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城的夜晚比起山村里来那可就热闹多了,因为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官宦、大户和商贾,这些有钱有势的男人们和往来的客商们都需要一些夜生活来消遣漫漫长夜,因此在柳州城的外城,也同样有着青楼、酒肆这样供认饮酒作乐和发泄消遣的地方。

    今晚在柳州城里最好的环彩阁的某个雅间里,满屋点起的灯火让这个雅间堪比白日,偌大的房间里,靠近楼宇栏枋的摆放着一桌色香味俱佳的菜肴,今天难得吹来温和的南方,摆设在这里能让食客们一边享受美食一边欣赏夜景,如果是在夏天的话还可以享受夏夜里的习习凉风,可以说是很典型的一个南方式的建筑结构。这些菜肴如果放在山村里估计能让村民们老远便垂涎欲滴,但让人有些奇怪的是,桌边的食客们似乎对桌上的菜肴并没有兴趣,每盘菜几乎都没怎么动过,就原封不动的摆放在那里。而且落座的数人似乎在座位上就隐隐有种泾渭分明的态势,一种山雨欲来的气息压抑在这件宽敞明亮的雅间里。

    坐在这里的自然就是今天故事里的各方重要角色,在邓时锋开口之后黄掌事便回到自己的府中,果然没过多久,广东会馆便派人过来拜帖,虽说由头是新年老乡相聚,但实际上大家都明白这是对方要给刘麻子做说客甚至是摊牌划界,这就像后世黑-社会电影里的那样,两个老大手下有矛盾,老大出面谈判划界,谈得拢就谈,谈不拢就开片,反正最终还是实力大的占便宜。

    黄掌事这边自然是带着邓时锋和几个士官护卫过来赴宴,而对方也没喊啥管事或者其它阿猫阿狗的小辈出来,一个衣着光鲜,满脸和气,见人就迎一张笑脸,五十多岁的会馆李会长,带着刘麻子和他们的护卫是出现在了这里。

    别看黄掌事和李会长二人一见面就客套话不断笑脸相向,如果不知情的话还以为他们两个人是多年的知交老友呢,但实际上如果两个人脚够长的话,早在桌子下面踹起来了。再加上邓时锋和刘麻子同桌的缘故,这餐饭肯定是吃的不怎么地。

    客套话和场面话说了一大堆,在结束了上面的流程后,两位老狐狸终于开始切入了今晚的正题。

    “二头人,刘家兄弟前些日子多有得罪,还请看在老夫的薄面上,望请再三海涵……”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会长这些话,配上那张堪比弥勒佛附体的笑脸,还真让人感到不好忤逆这位老人的意愿,如果邓时锋只有自己的记忆和见识的话那他估计八成就会在对方这样“诚恳”的笑容和话语中相逢一笑泯恩仇;不过大脑中的其它记忆清楚的告诉他,如果他这句话后面带着“一切损失我方承担”这样的话语……那才代表着对方有诚意,现在你按着不说……笑面黑肚的臭老头,就知道你不想吐点东西出来!!

    轻轻的把自己面前的碗筷摆开,让自己的手更好的放在上面,邓时锋淡淡的说到:“我是没什么,我这人就是好说话,但是我们村里死伤的人,我总得带回给他们一个说法……”

    “你才死几个人,我这边又被你们打死了多少人!!”一听邓时锋这话,一直没吭声的刘麻子当即要暴走了,听管家刘帆告诉自己,那些护卫基本上就没可能有几个能活着,火炮和火枪噼里啪啦的把他们像割稻子一样放倒。

    “嘿嘿,感情你家的人跑我那去,死伤还都怨上我了?!那要不这样,我也带几十号人到刘老板家里去联欢联欢,如果我这边有死伤也绝不怨刘老板你!”

    邓时锋嘿嘿的冷笑和话语顿时将刘麻子给呛死噎死,大家开片抢地盘的事情时有发生,这谁实力大谁占理,谁赢了谁占便宜,你刘麻子没本事赢对方,还拿死伤来说话,这不是自打耳光吗……再说了,已经吓破胆的刘老板哪敢让邓时锋的人过来进行的所谓联欢啊,人家联欢要钱,他的人过来是要命啊!!

    “别伤和气,别伤和气……”见场面气氛不对,李会长急忙老道的出来圆场。“要不这样,二头人那边死伤的弟兄列个单子,刘兄弟这边支应各位弟兄的汤药钱和养家钱,如果二头人满意,还请二头人高抬贵手放了里面还没有死的刘家弟兄,刘兄弟也愿意为这些弟兄支应赎身钱……”

    李会长说的这些话很中肯,也很具有相应的斡旋能力,不过邓时锋表示只同意前面一条,后面交付赎金释放俘虏这事他才不会同意。经过这一仗,山村里的一些奴工,像候四因为表现突出肯定要受到嘉奖,而最好的嘉奖就是提前换籍成为村子里的正式成员,其它一些表现突出,经得起自己审核的奴工也会被吸收进入军队成为待换籍的军人,这些人用他们的表现赢得了应有的信任,提前换岗位也是应该的!而这样一来势必会造成矿场劳工不足,自己还需要这些俘虏当便宜劳工用呢……再说了,这些人到过山村,见识过山村里的一些东西和自己军队的作战方式,在不能让他们变成死人保守秘密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见邓时锋在放人这点上咬死不松口,李会长也知道这一条行不通便不再追求,便转攻赔偿的金额方面。对于赔偿这块,邓时锋对真金白银什么的一如既往的表示不太感冒,而自己所需的很快矿产、矿料还有其它一些物资依旧是其最感兴趣和缺需的,在这一点上,虽然刘老板一家商行的确没法满足这么繁杂的需求,但还好他可以用真金白银的从自己新抱上的大腿——广东会馆同业商行中购买获取。

    要说双方谈判到这个程度,应该说还算顺利,对方虽然偶尔若有若无的摆出什么高人一等的高姿态架势,用实力来威压自己,但是一旦遇到这种情况,黄掌事便会及时的接腔搭话刷刷存在感,而一旦黄掌事表态的话对方肯定会立刻退步,毕竟在对方的眼中,黄掌事这个粤东商会后台还是有一定能量的,真闹腾起来大家两败俱伤也不利于大家赚小钱钱嘛……因而对方也没敢做的太过分。

    谈判,本身就是双方都无法能够直接用武力或者是其它手段达到完全致胜对方情况下的一种无奈的方式,能吃掉对方还谈个屁啊,直接碾压过去掌握对方的利益不更好?!而如果是弱势的一方被对方给吃掉,你还有啥资格谈判啊?!!这话说到底,还是整个大后台的较量在其中起到很重要的因素在里面。

    而且要知道,别看李老板那边看似很好说话,其实是有原因的,刘老板在依附于广东会馆后就失去了自我的主导权,也就是话语权,这怎么赔完全都是李会长说了算,反正赔偿是由刘老板一家承担,李会长这边一文钱都不用出,这用别人的钱去谈判赔偿自然进行的很顺利。即便是听到邓时锋各种要求让大出血的刘老板脸色已经铁青,但现实的困境让他不得不忍耐住情绪不得发作,这种让他心中滴血的大出血似的表情总算让邓时锋身后的罗蛋心中好受了不少。

    在达成各种协议后,双方的这次会面应该来说可以结束了,不过李会长却继续拉着邓时锋和黄掌事又海阔天空的聊了一阵,邓时锋和黄掌事虽然有些不解但依旧没有告辞离席,他们也想知道这李会长后面还有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在又闲聊了一阵后,李会长这才揭开了自己的葫芦口……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