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庙,这种庙宇对于以农耕文明的中国百姓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小庙宇,不管村落人多人少,哪怕只有一家人,在经济条件允许和物资条件合适下都会修建一个类似供奉神明的地方,哪怕就是拿砖块垒成一个神龛似的东西,也能成为百姓祈福许愿的地方。邓时锋在穿越前就在桂北桂西的山区里见到过这样的土地庙,简单到直接利用一块不到半米高的石灰岩下方所形成的空间,修整一下外面的岩石和在里面放入一块神似人性的石块……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土地庙便就这样形成了……

    不过这种简陋的土地庙肯定是不能和城市里人口集中物资较为丰富的地方相比,柳州外城有好几个土地庙,即便是邓时锋他们来到这个算最破的土地庙,它也有着一间破烂的砖瓦房显示着它曾经的地位。不过现在可能因为是城里城外几个大庙吸走了大量的香客,附近的居民又过于贫苦而无力修缮,这间土地庙现在只能看到零星的香火供奉的痕迹,更多的时候,它成为了一些乞丐们的容身之所。

    “大哥哥,你来了!今天还有炮仗放吗?”

    当邓时锋和罗蛋锥子一行三人来到破烂的土地庙前不远,还未等他们看到任何一个乞丐传话道出他们找人的意图,昨天晚上自报名号叫豆豆的无牙小乞丐便带着清脆的声音从不远处的草丛小径中钻了出来。而在他的身旁是两位年龄相仿的小乞丐,一见到锥子他们的眼睛都亮了,昨晚上又买炮仗给他们燃放享受和普通同龄人一样的乐趣,还给他们银钱做奖励的金主他们可绝不会忘记。

    “今天没有炮仗放了,不过我这边有些事想问你,如果你回答的令我满意,这个就归你了。”

    按住准备开口的锥子,邓时锋蹲了下来,带着微笑向眼前的小乞丐叙说来意的同时,手里出现了一块近一两重的银子。虽说对于乞丐们来说食物是他们最缺需的东西,可银钱不仅能购买到香喷喷的食物,还能帮助他们在特殊时期熬过难关,例如求医问药这样的事情时,银钱便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符。看到这锭银两,几个小乞丐眼睛都直了,急忙点头表示会毫无保留的回答邓时锋的问题。

    “你们这有多少人,你们家大人呢?或者说这里就你们这些孩子?!”

    “我们这有十六个人,除了我们几个小孩全部都是大人,他们去街上了。”豆豆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回答出邓时锋的问题,至于那些大人去街上干啥……行乞呗……

    “那你们是从哪来的,在这里多久了?”邓时锋想通过这个问题获得一些自己想亲耳听到的答案。

    “恩……契爷说他们是从北面过来的,而花眼伯说是打南边过来的,我婆婆说我是她从东边捡过来……多久了……”扳着自己脏兮兮的手指头,最终回答到:“我只记得我在这里过了三次冬天……”

    眼前的少年对地理并没有更多的概念,只能大概回答出相当抽象模糊的答案,甚至对时间的概念都极为薄弱,但对这些缺乏御寒能力的乞丐来说,冬天是他们最讨厌的季节,因此每一年的冬天都对他们有着深刻的印象。对于少年完全模糊的回答上,邓时锋并不失望,你要指望一个没有接受过教育,没有更多知识,大概只有十岁左右的小乞丐回答出更具体的内容,那还不如找别人呢。

    “你们一直在这里,不去……要饭吗?”

    邓时锋本来想换个较为好听的词语来询问对方为啥自己一来到这,便能这么快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因为像这种过年的时间对于乞丐们来说是一年只有几次能较为容易获得食物甚至银钱的机会,这些小乞丐们不可能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而这土地庙附近可不是啥人流密集区,甚至连人影都很难见到,在这行乞?行乞空气吗?!

    “恩……我原先在长汉街转悠的,你们出来没多久后就有人告诉我这位大哥出来了,我想大哥会不会再给银钱给炮仗放,我便一直跟过来……”豆豆挠挠自己乱糟糟的脑袋,如实的回答着邓时锋的问题。

    但豆豆却不知道,他的这一句话让罗蛋和锥子脸色大变,他们跟随邓时锋出来几个小时了,居然一直被这几个小乞丐跟踪却没有察觉,这让他们情以何堪,如果跟踪者是心怀不轨的家伙,那岂不是会危及到邓时锋的性命吗。

    只是让罗蛋和锥子有些意想不到的,是邓时锋似乎早就知道此事一样并没有生气和发火,反而继续带着笑容追问到:“豆豆,我想问你,昨天晚上有没有人找你们打探我们的消息。”

    “有!”豆豆回答的很干脆,直接把昨晚上锥子和盘子走后不久,便有人找到了自己,横着个脸把昨晚上的事情全部都问了一遍,还抢走了锥子分给小乞丐们的两锭碎银。说到这,豆豆的眼睛露出一丝愤怒而又无奈的神色。

    “那豆豆,今天你跟着我们的事情还有谁知道?”

    “就我们三个!”豆豆毫无隐瞒的便将最重要的信息给吐露出来,而且还生怕对方不相信似的,接着道出了他们的跟踪手段。

    其实他们的手段很简单,就是利用他们身体瘦小不易被察觉,缩躲在人群中、角落里很难发现他们,同时他们天天在城里晃悠,早就对城里的街道、建筑布局还有各种环境极为熟悉,完全可以抄近道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捷径穿行到你前面去;像他们三个人就是轮流交替,愣是让邓时锋他们三个人从头至尾的都没有注意到这三个小乞丐一直在附近转悠。

    给罗蛋他们两个使个眼神,罗蛋和锥子心领神会的向四周散开扩大警戒范围,在二人消失在杂草和树丛里后,邓时锋这才正色像三个孩子说到:“豆豆,我现在问你,除了我们的事情之外,你对昨天晚上那些人的事情还知道多少?!而且除了那些人之外,我还想知道在整个柳州城里,有多少乞丐,你们通常之间的联系、关系还有你们身后的大佬!!”

    看到罗蛋和锥子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四周,豆豆和他的两个小伙伴一脸的惊奇,这些孩子们见识很多,可对这种纯军队里的山地潜行却从未见过,直至邓时锋严肃的声音在对面响起,他们三个人这才明白,眼前的三个人绝不是啥普通人……而邓时锋后面那一连串霹雳啪啦的问题,更让豆豆明白,对方来找自己,是反摸底的了……

    ……………………

    “罗蛋,你觉得这些乞丐有啥本事?”走在返回黄家的路上,邓时锋突然向身边的二人提起刚才的这些小乞丐。

    “本事……要说他们跟踪的本领虽然不错,但那只能限于这个城市内,换成另外的环境甚至拉到山地里他们这一套就玩不转了。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真的有丐帮这种组织,而且大小数量还挺多,光这个柳州城居然就有十几个之多……”罗蛋组织一下语言,四下张望着回答着邓时锋的问题,自从知道那些小乞丐们的跟踪手段,罗蛋和锥子就没敢像以前那样大大咧咧的总以为自己天下第一,这被打脸的感受可不舒服啊。

    “还有,他们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城里所发生的事情几乎没有他们所不知道的……老师,你不是想……我们现在不是有从黄掌事那边的情报信息来源吗?”罗蛋突然明白了邓时锋去找这些小乞丐的用意了。

    “你觉得我们如果想要做大做强,会把信息情报收集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别人?”邓时锋轻叱着罗蛋,情报机构是任何权利组织和军事组织最为隐秘和重要的组成部分,这样的机构如果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不是脑子注水就是被门板给夹过了。

    “除了官府自身的情报机构外,在民间,消息传递最快的两个群体一个是商人,还有一个是乞丐和流民;这两个群体因为自身的流动性和触角交错特点造成了他们之间信息传递是最快的,你看豆豆他们十几个人的小群体里,不仅有广西东西南北各个方向过来的乞丐与流民,甚至外省的流民与乞丐都能看到,这说明什么?如果利用好他们,他们就是我们自己的情报信息触角!”

    “那老师,要不我们收罗几个回山里,培养一段时间后再送出来?”

    听到邓时锋的分析,罗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当然知道具有自己的在外部的情报机构会对山村的发展带来怎样的便利性,像前两天刘麻子派人来突袭山村,这些乞丐们如果能早一步发出通知……那么结果就是战斗不会是打成突袭防御战,而是一场伏击歼灭战了……

    “不急,这些人的身份极为复杂,而且这些人多年的行乞经历让他们很难对某个地方产生忠诚感,你也看到了,那个豆豆才十一岁,但他的谈吐和对事对人的灵活性堪比一个成年人,这样的人你认为很容易收服?!现在山村缺乏足够的老师和建立起足够的物资基础自信,在这样的条件下,送这些人进去会让这些人从见识和谈吐上打压山村里的学生,从给山村里带进去一些不良的习气……”

    邓时锋摇晃着脑袋否定掉了罗蛋的提议,在回头望了一眼那已经看不到的土地庙后,这才压低声音说到:

    “不过现在不能并不代表以后不能,我们不可能把情报收集这么重要的资源交给黄掌事他们,这不关合作的问题,而是关乎生存和发展的战略问题!!”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