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午后的阳光不仅让人惧怕,就连最需要阳光的植物们也蔫巴巴的耷拉着自己的身形,表示着承受不起这过度的热情。

    这样的日头肯定不利于各种生命在烈日直射下活动,山村里的各种人员也不外如此,大量的人员不得不避开此时最毒的日头,安排在透风阴凉的地方,不是躲着日头就是做着一些消耗并不太大的工作,甚至就连矿场里的那些俘虏们,也能躺在树荫下小睡这么一会而不是做作碎料选料这样的轻体力消耗工作。这样的偷懒如果换成是平时,肯定会遭来工头们的叱喝甚至是皮鞭,不过今天工头们的心情似乎不错,不仅对这样偷懒表示了默许,甚至正笑颜喜色的谈论着什么。

    而同在矿场里,一些身着少数民族服装和普通麻衣的雇工、奴工们,比俘虏有更多自由活动能力的他们正站在高处,远眺着不远的临时军营,指指点点的在谈论着什么。

    这些人远眺军营是有原因的,因为军营里现在难得的没有听见训练的号子还有射击的乒乓枪声炮声,几十个士兵正聚集在一起,嘻嘻哈哈毫无队形的在做着什么,如果你眼力不错的话,你就会看到,这些士兵们正在脱去自己训练时的花花衣服,换上了清一色草绿色的衣服,这些衣服虽然在里面还有一件叫啥衬衣的东西,在这种天穿着会很热,可却不能阻止士兵们着装它们的热情,因为和以往发放那些绿不绿花不花的作训服相比,这是山村里的军队第一套常服。

    这种衣服样式和现在的衣服相比,翻领、木扣、四个翻盖口袋,头上配上一顶小软帽,脚下穿上军队新发的软底高邦布靴,再扣上腰间的皮带……整个人看上去不仅干净利落特别精神,更是体现出军人那种坐卧行立的英气。

    这种军服如果放在后世,你就会发现,在这些衣服的设计思路还有质感上总能找出那么一丝二战德军山地军服的味道在里面,这个倒不是说新军服的设计者邓时锋就是一个德粉,而是在二战时期军服的设计上,具有美术功底的小胡子设计和指点的德**服不得不说是最帅的,特别是黑色党卫军的服装,更是迷倒了此后的小伙和女性,小胡子的那句话邓时锋很认同:“漂亮帅气的军服会更加吸引小伙子们参军的**!”

    除了追求帅气吸引人员当兵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目前这个时代所能找到的布料可不像后世那样有n种选择,这个时代和目前山村所能弄到较为多和统一的布料无外乎就是两种,较为厚实的土棉布和麻布。就料下菜的条件下,土织棉布以它属于这个时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身份,还有厚重挺括舒适的质感,以及布料的价格和能找到的供货量,自然成为了考虑最终设计衣着效果和实用性的最佳选择。而这些土棉织布厚实具有厚重的质感,不管是洗烫推平还是直接穿着,都能有较为合适的挺括效果,不过考虑到目前军队士兵体格还没有达到后世那种倒梯形衣架的高大魁梧撑不起军服,设计时在肩、腰、领几个地方都做了些许改动,使之更符合目前士兵的体型穿出效果。

    这批常服是今年刚刚过完年后,黄掌事送来新一批奴工中正好有两位落难的裁缝,山村里总算结束了一直要对外购买衣服有啥穿啥的日子。除了让裁缝制作普通衣服外,邓时锋还让这两位裁缝带着几个手脚灵巧的女性,就山村里囤积的一批土布进行植物染色后,制作出第一批花花绿绿的作训服发放给军队进行日常训练消耗甚至作战时使用。而至于这一批常服……那是属于特殊时期,例如今天才会让士兵们穿上显摆用的。

    你还别说,由于设计合理,再加上士兵的个头差异不大,就是有部分特别突出或者特别缩短的士兵也属于个例,这些士兵穿上这样的常服后显得特别的精神。而让这些士兵如此不畏炎热的穿上这样的衣服,除了大家试穿新衣服之外,今天的确需要他们显摆一下撑撑场面……

    ……………………

    山村的居民区,这里和去年相比显得更破乱了,各种堆放在每家屋前的建筑材料还有各种物资让整个山村显得像是一个大工地一样混乱,而在山村的中心,已经建起的一栋新房在这片混杂的窝棚和工地中格外的抢眼,大门和橼梁上系挂的红布也证明着它刚刚的诞生;除此之外,大门和厅堂正中张贴的双喜字与对联正告诉大家这里正办着喜事,而很多村民,不是围着新房啧啧有声的在谈论着什么,就是穿梭内外忙活着什么。

    在这栋房子的门口,一位老妇人正带着欣喜的笑容招呼着往来进出的来客和帮忙的村民,在他身边,则是身着一身马褂长衫,胸口戴着红花的罗蛋,看这个着装、现场的这份架势,你就知道今天这是罗蛋的大喜之日。

    其实早在去年,邓时锋带着罗蛋他们抢回了小村的人口兼罗蛋未来的媳妇之后,罗蛋的母亲就打算给罗蛋准备年底的婚事,不过当时正逢新一轮的扩军,罗蛋这位军队总负责人一下子抽不开身,再加上山村各种事情也忙,覃二他们这些长辈也没法给予更多的帮助,这事就拖过了去年。

    而过完年后,罗蛋的母亲又想赶紧办完罗蛋的终身大事,哪怕就是排场小点,仪式简陋点也赶紧的办了,但在找到邓时锋和覃二这两位罗蛋的上司和半个亲人长辈商量后,这事又拖到了年中的这个时候。不过这一次拖后并不是事情忙不过来,而是邓时锋与覃二觉得,罗蛋的喜事对于山村的整体意义较为重大,需要他的喜事来改变和证明些什么东西……

    首先就是这房子的问题,虽说大家当时都住着窝棚,而且此前很多人也都是在窝棚里迎亲嫁娶,大家似乎都不太在意这居住的条件简陋。再着就是对山村的外部威胁一直悬挂在村民的头上,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乡绅地主大户、土官甚至是军队会出现在山村外面攻打自己,过年时又惹上了一位了不得的商业boss,谁都担心自己辛辛苦苦修建起来的房子下一刻就变成了其它人的呢……

    邓时锋和覃二自然清楚山村里的这种危机感,时刻保持这种危机感提高警惕是个好事,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一个量,过度的危机感造成人心惶惶可就不利于安抚和稳定了,因此邓时锋和覃二自然觉得,帮罗蛋弄一套漂亮的住宅来证明山村有这个实力和决心守护住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同时,也通过这套住宅,拉动其它村民搭建新住宅,让新村形成一个兴盛繁荣的气势,不仅安定人心,更能通过这种不动产的气势和规模吸引外面的村民来村里务工。经过老盘叔半年多带队的游说,的确是说动很多瑶民前来务工,如果这些人一来或者是回村时有这样的新事物话头……嘿嘿,老盘叔的工作会事半功倍的顺利!

    因此罗蛋修建房屋,不仅成为了一个普通改善自身生活环境现实境况的基本问题,同时也因为这些特殊原因被打上了形象工程和面子工程的烙印,而接到这份有些类似于政治任务的赵木匠,则是带着自己的徒弟和新收的几个小工学徒,使出浑身十八般武艺,配上机械厂新改良的木材切割机与其它设备,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将这个砖木混构的西南典型杆栏式房屋建筑给搭建起来。

    原本邓时锋打算修建全砖结构的硬房,但后来考虑到山村老一辈的农业生活习惯不可能彻底改变,再加上山地实际应用的特点,和猪牛牲畜饲养的实际情况,还是采用了这种较为经济实惠,简单快建的传统建筑。

    新房修建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效果和拖带效应是显而易见的,一层养猪圈牛,二层住人三层放杂物兼隔热,一百平方的占地修个两层半足以够家人和牲口居住使用,再加上传统杆栏式建筑的通风配上山村玻璃产品的采光,谁看了都眼惹,谁瞅见了都想自己也拥有一套住上。

    因此在新房修建之时,罗蛋家的这栋新房不仅每天都汇聚着不请自来帮忙的村民,也经常能看到那些瑶民、奴工们在放工后跑到旁边强势围观,不为别的,在这个时代,能修建这样的建筑物那就是土豪或者是地主家才能有这个财力和实力,在这里却能看到一个普通的军官人家成为第一个能修建起这样漂亮的房子,而且更好的结构设计和更好的材料不仅比地主家的房子更好看也更加的实用!这样的情景所给村民们带来的心理变化,还有那些瑶民奴工们带来的心理冲击……嘿嘿,那肯定是杠杠的好!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