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面李甩出的底牌威慑力太大了,大到黄掌事也不敢拿自己整个商行甚至自己行会的利益来冒险,而被掐住航运命脉的后果就连罗蛋这样的外行都能够清楚,要知道山村里的很多原料都需要从外界输入,而其中相当一部分的物资,都需要从广东方向输入进来,如果对方来这么一手……

    雅间里的气氛骤然间显得极为的沉闷,邓时锋和黄掌事这边一直不开腔,而笑面李和刘麻子则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舒坦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二人,特别是刘麻子,这从一开始自己就吃着闷亏,对方不仅打折了自己的大部羽翼,甚至还逼迫得自己抛弃**经营的主动权去贴附别人,还特么滴要自己大吐血的赔偿……现在终于看到对方吃瘪,刘麻子总算感觉自己胸中的一股闷气能散出体外……

    雅间里现场静的可怕,敞开式的杆栏也无法能够灌入新鲜的空气来冲淡这种令人压抑的气氛,甚至从远处传来零星的鞭炮爆竹声,都能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是那么的清晰和刺耳。

    “人来人往,皆为利往,李会长想和我们做生意,我们山村自然不应把客往外推……”终于,在沉默许久后,邓时锋终于打破了现场的宁静,带着他那荣辱不惊,平和又平淡的声音开始勾起所有人的关注,在成功得到所有人的关注后,邓时锋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李会长可能不了解我们山里人,我们山里人,穷是穷点,但最讲义气,对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对恩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对敌人睚眦必报……是我们朋友的,我们盛情款待一同分利,是我们敌人的,我们刀枪相向,李会长是选哪一边呢?”

    邓时锋这句话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是站在山村的利益角度上的态度,这种态度让两个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一个是黄掌事,他自然深知如果邓时锋服软选择了和对方合作,虽然己方是没受到啥经济上的损失,但事情传出去,自己商行的人就会觉得像吃了苍蝇那样的令人恶心,而且还是天天吃的那种节奏……而另外一个人就是刘老板刘麻子,他当然明白这是邓时锋要笑面李站队排位的表态,如果笑面李为了利益而不顾自己的话……

    “二头人,这话说的也太绝对了吧……天下没有永远的仇家……”笑面李大手一挥,想搅乱话题混淆概念的混过去,因为刘老板的财力和实力对于他们会馆来说不算什么,要出卖他并不是不可能,但保住他就能有和官方搭上不错的关系,为此,笑面李两者都不想放弃其中的一个。只是他还没说完,邓时锋便同样伸手虚空般的制止住他的发言,一脸正色的继续说到。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我当然知道这一句话……不过李会长,说句不好听的话,不管你是什么选择,我们山村都不会和你合作。你选择刘老板,我们不会让我们自己恶心难受,而你抛弃出卖刘老板,那么你今天能出卖他,明天如果官府或者是别人有更好的价码你同样转脸就把我们给卖了,我们不可能和你这样两边都想沾好的人合作……”

    邓时锋如此直白的拒绝终于让笑面李从一开始到现在的笑容发生了变化,他收起那弥勒佛般和蔼的笑容,改换成一副森森的冷笑说道:“二头人话别说的太满,我李某还从未做没把握的事情!万一有什么麻烦再来找我李某……”

    “呵呵,麻烦,我还真不怕什么麻烦……”

    邓时锋毫无惧色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抄起自己的筷子,伸长手用筷子向桌面上居中的那个放有炭盆加热保温的汤煲轻轻的敲击了几下,随即又坐了下去,举起自己的酒杯一口喝完,这一系列毫无礼节和动作让所有人感到莫名其妙,但就在邓时锋放下酒杯之时,突然间,那个被邓时锋用筷子敲击过的汤煲突然毫无征兆的被外面飞入进来的物体给打碎,汤煲里上好的老鸡甲鱼汤顿时四溅滚淌,浇在下面的烧炭上冒出白烟和茨茨的声响……

    现场的大部分人都被这样突发的情况给吓了一大跳,唯独只有邓时锋和罗蛋二人没有任何的惊吓,他们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一样。站在黄掌事身后的老马虽然也同样被吓了一跳,但刚随即立刻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轻轻在黄掌事身后拍了两下,示意安抚,有了老马的信息,黄掌事也立刻安定下来,而这时,从远处,在爆竹声中夹杂着一个并不比爆竹更响的清脆声……

    而对面的李会长和刘麻子则是差点心脏都没被惊吓跳出来,二人身后的护卫迅速上前护主挡住两位boss。

    “哈哈……原先听刘老板说二头人的火器犀利,真实百闻不如一见……”

    看到对面的二人压根就没有什么举动,笑面李知道这是对方在和自己示威,干笑两声表示自己并没受到什么影响,只是谁都听出来了,这笑声咋听都那么的心虚呢……而且在他的眼色和手势下,他的护卫立刻准备朝杆栏方向望去。

    “别望了,外面黑乎乎的你能看到那就不用在这当护卫了!直接告诉你,一百五十步外,长汉街后面的山上……”

    邓时锋当然知道对方试图找到射击的枪手,对方肯定从刘帆那里获得到了自己火器犀利的信息,冷静下来一琢磨就肯定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他这样坦诚的叙说更是让对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一百五十步就相当于后世两百米出头这样的距离,在这种距离上还能打的这么准……他们终于知道邓时锋为啥要用筷子敲汤煲了,这就是给目标嘛,然后喝酒给外面信号……想到这笑面李再也笑不出来了,和刘麻子一样,两个人包括后面的两个护卫脸色都是铁青铁青的,他们当然记得,邓时锋所敲打的汤煲,就比自己的脑袋大一些咧……

    小小的在对方面前展现了己方的秘密武力,邓时锋看着对方的变化的表情就已经知道自己这一手对其所产生的震摄效应,百步穿杨并不是没有,但箭矢的威力飞到这个距离已经有所降低,而火枪在这个距离上依旧有一定的伤害力,更不用说那几支特制的高精度步枪甚至还有更远的有效射程;相信以对方的智商,能够清楚的明白这种远距离暗枪对他们人身安全所产生的威胁,再加上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并不大,换成是白天或者是有心人在旁边掩护……百步杀人无形啊!!

    重新站起身体,邓时锋示意黄掌事准备离席,虽然因为山村的实力没法再找刘老板的麻烦,但这餐饭自己该拿的赔偿也拿了,该说的说了,该警告的也警告了,再不走留在这干啥啊!!不过在走出雅间大门之前,邓时锋突然想起什么,扭头向还在发愣的两位老板说到:

    “二位老板,那句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看似可以作为商人出卖任何东西的标准,但是有一点请你们二人记住,商人可以无节,也可以逐利,甚至可以出卖很多东西,唯独不能出卖的——是良心!!”

    说完这句话,邓时锋带着人头也不回的便离开了雅间和这间花酒莺阁,只留下笑面李和刘麻子在位子上,咀嚼着这句话的意思。

    ……………………

    而就在邓时锋他们离开之时,在长汉街上,两个身着灰黑衣服的男子正背着一个长长的包裹来到了四五个小乞丐面前,看到这两个男子的出现,小乞丐们带着满身的硝烟味围了过来。

    “大哥大哥,你给我们放的炮仗我们全放完了!”一名正在换牙的小乞丐看上去是这些孩子们的小头目,张着没有门牙的嘴报告着对方给自己的任务。

    “干的不错,没有偷懒集中放,而是一颗一颗的错开点,这是你们的报酬,拿着回去明天自己买吃的过年”

    其中一名男子笑呵呵的从撘袋里掏出几锭碎银子分给了这些小乞丐们,看到这碎银子几个小乞丐眼睛都亮了,原本以为会得点铜钱就不错了,没想到对方傍晚找来自己,不仅免费送给自己放鞭炮玩,现在还给碎银子。

    “大哥,明天还有炮仗放吗?”无牙小乞丐追问着两个大哥,这种好事他希望天天都有。

    “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呢……”那位大哥摇摇头,不敢确认的回答着。

    “那大哥,不管明天还能不能放炮仗,今后有什么事,你都可以像今天这样到外城的土地庙来找我们!我叫豆豆!”

    无牙小乞丐看上去已经行乞多年,深知如何看人行乞是得钱还是得挨骂甚至挨打,也知道这样的好事是可遇不可求,能快乐今天已经足以他这一年都回味今天的快乐,因此随即表现出少年不应有的成熟和理智,向两位灰黑衣人报出自己的名字,期望今后两位好心人还能有这样的美差来找自己去办……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