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邓时锋带着两组战士,还有二十几个拎着各种武器甚至石头块的奴工气势汹汹的冲杀回矿场时,胜负已经分出来了。冷兵器作战中,正儿八经的军阵列作战之外,像这样散兵斗狠的厮杀除了武器防具还有人数体能所带来的优势,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哪一方的士气更胜过对方,而要想胜于对方很简单——打顺风仗!

    现在对于山村这边的人来说士气简直就是爆棚,不仅一阵响彻天际的炮声炸得是山崩地裂,就是那火枪噼里啪啦的射击也让所有人肾上腺素狂喷亢奋不已,这种声音给自己人所带来的刺激作用也是很明显和很有效的。在后世,苏联曾经做过一个战争中的试验,要想己方士气高于对方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己方制造的声响大过对方!

    这条不知道是哪个科学家研究出来的理论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至少在现在在这里得到了印证,不仅是邓时锋带领的反攻队伍,就连从山村那边过来的民卫,也明白这是自己的火炮炮击声,气势愈发雄壮的民卫队伍很快的赶到了铁厂形成了防御,盘子和锥子在见到铁厂安全后,也带着人立刻折回增援矿场。

    反攻矿场的战斗没有持续多久,除了重新抓那些想跑路的俘虏费了点时间外,其它攻击矿场没来得及跟上奴工队伍冲锋的人员在看到这样的架势早就脚底抹油的跑路了,这些幸运儿因为此前慢了一步的出动反而给他们带来了现在更多逃命的时间,矿场就这样兵不血刃的重新回到了邓时锋的手里。

    而在山坡上观战的刘帆和身边的几个人呢?早就闪了!!

    刘帆和身边的这几个人是带着即将胜利的狂喜,再到不可置信的心情观看完这一切的。刘帆在看到山村里的人架起那两门立起来的东西时心中就咯噔的停顿了这么一秒钟,虽然不知道那俩玩意是什么,但刘帆本能的预感到自己没有让强脚李第一时间去攻打那几间不起眼的破窝棚是个错误……果然,在下一刻,这两门架设起来的铁管子便让强脚李他们品尝到了什么叫做火炮和开花弹的滋味……

    还没等他们从发现山村居然有火炮的这可怕事实中回过神来,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两排不到十个人的队伍,居然一枪又一枪的快速射击,将自己二十多个人的冲锋的队伍硬生生的给阻拦在了距离他们不到十步的前面,这种速射和精准的火器让刘帆他们明白自己此前被伏击的人马是怎么死的……

    在看到冲锋失败后,刘帆已经知道这次的行动是彻底失败了,回过神来的刘帆第一个想到的念头就是赶紧跑,不管不顾的赶紧跑的越快越好,他要把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告诉给自己的主子听,让他知道,自己是惹了多么恐怖的一个对手,这样的对手根本不是自己一个商行所能吞下的,必须要联合各方人马,还有官府和卫所军队,才有可能战胜这些山民!

    也正是刘帆能醒悟的这么快,他这才当机立断的抛弃矿场中还不知所措的护卫们,让身边的几个人毫不犹豫的带着自己先一步的逃跑!

    而刘帆带人跑路也最终让矿场剩下的护卫们失去了主心骨和战意,树倒猢狲散,带头大哥都跑了你再不跑……脑子有病吧……

    ……………………

    “罗蛋,你带着所有步兵,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要给我把那些逃跑的家伙给抓到或者击毙!我不想我们这里的一切被这些人给传到外面去!”

    “孙铁钢,你派人告诉村里的覃二和赵老四,稳住阵脚清查人员,既不能让人给混进来,更要留神北面和南面有无后继的来袭者!”

    “黄仕诚、老马,你们炮兵现在作用不大,现在炮兵转步兵拿上枪看护住兵营和弹药库,如果其它方向发现新的来袭者,你们转回炮兵扛上炮带上炮弹给我轰死他丫的!”

    一系列的命令在邓时锋的嘴里不断的下达出去,接到不同命令的单位和个人纷纷带着人去执行新命令,在经历过前面的混乱洗礼后,大家都基本上已经适应了这种突发状况,不仅命令下达的更迅速更准确,就连训练最差的民卫也找到了感觉,不慌、不乱、不害怕的情绪和心理让各项命令执行起来是愈发迅速和彻底。

    邓时锋对于山村防卫的命令倒没有什么,只要那些跑路的家伙别傻傻的冲到山村和各个工厂里都没有民卫队员什么事,只是对于追杀的步兵们来说,接到了邓时锋追杀令的他们也明白让这些人跑掉会对山村带来怎样的影响,罗蛋和其它几名士官是杀气腾腾的带着各自的士兵疯狂的追杀着逃跑的袭击者,让通往山村的山道、便道甚至是没有人走过的地方都变成了这些逃跑者们的地狱之路。

    下达了各种命令后,邓时锋让人把没来得及跑到的俘虏,地上的伤员还有候四他们暴起逮到了俩倒霉蛋全部集中在了一起送到了军营,他让老马对这些人立刻进行审讯,务必尽快和详细的问出对方的势力、人数还有目的等等一系列的信息出来,而他自己则是带着王丫和几个女学生,立刻对己方的伤员进行了救治。

    山村这次受袭很突然,这有过年大家降低了警戒心的客观原因,也有邓时锋没有保持警惕派出警戒巡逻人员的主观错误,不过现在不是自我检讨的时候,还好这次不幸中的万幸就是己方发现对方发现的早,虽然打的很仓促但还好工厂方面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也没有冲击到村子里造成更大的混乱。人员伤亡方面,现在统计上来的数字是死了三个伤了十多个。

    死的三个人有两个是奴工,一个是在矿场里被挤压踩踏而死的,虽然邓时锋他们反冲回来时还吊着一口气,但是肋骨断了几根刺破了内脏和肺叶,这样的内出血和内伤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宣判了死刑,邓时锋也只能让人帮着他少受点罪。另一个奴工是和候四在路上暴起时被袭击者一刀给干掉的,虽然在反击过程中一点忙都没帮上,而且据说还是因为他的原因让两个袭击者从他那跑掉,但死者为大,再怎么说能肯拼着一死豁出去的劲头还是值得肯定的。最后一个是负责看管矿场的村民,这人邓时锋也见过,差不多四十岁的一个鳏夫小老头,手脚不太利索,出不了工干不了什么重活,自己一个人无依无靠,便来到矿场干一些看人管事的杂活,前一天喝多了,事发时没能来得及醒来,被那些俘虏活活给勒死……

    受伤的十多个人中,重伤有两个,其中一个是被打了一枪大腿的那个倒霉蛋,还有一个是反击时被对方砍了几刀的奴工,虽说对方在慌乱之下没有砍的太深,但失血有些过多,同时在这个时代外伤最可怕的就是伤口感染所造成的二次死亡,而且那个大腿中枪的因为铅弹在体内的缘故,更容易造成破伤风感染,处理不当不仅腿保不住甚至就连小命可能都要丢掉。而剩下的基本上都是皮外伤,如果能赶紧处理伤口,能够避免像老村前年被袭击后,二十多人中超过一半以上的人员是因为缺乏治疗而伤口感染死亡的惨剧。

    让王丫和一些奴工还有学生们赶紧烧好开水,邓时锋穿越过来后,第一次使用的那些没有舍得使用的香皂、沐浴液什么的,这些东西自己背包里有,一些行李也有些许,长途卡车上也有一点,一直没用就是要等到这种紧急时刻之用。

    两个重伤员和两个外伤较深较重的轻伤员都是邓时锋亲自主刀,一边向身边学习的女学生们解释和说明各种外伤的救治,一边进行取弹片、清创还有缝合伤口,从外面购买的米酒提纯出来的酒精成为了目前最好的消毒水。虽然邓时锋已经尽量的小心,但毕竟大脑里只有一个学医的学生记忆却没有专业护士的动手能力,而那些特殊士兵和退役老兵能提供的也是直接战场用刺刀挖弹头这这种干活……这伤员的惨叫声让窝棚就像个杀猪场一样……

    不过还好,四个伤员都知道大仙在他们身上折腾自己死去活来的疼痛是在救他们的小命,虽然喊的是难听了点,但对邓时锋这位大仙出手还是相当感激的。

    完成了这四个人的救治,剩下来的那些轻伤员们就没那么喊的起劲了,因为剩下的人是由那些女学生们来进行实习,邓时锋则在旁边进行指导……虽说这些女学生们动起手来比邓时锋还要狠还要痛,但为了在美女面前表现出一点男人的什么精神……你可以看到这些伤员是咬着牙,硬憋着把连都给憋紫也不喊不叫……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