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中午时,所有伤员基本救治完毕,整个山村和厂区矿区对入侵人员拉网式的搜索也结束,民卫队员从公共厕所的粪池里搜出一名慌不择路的入侵者,老马那边对新老俘虏的审讯也基本告一段落,除了追击的步兵们还没有返回之外,所能得到的信息和线索基本上全部都汇总到了邓时锋和覃二这里。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柳州城老柳商行的人,也就是我们的老对手刘老板,其中一些是临时在城里雇来的帮手,带队的是他的管家刘帆,俘虏们都不知道刘帆的去向,能得到的消息是在炮击前还有人看到过他和几个护卫在半山腰上,炮击过后就没人再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跑路的……”

    “活着的几个俘虏对总人数并不是太清楚,但以我们的推算和他们的供词估计在六十人至七十人之间……”

    “他们是前天晚上从柳州城悄悄乘船,分三拨出动,直到在融江分流处才回合的……”

    “搭乘他们过来的船夫已经被他们控制住,捆绑在临时码头,我们已经派了一队人过去查看,估计很快就会待会那边的消息,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碰上朝那个方向追击的罗蛋他们……”

    “据初步调查最先发出报警的是候四,这小子在上茅房后无意中发现了对方,并及时拉响了警钟,事后还提醒其他人及时趴下创造了战机,不过更让人吃惊的是后面他还带人反袭击了那些人,自己不仅一点伤都没挨还一个人收拾了一个护卫。可怜的那护卫,脑袋都被候四开成了那样……”

    “几个工厂都没有受到什么破坏,老马他们的炮打的很及时,铁厂留守的工人看到那些冲过来的家伙时,都已经认为要光荣了,但没想到老马一顿炮击把这些家伙全打垮了……”

    “炮兵消耗弹药一共三十七发,如果不是罗蛋带着人折回来告诉他们不要再开炮了,估计炮兵能把库存全部给用完……黄仕诚正在兵营里跳着脚的骂人呢,不过我看虽然他在骂炮兵们败家子浪费炮弹,但实际上是痛恨自己没能参与一炮都没放,如果当时他在的话,我估计他消耗的炮弹比老马他们还要多……”

    “那些带伤的俘虏在审讯完后正接受着治疗,当然那些手脚已经废了的老马已经帮代劳处理了,这些还有利用价值的总不能让他们白来一趟吧……”

    “还有其它的信息……”

    兵营里的临时指挥部,邓时锋和覃二,还有老孙头他们正一条条的梳理着各种信息,虽然今天仗打的很仓促,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工厂和山村都没有遭受什么太大的破坏,人员方面虽然有伤亡但已经算是一个还能接受的程度,最关键的就是那些学生、技术人员甚至是士兵们都没有出现什么伤害,这些人对于山村来说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而在座的这些人在知道整个山村和基业都没有受到什么破坏后也很高兴,不过让他们谈论最多的,是这次突袭中候四的表现和炮兵的神勇,毕竟一个是幸运兼勇敢于一身的功臣,而炮兵则是因为他们今天第一次出战便有如此恐怖的表现而醒目。要知道,在炮击过后,能在现场活下来的只有寥寥数人而已,大部分的这队袭击者们都被大量的炮弹给炸死,其中一个倒霉鬼运气实在太背,在乱跑中一发炮弹砸在了他的身边不到三米,爆破的弹片不仅打得他浑身都是伤口,甚至一块大点的弹片直接削掉了他半个脑袋!

    即便是存活下来的那几个幸运儿身上也没一个不挂彩,原本紧束的劲衣被冲击波给撕得破破烂烂,脸上和身上都是被硝烟给熏得黑不溜秋,被吓傻的他们现在如果不是眼珠子时不时的还能动一下,简直就和死人没啥区别……

    对于邓时锋带着一个小队阻击二十多人的战绩,这些人没有提及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邓时锋没有说当时的情景,而参与战斗的那些步兵们又还在外面执行追杀任务,那些奴工们又基本上都是趴着的没有看到,整个袭击中,最惊险也是最刺激的部分,是在好多天后,这才从步兵这边传出,并最终成为所有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报告,去码头的那队人回来了,那些船夫已经被解救出来,不过因为没有新的命令没敢直接放走他们,在路上我们遇见一个步兵小队,几支步兵小队除了罗队长还带着一队人在追击领队之外已经结束了追击,正押送俘虏和清扫战场尸体。”

    打断几位山村大佬们聊天,进来的是一个民卫队员,他气喘吁吁的汇报了码头方向最新的消息,听到这些信息大家都很高兴,唯独只有邓时锋还板着个脸,满腹心事。

    “命令,立刻派人出去连续追击,顺便增援罗蛋,并告诉他,只能追击到溪河岔口,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只能够追击到河岔口!同时让各步兵分队迅速返回!”

    “是!!”

    民卫队员带着新命令又折了回去,看着满脸心事的邓时锋,覃二有些不解的问道:“时锋,还有什么不妥吗?为啥不让罗蛋再追击下去?”

    “没什么,外面的情况不是太明朗,我担心罗蛋他们人少追的太远怕他们吃亏。”邓时锋淡淡的回答着。

    “那如果对方跑回去报信了呢?!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老孙头把玩着手里的左轮不断的转着枪花,被对方攻打自己视为宝贝的铁厂已经让他有些不爽了,而自己私藏的两支左轮被覃二揭了底然后又被赵老四理直气壮的抢了一把更是让他处于暴走的边缘,他现在恨不得把那些袭击者拉出来跪在地上排成一排,自己用手枪一个个的把他们全毙咯!

    “报信?!有可能,不过无所谓了,你们不觉得光是把这些人给全部干掉太便宜了对方吗?”

    邓时锋冷冷的话语让整个窝棚里的温度似乎骤降了数度,一种阴寒冰冷之气顺着邓时锋的话语弥漫在这间窝棚里。

    “斯…………时锋,你是说……”覃二大概猜到了邓时锋想干些啥。

    “没错,特娘的,干挨打不是我的做风,不管今天罗蛋他们最终追击到那些人,按照对方的行动时间,刘老板最迟明天下午都能得到消息,有人能回去送信自然更清楚,但即便是没有人回去通风报信,他也能够知道行动失败,全军覆没不就是行动失败吗?!”

    “既然刘老板敢来袭击我的基地和大本营,老子也要带人去柳州城里拜会拜会他才符合理解啊……来而不往非礼也!!”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