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这个位处广西中部,因军事控制目的而兴建起来的城镇,在进入元明之后,随着外部人口的迁入、本地人口的同化、水路航运经济的发展,柳州城得到了迅猛的发展。

    柳州城现在还是在后世那个典型的u型区域里发展,其内城和逐渐形成的人口聚集区与商业区全部在那个u型区域里,只不过u字底部是核心的内城,其卫所、府尹、察院、兵巡道、粮仓、兵营、军火库等政治、军事要害机构都在内城里。而内城外面向北一段距离是外城,在这里,居住着大量平民以及周边民用设施等。再往北又有一道城墙作为最初的军事设施,三个谯楼供外面的人进出外出。

    因为柳州城三面环水,又是广西重要的军事城堡,因此柳州的水上防卫力量也是相当强大的,往来的军船不仅震摄着意图不轨的人员和势力,也顺便干一些吃拿卡要中饱私囊的私活;要想通过水路攻击柳州城并不是不可能,但是要做好大量伤亡和胶着作战的准备。

    而在外城靠东方向民众自己形成的商业区,邓时锋正坐在一间茶馆的二楼,一边享受着上好的品茗,一边带着好奇的目光注视着这条商业街的一切,虽说在后世的影视剧里经常能看到关于古代街景和人文生活的镜头,但那些都是带着艺术加工和美化复原的场景,真正的古城其实没有那么绚丽多彩,除了少数大户人家或者是官宦人家,街道上更多的是低矮的木土房和灰黑的屋顶,而因为没有公共排水设施,家家户户的生活废水甚至排泄物到处流淌,也许在这个门爿店铺你闻到扑鼻的香气,但走到外面的缝角就闻到一股恶臭。

    和有些悠闲欣赏一切的邓时锋有些不同,在他对面的罗蛋和锥子则带着不同的表情看待着相同的一切,虽说二人和邓时锋都是一样第一次来到柳城这样的大城市,对于连县城都没有去过的两位来说绝对是个土包子进城的经历,锥子的反应比较正常,他对品茶并没有多少兴趣,他正一边吃着桌上的点心,一边探头探脑的四下打量着街道上的一切,从卖货的小贩到卖艺的艺人,甚至街头奔跑玩闹的孩童他都要侧目关注。而旁边的罗蛋则完全没有一副第一次进城的新奇感,他正面色阴沉的望向街头的几间铺面,眼神锐利的试图穿破那层层的门板和砖墙,将这老柳商行里的一切全部尽收眼底。

    “罗蛋,放松点,你这么紧张八百米外都能够感受到你的杀气……训练课上怎么说的:‘监视和尾随要溶进身边的各种环境里,让人毫不察觉你的存在……’你这是想打算把城里的守卫军全部都吸过来是咋滴……”

    邓时锋的教训让罗蛋眼中的杀气顿时收敛了很多,不过他并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彻底摆脱出来,眼角依旧不时的瞟向老柳商行。教训完罗蛋,邓时锋放下手中的茶杯,拿起一个白色长条点心小心的掰开,点心在断开处露出层层薄片,在嗅过其香气后这才放入口中。

    点心的口感细腻柔软但不沾牙、一股糯米的芳香和甘糖香气满口而生,看着剩下来的另一半点心像云彩一样可以一片片地撕下来,邓时锋便知道这叫做白糕的东西就是后世柳州的名产小吃云片糕。

    “就是,罗哥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不就是看着那刘帆在几个家丁的拼死掩护中在你眼皮子下乘船跑掉的吗,老师这不都已经想到了后手直接带着我们跟过来了吗……我们都来到柳州城了,还怕报不了仇?!老师,这白糕还能再叫一份吗……”

    被锥子戳中心事的罗蛋白了一眼只顾吃点心的锥子,在前天,也就是年初一的下午,罗蛋是带着一组人马拼命的追击着刘帆和几个护卫,只是没想到对方是小宇宙爆发还是天生具有遁逃的优势,罗蛋他们竟然一路都无法能够追赶上对方,等跑个累死累活的好不容易追上,几个护卫又爆发出它们的忠诚小宇宙,愣生生的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射向小船的子弹,虽然几个护卫全部都自己漂尸江面,但却也成功的把刘帆给送离了江岔口,即便此刻罗蛋想违令继续追击,江面上也找不到这样的快船追赶,可以说当看到对方的快舟消失在尽头时,罗蛋恨得差点没把牙齿都给咬碎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也不注意身边的情况,万一有人来袭击老师怎么办!!”

    找不到什么反击的言辞,罗蛋只有用这一点来堵锥子的嘴。只是满嘴点心的锥子嘿嘿一笑也不说话,指指邓时锋的身后桌位,那里盘子和另外一名士官正扮着茶客坐在那里,如果有人想从后面偷袭邓时锋,就必须要先过他们俩这一关。见自己实在没啥可指责的,罗蛋干脆就直接一扭头,不再争辩什么。

    楼梯响起轻微的踩踏声,这种声音让几个士官都警觉起来,因为这种声音很怪异,不像普通人上楼时的那种沉重的踩踏声,落脚很轻用力很均匀,极大的降低了老旧的楼梯所产生的音量,如果有人轻声蹑步的靠近你……想干啥?!不过下一刻,几个人紧张的情绪一扫而空,因为他们看到,上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教授他们这种经验的老马,而在他后面的,是一脸肃色的黄掌事。

    “邓兄弟,刚才我寻人去打听消息的人回报,刘家的人现在很难看到,今天一清早刘麻子便进内城,从县衙到知府还有兵卫几个大员挨个去了一遍,现在正在广东会馆里面;刘帆则是一直没有露头,听送菜的人说,今天早上刘家的宅子便大门紧闭,不仅没人出来做生意,甚至连妇孺孩童都不给出来过节消遣……看来这一次,刘麻子是吃了大亏后害怕了,正在内城找救兵呢……”

    黄掌事一坐下来,自己也不客气,直接端起没喝过的茶碗一口灌下里面温热的茶水,噼里啪啦的便将所收集到的信息向邓时锋道来。今天早上在见到邓时锋他们在老马的带领下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口把黄掌事吓了一跳,不过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在听完山村遭到刘老板派出的人手袭击后黄掌事紧张不已,不过在听到山村应变及时,人员和设备都没有遭到什么损失时这才安心下来,毕竟自己的二儿子还在山村里面呢。随即,他也是一个经历过大小风浪能独当一面的人物,不用邓时锋多说什么便知道自己要干些什么,立刻利用自己在柳州城里的人脉和关系,四处打探消息……

    “老师,要不今天晚上我们潜进去,反正对方已经折损了绝大部分人手,怕个鸟!如果还有人不长眼,手枪和手榴弹伺候他丫的!!!”

    罗蛋自跟了邓时锋后,口音和语调还有用词都在受邓时锋影响而发生着变化,不过听他这话语里的意思,还有那咬牙切齿的向邓时锋提建议的表情,这幅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的样子把黄掌事给吓到了。

    “你是想把柳州城给闹翻天?!真当卫所里的那两千多兵丁是只会吃干饭鼻孔出气的废物啊……”

    邓时锋白了一眼罗蛋,让其缩到一边后这才向黄掌事问道:“官府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黄掌事轻轻的摇晃着脑袋否定着,想想似乎就这样简单的回答漏掉了很多信息,便继续说到:

    “邓兄弟想打听官府的消息肯定是担心刘麻子会买通知府大人派兵前去征剿,但容老哥说句笑话给你听:领兵的丘八好说动但知府县令不允低下的兵一个都动弹不得……”

    “那些千户百户武官们不像文官那样有各种名目可以捞钱,随便使点钱有送够好处就能说动他们,但文官这边口子太多,上下打点不周当不仅容易得罪人而且还容易里外不是人;刘麻子在柳城府的确有点脸面,如果换成是平日里,花点时间多使点银子和许以田地还真说不定这件事情能给他说成,但是现在……”

    黄掌事左右看了一下,压低了声音:

    “听我们粤东商会的消息,现在知府大人恼着呢谁都不见,柳州府地界上那些土司又为流官的事闹腾起来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