罗蛋新家的附近拉上了活动电线线路,几盏汽车大灯将摆在道路上的进餐会场照得雪亮。

    远处,盛宴依旧在灯光的照明下进行中,而有些人,则提早退席去进行更重要的事情,例如那些士兵,在完成了礼兵和炫扬武装力量并吃完晚宴后,这些士兵最先离席,一部分人回到兵营里替换值守的士兵,另一部分则去替换外围警戒的战友,这些人虽然没有参加婚礼的前程,但后半场可不能错过了。

    而在山村学校新建的某件宿舍里,邓时锋关上了门窗,虽然这样会让房间变得闷热起来,但却也隔断了外界声音的干扰和内部声音的向外穿透,屋内的四个人,已经收起了此前的笑容,各有心事的他们,要在这里谈论关于山村很重要的信息和做出决断。

    “开始吧,我还是老习惯,先听好消息再听坏消息。”

    邓时锋给每个人递上一把扇子,覃二从保温壶倒出热水给四个玻璃杯泡上这么一杯清茶,邓时锋接过自己的清茶提醒着自己的习惯。一般人习惯先听坏消息再听好消息,以便让自己饱受打击的小心灵在后面有个抚慰,但邓时锋现在喜欢先听好消息再听坏消息,因为到目前为止,外界所传进来的消息没几个是利好的,与其受丁点安慰不如直接破罐破摔锻炼一下大家的承受力。

    “呵呵……好消息……这次还真没啥好消息……”黄掌事苦笑一声,解开自己长衫的衣扣,和山里的这些人接触久了,也不需要太讲究什么礼数和形象。“不过我知道邓兄能在各种坏消息中找到利好的好消息,我这就好消息坏消息一起说了。”

    黄掌事讲述外界的消息是从国家形势开始的,自从过年到柳州城转了一圈并且夜谈一次后,黄掌事这边在收集贩运各种物资的同时还多了一份工作,那就是收集外界的各种情报资源;这些情报上至明朝政府官报信息和柳州本府时政信息,下至柳州府和广西的各地风土人情土官势力少数民族人口分布,各种信息内容繁杂而又庞大,一开始黄掌事哪搞过这些东西啊,没头没脑的压根就不知道哪些资料重要哪些资料不重要,属于有什么记什么的眉毛胡子一把抓,直至邓时锋派了一个受紧急培训后的学生到外面进驻商铺,专门从事各种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分类,黄掌事这才能逐渐从这个学生那里学到如何给情报分类。

    学了几天后黄掌事对情报有了点兴趣,因为他发现这些资料经过整理后,官报部分能够像邓时锋所说的那样获知朝廷政府的时政大事,各地方资料和事件像是一份丰富阅历的杂刊,但更重要的是在经过比对和推断之后,他商人的嗅觉能够从中察觉出一丝商机!这样的情报分析所能够带来的商机在后世的商业时代很正常,但黄掌事此前没有利用起来的最大原因就是对所有信息的一个汇总与分析,在脑中想到什么是什么的思维再聪明再睿智总会有遗漏之处,但如果将其写下来进行专门的整理归类……这种事情黄掌事还真没干过。

    有了学习和了解,黄掌事现在也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的情报分析,先从国家大事件和大府报开始向屋内的三人讲述这段时间外面所发生的大小事件。

    一六三九年明朝发生的大事不算太多,但第一件当属年头在山东济南发生的大事。正月初二,自去年清第四次纵兵征明开始,多尔衮为大将军,带领手下一众人马出征大明,其目的就是抢夺人口、财富,顺便征战屠杀明朝军将消耗明朝的有生力量。从清军角度上看,多尔衮这次带兵出来干的还不错,不仅抢夺收刮了大量的人口和各种物资财富,更是在十二月在河北打败明朝数万军队,并战杀明军名将卢象升,就连太监总督高起潜也慌不择路将自己的人头给送了过去,可以说是大获全胜硕果累累。不过这还没完……

    接着,清军继续深入河北南部,然后把进攻矛头指向山东,正月,多尔衮绕开重兵集结的德州,利用己方机动能力强悍的优势,从东昌、临清州渡过运河突袭兵力空虚的济南,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济南这个号称中原的第一大都会就落入清军之手。巡按御史宋学朱没能跑成被清兵杀死,布政使张秉文以下十数名官员连同宗室诸君王被杀,甚至德王朱由枢也被活捉送到清盛京。战胜的清兵大肆烧杀抢掠,战后清理城内外尸体达十三万具,整个城里的财物被劫掠一空!二月多尔衮率大军至天津卫,渡过运河东归,三月经青山口出关,带着大量的财物和虏获的人口安返辽东。

    这件事情对明朝政府的冲击是强大的,不仅折损了大量的兵丁人马,还有底层民众和财富,更重要的是在已经飘摇动荡的明朝大破船上又狠狠的捅了一个窟窿出来,让这艘已经无力再航行支撑的大船又往深渊里坠沉了一分……

    还有一件事官府的抄报并没有多少篇幅,不过考虑到邓时锋要求军事上大小具收的要求也一并没漏掉,二月,皇太极亲率八旗兵丁攻打松山,企图攻占此城,以毁锦州的屏障,不过遭到守城官兵百姓的一致抵抗受挫,在连续攻打月余付出大量伤亡之后,皇太极终于在四月中旬退兵。

    这场战斗看似给明朝刚刚大败的低沉士气注入了一丝生机和喜气之色,但听到这次战斗的胜利,别人也许不明白,但邓时锋明白,具有明清双方最后决定性战役的松锦大战拉开了第一阶段的序幕,这场要打三年多的战役给双方带来的影响是战略性的变化,可以说这场战役打完后,明朝这艘烂破船就差最后一根压沉它的稻草;而清王朝,则会走向它的一个兴盛的高峰。

    国家大形势说完,黄掌事又讲述起广西所发生的一些大小事件。和北边所发生的战争相比,南方的动静似乎就平静了许多,不过这些平静只是表面上的,去年年底发生广西土官为流官闹事的情况到了今年并没有好转,不过土官们似乎也在这么多年闹事的过程中学到了张弛有度,既不会闹的太凶导致明朝政府有借口直接发兵剿了闹得最凶的几个土官,也不会让明朝的官员们过的舒坦,大家都在斗智斗勇斗别扭的相互牵制着对方。

    只是在经过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明朝官员们在斗智这一块上还是明显的具有丰富的经验和处理手段,桂西闹事的土官们似乎渐渐的被分化、拉拢了一批,闹腾的声音小了不少,而东面的土官似乎也收到什么风声,吆喝的声音也在消失。解决了这些闹事的土官们,柳州府的大小官员们正好收到了一些风声和说动,一些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已经开始转投向了邓时锋所在的山村……

    山村早在去年就已经因为铁矿铁厂的出现让一些官员和大户们心生觊觎,不过这些人的实力有限,被邓时锋外出在各自屁股软肋上捅了这么一下后让这些人自顾不暇去救火,但现在随着山村所透出来的经济利益愈发庞大,已经让柳州府的一些高层开始注意到这个山村;而这其中,刘麻子和笑面李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可谓是最大的。

    虽然是私自造打营卖私铁完全可以派兵收了,可当时山村以前卖点小刀铁器什么的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赚些生活费,这点小利对那些高层还看不上眼;不过随着去年玻璃的出产,那些玻璃杯还有梳妆镜等属于奢侈品的小范围流出,经过笑面李的估算,这些属于奢侈品的东西在市面上的销售额可是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惊人数字,据说前段时间,一块三尺见方的穿衣大镜更是被几个大户人家炒到了五位数的金额!!

    而且随着今年山村对产品研究的深入研究和产品数量的扩大,越来越多这样的奢侈品通过黄掌事的销售渠道流入广东,像能神奇保持开水温度长达一昼夜的玻璃保温壶、销往青楼的香皂,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件物品每一个都能创造一个不菲的数字。而这些产品的销售又被笑面李通过自己的信息渠道进行统计累加……总数高达十几万两白银的金额足以让很多人为之怦然心动!而且别忘记,这些数字还只是笑面李从流露出来的数字中统计得出的,如果算上向外省销售不为人知的数字……这个金额数字已经足以让人疯狂!!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