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黄兄啊,去年你那仙葫私铁卖的不错啊……”

    李会长一开口,对面的邓时锋和黄掌事心中就明白,对方这老狐狸终于要揭尾巴了。

    “就是一些破铜烂铁,取个巧赚点小钱罢了,现在市面上出现大批的仿货,听说李会长这边也靠仿货赚了不少啊……”

    黄掌事不动声色的便顶了回去,话语中还隐隐的揭着对方的老底,市面上的这些仿制品很大一部分可都是你这边出的货!听到黄掌事这样说自己,李会长哈哈一笑立刻揭了过去,这些东西很容易查得到,但最多就是私下扯点嘴皮子,要想就这点事撕破脸皮还是不可能的。不过李会长很快,便扎出了新的言辞利剑,直指要害之处。

    “小钱小钱,这些东西就像黄兄说的一样,都是小钱,不过我可知道,黄兄弟最近在广东卖水晶玻璃杯,还有那种玻璃镜可是赚了大钱啊……”

    李会长这句话一刀捅出了重点和要害,山村目前所生产的对外销售产品中,小刀长刀类的东西实际上利润并不算太丰厚,毕竟这玩意是属于私铁,再加上邓时锋不想太多的长刀类武器出现在自己山窝的附近,那些长刀实际上都是拉到很远的地方销售的。而要说最赚钱的产品,肯定当属透明的玻璃制品;这玩意属于技术垄断性的产品,不仅数量稀少属于奢侈品售价极为昂贵,而且即便是外界想仿制也没这个技术和能力。

    李会长所说的水晶玻璃杯就是最初折腾出来的透明玻璃杯,而玻璃镜则是一个衍伸产品,在还算平整的玻璃上紧紧的贴一张锡箔,然后倒上水银,因为水银能够溶解锡,变成一种黏稠的银白色液体——锡汞齐,当锡汞齐紧紧的贴在玻璃上,就成为了一面镜子。不过制作生产这种镜子很费时费工,而且也不够明亮。但和用硝酸银制作的镜子相比,这种镜子能节省目前山村属于战略产品物资的硝酸,而且就成品的反光度和明亮度,也已经是这个时代的稀有上等品了。

    这两种产品邓时锋目前交给黄掌事的并不多,毕竟山村里缺乏原料,不仅缺乏纯净的原料,每一炉光耗炭耗煤就不是小数字,铁厂那边又是一个耗能大户,玻璃制品势必要向钢铁制品让路。但是就是这若干对玻璃杯和五十块如手掌大小的玻璃镜,黄掌柜就已经是卖出了一个天文数字。这个数字到底有多大除了邓时锋黄掌事等少数几个人知道外没有人知道,但从邓时锋从来不用支付黄掌事原料货款和各种款项上,你就应该明白这些小东西有多赚钱。

    黄掌事能卖那么多钱并不奇怪,考虑到这些产品的特点和稀有性,这些玻璃制品全部都是拉到广东这些富豪大户聚集的地方销售的,这地方可是土豪大户们云集的地方啊。而且为了提高价位,黄掌事在开头采用小范围拍卖方式打出品牌后,对后面的产品是采用了后世的饥饿销售方法,这样做既避免了全部拍卖过程中暴露出销售额,同时还变相的拉动了这些大户人家的攀比之心,你要说你家到现在都没有一块仙葫牌的镜子或者是玻璃杯啥的东西……你都不好意思称你是广东的大户!

    不过黄掌事这些销售手段再怎么藏着掖着,外界有心人还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和对市面出现的总量有了一个大概的估算额,要知道,对面的李会长,他们的商行商会本身也是属于广东的商贾大户咧……

    “李老板消息好灵通啊,小弟……”见笑面李点破自己,黄掌事也没多奇怪,如果对方连这点消息探查能力都没有的话,那么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只是他还没有说完场面话,笑面李用他那笑呵呵的招牌方式打断了黄掌事的发言。

    “这个黄兄就别来虚的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些货以前只有从西洋人那里进,只是这段时间西洋来的船靠岸多少、出了多少的货我们是清清楚楚,而且从品相上看那些西洋人以前的仙贝货现在在仙葫玻璃面前就是个次品;再有,黄兄你是打点柳州府生意的,你拿着这些货不在广西卖却跑到广东卖……这很容易让人猜算到什么……”

    李会长的笑容依旧很灿烂,不过小眼睛里若隐若现的透着一丝得色之意,不过正当他让黄掌柜一下子找不到言词圆过去时,啪啪啪的掌声从邓时锋的手里响起。

    “李会长,不愧是在商界多年的老江湖,佩服,佩服……李会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这人不喜欢弯弯绕……”

    邓时锋也明白,对方这样处心积虑的探听自己的消息并且在今天这里摆出来,那么对方肯定有他所倚仗的地方,与其这样被动的被对方掌握住先手处处捏住,不如看能否直接刺激对方先甩些底牌出来。

    “哈哈,二头人果然快人快语,是个做大事的人物!我这就斗胆说了;这个……想必二头人也知道,虽然鄙会馆名号在两广都数得上号,但近两年行情不好,下面投附的小号又多,这手心手背都是肉都不能让这些小号饿着,只能各方面匀衬点让大家都有一口饭吃。我这会长外面的人看上去风风光光,但实际那个苦啊……”

    笑面李声情并茂的先讲述着自己会馆的难处,说得感觉自己堪比佛祖割肉喂鹰般的伟大,但殊不知,轮这种煽情手段不说邓时锋脑子里的那些人精,就连他本人这毛头小伙在各种影视剧还有小说作品里都看多了,不过他也没打断对方的表演,就这样不喜不怒,没有一点表情的欣赏下去。

    见邓时锋并没有任何的反应,笑面李估计也知道自己太小看了这个毛头小伙,便迅速擦干自己挤出来的眼泪。“二头人,老哥我有个不情之请,能否匀点货给老哥也赚点?”

    “噗嗤”一声,听到笑面李这么说,站在后面的罗蛋顿时笑了出来,这倒不是罗蛋故意失礼,而是的确对方的做法让人好笑,你特么滴刚刚把我们这边想要收拾的人给罩着,摆明了你是要和我们站两条线上,现在又恬着脸要我们匀点货给你卖……你老人家脑子没注水或者是被门板给夹过吧?……

    罗蛋的笑声立刻引起对方同为护卫的两个人怒目相向,罗蛋虽然知道自己有些失礼,但在这个时候千万别服软,瞪眼睛谁不会啊,挺直腰板瞪回去!

    “呵呵,李会长真会说笑话……”

    黄掌事也有些忍不住,但是还好他急忙借着笑意打着哈哈,不过让他没想到,对面的笑面李下面的话让他笑容凝在了脸上。

    “哈哈,如果李某不是说笑呢?!大藤峡的土官我全走了一遍,如果需要的话,贵商会的船通航在那里遇到什么麻烦,完全可以找我帮解决摆平嘛……”

    笑面李的笑容依旧那样的灿烂,但那虚眯得只剩一条缝的眼睛却透着比毒蛇狼虎更加阴毒的目光,这种目光让人明白,笑面李这是想玩硬的,他话语里的意思似乎在卖好,可仔细砸吧你就会发现,对方买通了目前控制大藤峡一段的土官,那么他想让谁的船顺利通航,截留谁的船那就是一句话的事,而大藤峡是桂中桂南和桂西与广东航运交通的必经之路,对方卡死在这里……这完全是掐死自己交通航运命脉的节奏啊!!你说黄掌事听到这个消息后能不呆住吗!!

    对方把底牌一摊,所产生的效果真的是一样具有足够分量的底牌。说实在话,邓时锋也没想到对方的手段如此狠辣,黄掌事从广东进出的货都是走浔江大藤峡进出的,虽然逼急了可以绕行府江从桂林方向进出,但时耗成本和货运量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对方完全是捏住了黄掌事的脖子;虽说黄掌事这边也可以去走走关系疏通一下,但是打通关节需要时间,这一耽搁下来……整个商行所蒙受的损失那是巨大的!

    而且现在邓时锋也知道为什么笑面李之前在赔偿一事上为啥那样爽快了,反正不是自己掏钱,在前面埋个伏笔,让自己现在无法能够再揪着这点借题发挥,这完全就是一个典型的先礼后兵的战术应用!哪怕就是罗蛋,现在也能够感受到对方那种杀人不见血的可怕之处,对方提这种条件压根不是傻,而是有所依持的蛮横啊!!

    被笑面李的这一底牌给震住让邓时锋这边所有人为之一窒,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邓时锋,看他能有什么高招来化解对方的这张凶狠的底牌……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