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蛋的房子不仅漂亮而且结实好,甚至比地主老财家修建的更好更实用,这得益于在传统杆栏结构中加入了部分砖混结构和钢构在里面,还有就是大块玻璃的采光让房间充满明亮的生机。这样的房子让人一看就有拥有的**,不仅山村里的老村民也希望自己同样拥有这样的房子,重要的是需要向那些瑶民、奴工们传递出新生活的信号,没有什么比这样一套新房让人更加具有奋斗努力的冲动与决心了!那些瑶民在渴望自己拥有这样房子的过程中会产生加入新村的念头,而那些奴工们更是会卖力的干活挣工分,就是为了早日成为新村的一员。

    有这样的决心并不奇怪,因为为了表示罗蛋新家没有动用属于山村公用的物资,邓时锋和覃二特别在服务社外面公示了整栋房屋的建造价格与罗蛋所支付的工分和建造金,甚至还有罗蛋从当兵到现在所获得的工分收入表也一同列举出来以正视听;一年多的普及教育基础现在得到了不错的体现,村里的人基本上都能够识读上面的内容和计算出累积的数字。虽然罗蛋一年多的工分收入并不足以修建这栋房子,但其母亲以前积攒的部分家底和建村后所得的工分,还有罗蛋军人的特殊身份让其拥有了预支未来一年军人工分收入,修这样一栋房子需要多少钱多少工分便很容易计算而出。

    这样的公示不仅让罗蛋洗脱因为和大仙还有覃二这些人的私交关系所带来的一些风言碎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支出与罗蛋的收入进行公开的计算堵住了别有用心人的嘴,更重要的是让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一个账本,这个账本不仅是村民们开始逐渐形成的公私财产制度意识,也会是将来划分私营集体产业的一个重要萌芽。

    不过目前最大最直观的作用就是拉动村民们建造新房的热情,还有就是传递山村有能力和有决心抵御外界入侵的信号,让村民们更加死心塌地和卖力的工作,从而刺激工业的发展。而这种拉动热情是显而易见的,山村里的部分村民,特别是家中有人在军队里从军和工分积攒较多的人,已经开始通过针对老村村民的借贷手续,开始修建属于他们自己的新家,这让负责承揽建筑施工并从中可以盈利的赵木匠笑得嘴都合不拢……

    太阳逐渐日偏西头,由于今天的喜事是山村搬迁以来的第一次婚娶,而且还被邓时锋覃二他们冠上了一些政治意图在里面,因此这次的婚事不仅是一个人的人生大喜之日,更是展现山村生活水准的一个盛典,不仅工厂、学校都提前放工下课,就连矿场的俘虏们都难得的获得一个提前收工的休息日,所有的人,都在为此次的庆典做着准备。

    下午,当空气中的燥热稍事减退不久后,山村平整的公建道路上,传来了一阵阵由远至近的脚步声,而伴随着这种声音,是孩童们在欢叫之声,七十一名未执行山村外围站岗、警戒和留守军营待命任务的士兵身穿统一崭新的常服,肩扛统一上刺刀的夏式步枪,从军营踏着整齐的步伐,第一次以这种形象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些士兵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给自己的长官——罗蛋,结婚迎亲和整个过程撑场面的,虽说罗蛋迎亲只是从村那头将新娘子给迎娶到村这头自己家里,但好歹也是一个应有的仪式啊,八抬大轿咱这还没这个条件,不过既然是有形象脸面宣传的政治任务,这场面总不能太寒碜了吧……

    为此,邓时锋便特批了除执行正常警戒和最低应急备战的人数之外,剩余所有士兵和军官士官全部都身着新发的常服做仪仗,来给这次的婚礼撑撑场面。

    当然,这样的举动也同样是带有炫耀和安抚性的政治意图,村民们知道自己有一支很能打很强的队伍,但到底有多强、有多能打却只能凭借回家的士兵、学生们那里东拼西凑而来一些信息,再加上作训服花里胡哨的让人看着没啥气势,自然也没能有多少直观的感受。

    因此当这七十多名身着统一、步伐一致、列队工整的队伍第一次这样庞大的出现在所有村民面前,这支军队所能带来的视觉冲击和心理震撼效应比那栋新楼还要强大;在这个时空中,普通老百姓对军队的战斗力好坏多半是道听途说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但有一条却是很一致的——统一的着装和统一的步调!对于已经习惯散漫的村民,这样人数集群、队形严整、步伐一致,甚至连甩臂和号令停止都如此一致的队伍——用句后世短时间流行的话语来形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看上去就知道很厉害!不明觉厉!

    这样做所带来的效果当然是杠杠的棒,村民和那些来做工的瑶民、奴工们在看到这一幕时为之眩目神迷,已经有子弟、亲人在队伍里面的居民自然为此庆贺,参加这支队伍不仅是保卫自己的家园,更能让他们的家人获得丰厚的回报;而一些奴工、瑶民们就在心中盘算着自己要如何或者还要多久才能加入到这支队伍中去。特别是那些准备达到出嫁年龄的女孩们,更是通过这一次,挑选着英姿飒爽的未来夫婿……而除了山村里的人之外,一些有幸看到这一幕的山外来客也不禁心头震撼。

    “邓兄弟,没想到这短短的半年时间,你就组建了如此英武强悍的队伍!”

    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来送货兼受邀参加罗蛋婚礼的黄掌事,作为和自己共乘一条船的战略合作伙伴,这样带着经济、军事等各种炫耀政治意图的盛宴怎么可能不邀请他呢……而带着新一轮交易物资和贺礼来的黄掌事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一来便见到这样的景象,聪慧的他自然意识到邓时锋这样做的意图,在惊呼之中也带着一丝的不安,因为他赫然看到,自己的二儿子黄仕诚也在这支队伍里,一年多未见自己的儿子,身穿军官衣服,带着一脸英气的黄仕诚已经看不到来时的那种不屑和放任自纵的脾性,举手投足之间已经赫然带着一丝军官的英武之气;如果不是而同在队列中的士官老马刻意的走在黄仕诚的后面,黄掌事差点认不出那就是自己的孩子。

    “呵呵,英武那是肯定要做到的,一支军队连点精气神都没有那还打个屁仗!没打之前光比士气未战先怯了!”邓时锋难得开心的用一句粗话回应着黄掌事,不过随即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是强悍还不敢说,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是需要实战和血来检验打造的,我知道你会给我带来新的对手;老实说,这段时间队伍一个劲的都是打那些零散户,除了让士兵们见见血之外没有更好的效果了……”

    看着邓时锋那闪亮又带着其它意思的双眼,黄掌事心中暗叹一句,自己这艘船是不是有些上错了呢?虽然邓时锋目前的实力看上去还并不强悍,但黄掌事已经通过这一年多的发展感受到了山村那可怕的发展速度,它就像一只快速成长的猛兽,如果再给它一些时间和空间,那么它绝对能成长为一只驱狼吞虎的猛兽;而自己现在,似乎正成为它成长的帮凶。

    不过黄掌事有些多变的心情并没有影响其他人,很快,罗蛋便带着几名好友和军官,将自己的新娘从那间窝棚里给接了出来,沿着山村坦道回家的一路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两名士兵夹道鸣枪致礼,因为大年初一的受袭经验,山村里除非经过特别批准和以后随安全警戒级别降低解除禁令,是不允许燃放鞭炮和私自开枪避免误发警报,因此今天在这里,枪声代替了鞭炮声喧闹着山村里的气氛,这种场面让女方的家长极为长面,虽说没有八抬大轿,但就是地主老财也特么滴没有这种排场迎娶自己的女儿啊!

    古代对婚礼仪式和习俗还是很讲究的,在接亲、跳火盆还有祭拜先祖和给长辈敬茶等等一系列的仪式规矩之后,随着覃二这位有分量的长辈一句送入洞房,门外的排枪声和村民的喧闹声达到了一个新顶点,因为这意味着农村流传到今后的流水长席开始进入到摆席上座的阶段。

    这流水宴自然也有政治目的在里面,除了山村里的正式村民外,就连那些雇工瑶民还有奴工也算在内可以参与流水线,甚至那些俘虏都得到了一定分量的加餐。整个流水席不仅杀了几头猪和几十只鸡鸭,还有山村里这两年种植邓时锋从后世带来的各种瓜果蔬菜,每桌十几个菜让全村的村民不仅眼睛看不过来嘴也一直吃不过来,光是做饭净菜就动用了全村一半的妇女前来帮忙;而且现在的新村已经不是年头那五百多人的规模了,算上年后几次购买送入的奴工、自愿过来的瑶民雇工还有对外小规模掠夺的奴工人口,整个村子已经多达将近千人!!

    如果以罗蛋已经被预支的工分这供应全村的流水线估计能吃干净他几年的工分,不过还好邓时锋用自己的工分帮着支付大部分,毕竟罗蛋是自己的亲兵,这当boss的怎么着也要出手意思意思嘛……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