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城内城西南方向,由于这里靠近西南门和小南门两处城门和码头,因此是商家特别中意的置业之处,广东会馆因为进入广西市场早、财力雄厚,便早早的在此置办了一块土地和相应的房产,李会长也就是笑面李的家也居落于此。不过今夜,李家的护卫和下人们看到被轿子抬回来的笑面李从进大门到入书房都一直没有离开过轿子,他是让轿夫直接把轿子从大门口给抬进去的,而进到书房后喜欢新鲜空气的老爷也极为反常的让婢女把所有窗户全部关上,而且声音里也透着一股颤抖,整个人就像中邪了一样……

    家丁和下人们自然不知道老爷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情,而且也不敢多问多说,老爷要自己怎么干就怎么干,就是拆了整个会馆……这也不是自己的家产关自己什么屁事……老爷回来后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两个笑面李最贴身的护卫急匆匆的从外面赶了回来直奔书房。

    “老爷,全部查过了,长汉街晚上的确有一帮小乞丐们在放炮仗,据他们所说,是两个没见过的人买来炮仗后直接交给他们燃放的,而且在事后,还给了这些小乞丐一些碎银做奖赏。从他们所描述的特点上,有一个人备着用黑布裹着的东西,东西很细长,我猜测那布包里面就是对方使用的鸟铳……”

    站在笑面李前面做汇报的正是晚上同在雅间里的那名护卫长,能做其贴身护卫长就说明这人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忠心耿耿,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能干和有一定的脑子,空有一身武艺却不懂做事的那只能是低级家丁罢了……

    “能确定那人就是在那里开枪的吗?”

    笑面李虽然受到些惊吓,但还是不影响到他的思维能力,依旧有些不太相信在这个时代里,能有火枪能打这么远后依旧有这样的精度。

    “这个……老爷,八成就是!我问过长汉街向环彩阁方向的很多人,在那个时辰里,除了在长汉街有炮仗声外,都没有人在此燃炮……”

    贴身护卫长的回答带着点苦涩,对于一个护卫长来说,对方能在这个距离上还有指哪打哪的精度,那么自己这护卫的工作那就简直是一种噩梦般的存在。

    而看到贴身护卫长的肯定,从被枪击吓到失去笑容的笑面李的脸色更加阴冷,他很清楚知道眼前这位跟随多年的护卫长的可靠性和办事能力,别看他轻描淡写的讲述这一系列所搜集到的信息,但这些消息绝对不会掺假或者是道听途说,肯定是他亲自询问和四处跑访所得到的信息。而且他当然明白这是邓时锋在向自己展现出来的反击手段,如果自己真的要决定在航运手段上掐对方的脖子……那么对方下一颗子弹瞄的地方可就不是桌面上的汤煲而是自己的脑袋了……

    “老爷,要不我找点新面孔,等这些人离开柳城后在路上做了他们……”

    看到老爷这幅表情,护卫长也想起今晚上所遭到对方的奚落,自己的确没有千里眼顺风耳,但你也不用这样直白赤-裸的说出来打人脸面吧……跟着自家老爷久了,笑面李那种背后捅刀子的时也没少干,反正就是没吃过亏的主,但今天……不仅吃了一个闷亏而且对方还连带着把自己的自尊心给踩咯……

    摇摇头,笑面李带着一丝无奈的笑容说道:“做掉他并不难,但你能保证能做掉他的枪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胆识和手段,他就不会留点后手?!”

    护卫长不是笨蛋,笑面李这么一提醒他立刻发现了自己冲动下所漏掉的关键,到现在为止他们只认识在雅间里出现的邓时锋和罗蛋,那两个枪手长什么样子他们一无所知,而且你能保证就两个枪手?!跟随老爷这么久,护卫长深得笑面李做事的一些风格影响,那就是要么别动手,一动手就一定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老爷,那就这样算了?!”护卫长也有些不甘心。

    “暂时……就这么算了吧……在没有能够完全摸透这些山里人的底细时,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叹了一口气,如果黄掌事知道邓时锋今晚居然让一直就没吃过闷亏的笑面李叹气抑郁,那么肯定会大乐的自喝三杯,这种事情真特么的太难得了!

    ……………………

    黄掌事商行所在的院落里,和愁云惨淡的老柳商行,还有和阴云密布的李家不同,这里的气氛就热烈多了,十几个没有回家过年和紧急被召回的护卫们正交错谈论着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虽然在环彩阁所发生的事情当事人老马与黄掌事都守口如瓶,不过这不妨碍他们从各种小道途径获得些许信息,而且老马他们越是不说越神秘就越能激起人的好奇心,他们在一起不断的交错补充着打听而来的资料,从而还原甚至夸大出当时现场的情景……

    在这些不同的版本中,邓时锋和黄掌事在事件的过程中有比较靠谱的是二人据理力争气势如虹,和奸险狡诈的对方是唇枪舌剑大战三百回合最终让对方理屈词穷掩面而去;而不太靠谱的版本是对方设下了鸿门宴,让自己的护卫在酒席间是比武助兴,然后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个版本估计是一些平日里喜欢听说书护卫们对事件的艺术加工创作。而最不靠谱的版本,是双方在雅间里,几大高手们纷纷聚气成剑,元神出窍,在雅间上方形成虚灵仙界是大打出手,那一战叫个惨烈,多少仙界被磅礴浩瀚的仙气给摧毁,多少仙灵死伤惨重……这怎么看都像后世仙侠小说的前身咧……

    不过这些人所描述的几个主角,正在一间房间里,交谈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老师,你说那笑面李,被今晚吓了这一出后,会不会被吓住啊?!”

    锥子因为执行其他任务去了,只能从罗蛋那里获知当时现场的情况,在听到笑面李和刘麻子被吓得面无血色时和其它人一样都笑的很开心,不过让他感到好奇的是对方会不会就此被吓傻呢。

    “会!但不会被吓得太久……笑面李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自然有他的本事,从黄掌事那边得到的信息去分析,别看他天天笑嘻嘻和蔼可亲,但实际上他的做事风格是一个极具攻击性的人,不过在发起攻击前,他会像野兽一样仔细游走在目标旁去仔细的观察,寻找出猎物的弱点,最后发起攻击前,他也会像野兽般的缩起身子放低姿态,别以为那是他示弱,而是野兽攻击前的最后准备动作。他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也就是向你们军人一样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今天他突然用航运商路来要挟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我们完全没有想象得到他竟然能办到很多人都没做到的事情……特娘的,听黄掌事介绍,在大藤峡能排得上号有点实力的土官多达十几个,他一个一个的全部去拜访过,而且都将这些胃口大小不一的土官全搞定成一个声音,从这点看你们就应该明白他有多么可怕……”

    邓时锋对笑面李的分析让所有人收起了那种轻视的笑容,的确,别看自己今晚上是没有吃亏更占了对方的便宜,但那是基于对方并不太了解山村特殊实力所吃的亏,而如果给对方时间去适应和摸索探查出山村的武装实力……这个老狐狸绝对是会是山村的梦魇。

    “那老师,要不然今晚我们摸过去,弄死他省的留一个祸害,即便杀不了他,扔一堆手榴弹也能吓死他!!”

    提出这样暴力血腥建议的并不是罗蛋,而是一位叫吕明清的士官,十九岁的他实际上比罗蛋更富有攻击性,他特别喜欢邓时锋那句“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句话,把一切威胁扼杀在还未形成或者是壮大之时,是他的座右铭。

    “没这必要,而且后果也过于严重。现在我们是震摄住了笑面李,让其对自身的小命产生了严重的不安全感,利用这点给我们争取点时间多发展我已经很知足了;如果像你这么干的话,不管笑面李是死是活,明天一早不仅柳州城要乱起来,而且粤东、广东两个商行也会进入到不死不休的相互攻击局面,这样做只会让柳州所有的商业活动全部停止下来,反而会对我们自身也受到极大的冲击和影响……”

    邓时锋撇撇嘴,有些蛋疼的解释着这种看似简单,但后果却极为粗暴的做法,山村的发展需要外界大量的资源,也需要将产品销售出去,才能够得到良性有序的发展空间。

    可以说,两方现在都有干掉对方的想法和能力,但却因为忌惮对方的后手力量而不敢付之行动,只能选择这样看似平和的僵局,直至有一天,有人能够有实力打破这种僵局。

    不过在交谈中,大家的主要讨论地方都不知不觉的集中到了笑面李身上和其背后的会馆,这个新出现人物和背景实力让众人不得不提高对他的关注,反倒是引发这件事的事主刘老板——却没人再提及他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