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来找覃二的是一群北面的瑶民,当盘子带着自己的父亲和村里的几个熟瑶村民,后面还跟着一群身着简陋甚至就是用树叶围裹的人来到覃二和邓时锋面前时,盘子是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向邓时锋和覃二叙说了这三、四十人是北面山里的瑶民身份,也是父亲他们过年时回山里走亲戚后所发生的事情……

    前面说过,广西从秦朝派兵纳入中央版图的之时,遍地可都是蛮族,也就是少数民族的先族,中原的汉族人口在不断的迁徙进来过程中,不仅将先进的农业技术带进来,更将文化和生活习性也传播进入到这片土地上。在不断的征伐与交流还有同化的过程中,一些少数民族在逐渐的向外界学习的过程中不仅学习了生产技术和文化,更因为在这种学习交流的过程中,和这些非本族人的外来人建立起了一种似友非友的特殊关系,也就是古籍上称之为的熟瑶、熟獞这些人……

    山村里从一开始就有一部分的熟瑶这类少数民族,甚至邓时锋身边、军队里也有这样的人,盘子就是其中的代表。

    盘子不是他的外号而就是他的本名,在广西的瑶族人口中,盘姓就是一个大姓分支,从桂北到桂中,都能见到盘姓的瑶族人。而他姓氏后面的那个子字……没办法,这个年代识字有文化的人多半不在山里,更极难出现在少数民族居住的地方,再加上瑶族人天性淡恬和对大自然亲和的性格,用石头、木头一草一木做名字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盘子也并不就是他自己一个人在村里生活,盘子的父母也一同生活在老村里,和其它几户少数民族居民。

    老村在搬迁过来之前,这些熟瑶们和其它村民一样,一同的劳作和生活,共同的敌人和生存的需要让他们之间并没有多少的矛盾,而因为这些人的存在,老村的人在和其它瑶族居民进行接触时也或多或少的沾点光,双方的关系也没那么剑拔弩张的紧张,大家也偶尔有些往来交换一些生活物资甚至人口通婚,如果邓时锋没有穿越过来,那么老村的最终结局就是不断的被挤压到更深的山区里,然后并入少数民族中或者是慢慢同化这些少数民族……

    不过邓时锋的出现不仅改变了老村里汉族人口的生活和未来,也改变了这些瑶族人的未来。这些人一开始并不在乎邓时锋带来的改变,瑶族人天性平和并不愿有过多的创新和改变,但这不代表着他们就不会学习和模仿甚至是适应性的创造,随着身边同为老村的邻居、后辈学生还有其它人的生活逐渐的一天天好转起来,你说这些人一点想法都没有?!……鬼才信!!

    山村里不缺乏机会,各种工作、岗位空缺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去填补,这些人本身就是老村的人口,不管是忠诚度和信任度都能有一个先天的优势。更不用说这些人中,有一部分是拥有孩童的家庭,他们在送孩子去学校读书时,也逐渐在学会孩子从学校里学习反传回来的东西。可以说,这些家庭的成年人都能够具有识别少量文字和有基础算数能力的文化水平,这点水平放在后世那和文盲没啥区别,但在这个时代这里……已经算是有文化的人了。在这样的大环境熏陶,又有周边同期人员生活水准提高的比较和刺激……这些人在空余时间到各个工作岗位上付出自己的劳动,让他们也收获到了比同族人员更多的东西。

    这些东西和山村里的其它村民一样,无外乎就是铁锅铁刀这样的铁器还有粮食和一些产品,在收获这些产品的时候,不管是这些人的炫耀心也好,还是这些人的互助心在作祟也罢,几个老村的少数民族村民用工分换取了少量求生刀、铁锅、铁犁这样的铁器,到北面自己的家乡走了一圈,算是给山里的亲人们带点外面的物资回去……

    这样的走亲其实在后世也经常能见到,在外打工的孩子和成年人在过年时会给自己家乡的亲人带回很多东西,从糖果到衣服,在传递孝心和亲情的过程中,还有一种东西就是带回一些家乡没有或者是缺乏的物资!

    和外面还处于几家人共用一铁锅的境况相似,山里的少数民族生活也极为困苦,很多家庭甚至连像样的铁器都极为匮乏,可以想象,当这些品质上好的铁器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很多瑶民的面前时会带来怎样的一种轰动效应。具当时盘子的父亲和另一家老村熟瑶的说法,当时带过去这些东西的人极为有面子,很多瑶民捧着这些铁器爱不释手之外,就是没完没了的询问着自己是如何获得到这些东西的,而几个人在讲述山村里的生活以及如何争取工分换取这些生活物资后……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返回时便多了这些跟过来的山民……

    “你是说这些人想来这里干活挣工分换铁器?!”

    搓着手,在从盘子那里得到准确的答复后,覃二咧着个嘴不住笑呵呵的看着后面这几十个青壮成年劳力,真是瞌睡天上掉枕头的好事,村里正缺人手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批青壮成年劳力,那不乐死他才怪。

    “大仙,你看这些人……收不收?”虽然很高兴有这么一批人过来救急救火填补人力缺口,不过覃二还是明白在外人面前,要树立邓时锋大仙才是山村里第一人的威望。

    “收!干啥不收!盘子,你去找王丫,让她把学校和村里瑶族的学生还有村民找来,覃二,你安排人给他们搭建一个临时住所和介绍一下村里的规矩,等他们过两天适应后便安排他们去矿场和山里干活!”

    和覃二一样,邓时锋也为能够获得这么多青壮劳力而高兴,不过他只是没像覃二那样,把嘴快咧到耳朵上而已。而且在心中,他正盘算着这件事情给他的新提醒。

    这个新情况的提醒就是现在山村的生活条件已经比起去年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从物质角度上和山区里的原住民、甚至外界大部分的农民相比,已经具备有了相当多的优势存在,如果利用得好,这种优势就像当年城市生活吸引农村人口大量流入城市一样,可以吸引大量的农村青壮劳力进入城市,在创作出各种价值的同时,也将经济和文化发展引向农村。现在的山村虽然还不是城市,可山村里生产的物资还有所能够提供的劳动岗位,其实已经就是城市化建设的最初雏形。

    “老盘叔,咱们聊一下……”

    邓时锋在人群散去准备各干各自的活时,把盘子的父亲给拉到了一旁,虽说邓时锋这位大仙和自己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和交谈,但是大仙拉着自己的样子还是让盘子的父亲有些诚惶诚恐。

    “大仙,这次没能和你商量就把人给带过来,实在是……”

    “哪里的话,老盘叔,我还要谢谢你给我带来这么多帮手呢,不仅如此,我还要再感谢你,帮我向这些人灌输了一个良好的观念。”邓时锋笑眯眯的和这位并不算老人的老人闲聊着。

    “啥……观念?”老人有些不明白。

    “嘿嘿,就是劳动挣工分换产品的观念!!”

    邓时锋选择最简易通俗的语言向老人解释;换成以往,山里的瑶民要想换取这些铁器和生活物资,无外乎两种手段——交易和抢夺。

    交易上,由于对外界信息的匮乏和无法走出山区,很多瑶民辛苦打来的猎物皮货、药材还有各种山货都以贱价卖给进山收购的货商,然后再高价购买这些生活物资,再加上官府为控制山民而特别设下的门槛障碍,因此这种方式所能够获得的物资其实很有限。而武装抢夺看似简单粗暴获利会很多,但如果山里的瑶民真有那么强悍的武力,也不至于每次都被镇压和局限在特定的环境里……

    邓时锋感谢老人最大的地方,就是老人们回家省亲时,在讲述这些铁器和物资的获得办法中,无意中向这些瑶民们传达了一个新的信息和新的获取方式——务工换取!这种方式和易货交易还有武装抢夺相比,不仅有其自身的优势同时也有老盘叔这些已经属于成功人士的样板代表,自然很容易攒动后面的人跟随效仿……

    而有了这么好的样板和第一个案例,邓时锋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劳务人口,他让盘子的父亲,还有其它瑶族的村民,带着更多的铁器去更远的山里,去吸引那些需要这些物资的瑶民前来务工。

    当然,至于山村的安全问题,老盘叔他们带回的不是劳工而是心怀异心的强盗……哼哼,首先这边的民族矛盾还不像其他地方那样的恶化不可调和,而且再说了,村子里五百多口人在数量上对付这些瑶民就已经是一霸,即便是让村子里的民卫和这些拎着木枪石斧的瑶民开片……那也是欺负他们!!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