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司为流官的事似乎又闹腾起来了……”

    黄掌事这一句话让邓时锋大脑一下子迅速转了起来,柳州城,也就是马平城这座军事城堡建立的最初用意就是出于军事目的,由于柳州地处桂中要害,而且水路交通发达,是控制和管理桂中甚至桂西河池一带的重点位置,在明代初的地图上柳州城以西不远,密密麻麻圈注有人的地方,很多都是写着“獞”字,而北面多为“瑶”字,这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而随着时间推移,明政府为了控制广西需要,不断册封土司来帮助、维持对广西的实际控制,特别是一些小土司,这些小土司最大的作用就是在其控制区设立土司巡检,专门审查过往的人员抓捕可疑份子,在底层瑶壮民变之时帮助进行镇压。因为柳州府在地理位置上正好处在少数民族和汉族人口杂居混居的复杂性,巅峰时期柳州光土巡检司就多达八十六个,居整个广西所有州府之冠,这些土司们的确帮助明朝政府在控制、镇压底层人民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不过大家都知道,因为矛盾的根源就在于官府、地主、商贾还有各种势力对底层人民的盘剥无度而且突破极限,只要这一毒瘤没有被铲除那么这种抗争、镇压、再抗争、再镇压的矛盾是无法能够得以根除的。

    但从这些土司出现以来,不仅是明政府,各朝代政府都深知这些土司土皇帝们的存在并不利于国家中央的控制,因此总变着法往这些土司管控区域渗透。从明朝开始,改土归流便出现在历史典籍中。

    改土归流一般采取两种办法:“一是从上而下,先改土府,后改土州。二是抓住一切有利时机进行,如有的土官绝嗣,后继无人,或宗族争袭,就派流官接任;土官之间互相仇杀,被平定后,即派流官接任;有的土官犯罪,或反王朝被镇压后,以罪革职,改由流官充任”,有的在土民向封建王朝申请“改土归流”时,王朝以所谓从民之意,革除土官世袭,改为流官。总之,官府遇有机会,肯定会立刻抓紧改流……

    官府这样干自然也受到土官们的抵制和反弹,只是有的时候反弹的动静稍微小点,有的时候反弹的动静就大点,而这次,似乎动静不小,从黄掌事所探听到的消息,是柳州东面的大瑶山,还有西面的土司们一同闹腾起来,可把柳州知府大人给烦得连个年都没过好……

    听完黄掌事的这番话,邓时锋立刻在心里有了大概的思路,这些思路倒不是说能从这次事件中获利什么的,西面和东面闹事的地方离自己的山窝太远,再加上手头上的兵力实力又太薄弱,自己即便是有心去火上添油的闹腾这么一把也没那个能量,唯一能对己方有利的地方,就是明白柳州府是暂时没能力顾忌到自己这边,给自己又获得了一段时间的发展缓冲。

    “黄大哥,既然刘麻子从官面那边得不到支援,那么他现在跑广东会馆又作甚呢?”既然大环境有利于自己,但邓时锋还是有些好奇刘麻子为啥现在去了广东会馆,而且一直待在那里。

    “这个……恕我无法得知……”黄掌事先苦笑一下,这才继续道出另外一个情况。

    “我们粤东商会和广东会馆虽都是广东客商组成的行会,但实际上,两家行会各走各路几乎不相往来,这是因为当年两家行会因为某些事情而造成现在的这个境况……”

    黄掌事带着苦笑和无奈,向邓时锋讲述了两家行会为啥打着粤东和广东两个文字不同但含义却一样的名衔,却老死不相往来的一些历史背景。这个历史背景有些漫长,可以追溯到明初之时,其具体邓时锋也不想多深究,但梳理过后其实关键就是原本的广东会馆高层发生了经营理念的分歧,结果最终无法谈拢,另一拨人便干脆自立山头组建了粤东商会,也就是目前黄掌事他们家族商行所在的这个商会,但为什么闹成现在老死不相往来的境地,这个估计里面的渊源和情仇恩怨故事要说个三天三夜了。

    “难道刘麻子要抱广东会馆的大腿?!”

    邓时锋突然冒出来的猜测让在座的所有人眼皮子突然一跳,邓时锋的这个猜测并不是不可能,广东会馆能获得刘老板的人脉和搭上联手路子……不仅能依托刘老板的官面人脉扩大自己的路子,同时也刘老板也能借助广东会馆保住自己的基业。

    这里要补充一下刘老板的背景,刘麻子家的老柳商行是本土商行,几代人从挑脚货郎开始做起积攒起了最初的家业,然后家中蒙幸结识了官家迅速利用官方的硬指标崛起,最终形成了老柳商行这一能和广东商行相抗衡的大商贾。从这一点上,要说刘麻子家的老柳商行实际上还是有点本事和值得称道的地方,作为一家广西本土的商行,能在广东各商业大贾牙缝里夺食并逐渐做大做强,光这一点的确是给广西本土人争脸。

    但很可惜,邓时锋是后世来的人,在经过了解,他深知老柳商行是成也就成功在了结识了官家,败也就败在了结识官家。

    像刘老板这样太依赖于官府和类似后世买卖批文这样的崛起过程,是无法能够培养出具有足够竞争意识和忧患意识去做大做强。就像最初两个挑脚夫去找大商行联络货源,刘老板的下家胖子赵因为同属地方商行,没有那种服务于人的意识,完全就是靠官府吃硬指标,一副嫌肉小爱理不理的样子,最终让具有冒险意识和需要多方广结人脉财路的黄掌事抓住了机会……这就有点像后世改革之初的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一样,很多国有企业不求上进天天跑政府吃计划经济的批文,拿到批文就能活下去,对市场完全就是爱理不理;但私有企业……市场和客户就是养活他们的爹娘!

    回到原题,邓时锋就对自己的猜测接着追问了一些关于广东会馆的问题,广东会馆因为牌子老,在广西经营时间长,其实力自然不容小觑,在两家广东商行甚至整个柳州府乃至广西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如果刘麻子真的肯舍弃一些东西和对方栓在一起,那的确能化解目前他所面临的危机。要知道,他完全可以利用广东会馆的商家运送队伍来运输自己的货物,如果邓时锋他们像上次那样袭击这隶属于广东会馆的这些商队,那么山村所面临的报复能力可是要比老柳商行一家大n倍。同时,因为黄掌事又牵扯在其中的缘故,势必会引起广东会馆和粤东商行的新摩擦,这势必会引起粤东商行其它小商家对黄掌事他们的不满……这粤东商行,黄掌事虽然在里面任个会长,可里面也还有很多附随的小商家,并不是铁板一块啊……

    新出现的状况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特别是罗蛋,如果不能找刘家报仇泄愤那还真是一件让他无法能够忍受的事情,双手不住的摸向腰间,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的老柳商行。

    现场所有人都不语,但他们不语的关键就在于眼前的这位少年,因为他们知道,这件事情最终会走向怎样的结果,都决定于邓时锋的决断,他说要打,那么天皇老子来了都注定刘老板和老柳商行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他说不打,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是揭过还是暂时压下甚至是握手言和……全部都有他决定!

    沉默了很久,邓时锋在脑海中转了很多的设想和方案,这种情况邓时锋自己一个少年即便是再聪明也无法能够参透里面太多的利弊,但是还好大脑里有体制内的干部、经商的商人还有摸爬滚打多年的业务员,他们的记忆和思维都给了邓时锋很多的参考。不过每一种方案都有它自身的优点和缺点,可以说如果基于现在就硬性复仇的基础的话,那么山村虽然报了一箭之仇但却也给未来发展埋下了隐患,综合利弊,邓时锋只能先忍住这口气,退一步争取更多的发展时间和空间,才能今后报此大仇。

    想到这,邓时锋叹了一口气,他这口气也代表了一种无奈,不管在哪个时代,实力决定了道理站在那一边,拳头既是道理啊!!

    “黄大哥,你先回府邸吧,我想广东会馆的人很快会派人登门拜帖做说客的……”

    邓时锋的声音很轻弱,这种吃了亏还要死命往肚里憋的感觉实在是太特么的难受,可在实力弱小之时,他又能怎样呢……如果在一年前山村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邓时锋绝对敢带着罗蛋他们干上这么一票,但是现在山村基业已经初成,不能因为一时之气而耽误今后的发展,必要的忍隐,也是必须要学会的人生一课。

    不过……即便是刘麻子抱上了新的大树,自己也要让对方先放点血出来好好的补偿补偿自己!!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