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以往这个时候矿场里的奴工都已经在催促下起床开始一天的劳作,不过今天是大年初一,一年中难得的几天不用出工干活的日子,大家自然希望能多睡上这么一会,而且昨晚上覃头过来的时候还送了几坛子酒,这对于这些已经很久甚至没有享受过这东西的青壮们可是绝好的东西,所有人喝的都挺开心高兴,在窝棚里也拍着胸脯和覃头说了很多话,不管是酒后真言还是胡言乱语,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外面哪能找得到那么好的地方呢!

    小心的从大通铺的稻草堆里爬出来,候四尽量放低自己的脚步和动作以免惊醒其它工友,候四作为奴工中具有培养价值的代表人物,不仅是那些工头和工友,甚至是覃二都过来敬了几杯,这让候四是受宠若惊,他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啊,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还好工头和覃头都没计较有些,而且鼓励已经有些说不出话的候四努力学习工作,争取早日攒够工分成为一名正儿八经的村民。激动兴奋之下,候四也不管不顾,反正有人敬酒他就喝,喝来喝去就把自己给喝趴下了……

    倒下的早这起的也早,充足的睡眠再加上憋着一肚子酒水化成了尿,候四早早的便爬了起来,来到尿桶边时感觉到也许是昨晚肚子有些着凉不舒服,便抽了几张草纸跑到了远处专门的公共厕所方便,一阵倾泻之后整个人舒坦多了,起身提裤时他突然感觉到矿场外面有这么些影子晃过……

    一开始候四以为是什么不长眼涉世不深迷途的啥动物送上门来给大家打牙祭,正寻思着今晚也许又能有肉加餐时,让他突然感到背脊发凉的是他发现这些影子都是像人一样的直立行走,而且数量不仅不少似乎手里还拿着家伙什!!再定睛一看——这些黑影正兵分两路,一路直扑矿场这里,而另外一路则直扑远处的铁厂!

    看到这候四已经是睡意全无,只要不是瞎子和傻子都能明白外面来的人是什么人,更不用说候四在两年前,也是看到这样的一幕后被人掳成了俘虏最终变成了像猪仔一样的货物。此刻的候四只在脑中纠结了不到一秒钟便做了决断——他要赶紧跑到警钟那里发出警报。而驱使他这么干的理由也很简单,他受够了被人奴役和贩运的日子,山村这里没有皮鞭没有打骂,吃住也比外面强上百倍,更重要的,这里的山民把他们当人看,而且还给了他们更好生活的希望!就凭这个,就足以让候四豁出自己的这一百多斤冒着生命危险去发警报了!

    候四本身就长的人高马大,来到这后饮食各方面都还跟得上,很快的便恢复了他原本的体型和力量,这么大的一个人出现在矿场上自然一下子被袭击者们发觉,几根箭矢嗖嗖的是向其飞来,还好矿场的地面不是很平整,候四跑起来身形又不稳又左右晃动,几根箭矢都没能命中自己的目标。躲过第一轮箭矢攻击的候四没敢向后查看,在距离工头和工友们住的窝棚前不远便扯起了嗓子大喊:

    “有偷袭!都起来啊!!”

    只是昨晚大家都喝的挺嗨的,睡的又挺晚,结果候四喊了几声居然没有人反应,或者说是晕乎乎的没反应过来,这可让候四急坏了,不过还好,喊了几嗓子后他也冲到了工头的窝棚旁,抓起窝棚旁的绳子便猛拉。

    警钟声在金属锤的和钟壁的撞击下发出清脆但富有穿透力的声响,这个警钟本身就是矿场这里备用准备应付奴工和那些俘虏暴乱时使用的,只是奴工现在过的都有乐不思蜀准备在此定居,那些俘虏看管的又严实没有啥机会,因此这个警钟设立在此除了试用之时拉响过就一直没有用过……

    ……………………

    “谁啊,大清早的就敲钟,今天不是不出操了吗?……”

    “是啊,给我知道是谁拉的我要锤他……”

    军营的通铺里,几名战士在嘟哝着,但下一刻,窝棚那简易的房门便被狠狠的给踹开,锥子和另外一名士官兼教官衣冠不整的身影随着他们的嘶吼声冲了进来:

    “都起来!拉警钟了!!”

    军营因为正好位于矿场和工厂的中间,也是距离矿场最近的单位,自然是清楚的听到警钟声,和其它人一样,一开始甚至连罗蛋都没反应过来,在事后总结,主要原因是没有弄过相应的演练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好邓时锋昨晚因为太晚也没回自己的窝棚,听到警钟声时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在几个士官住的窝棚里这么一嗓子,总算把几个士官都给激醒了。

    突发状况的出现很快便体现出训练上的差异,几名士官虽然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显得有些紧张和兴奋,但取枪、穿衣掩护叫人等一系列动作都有模有样,而那些新入编的士兵们,则因为训练不足再加上一紧张慌乱,不是衣服找不到就是裤子套不上,取枪也是忘记一拿便走一窝蜂的堵在一起,如果不是按条例要从士官那里领取子弹后才能开枪射击,估计现场因为紧张走火的事故都会发生。

    看到军营里一阵鸡飞狗跳的混乱,邓时锋只能摇头,这纪律和素质不是能够短时间炼成的,很多时候,甚至还需要血的教训做案例才能够逐渐的形成一支强有力的作战部队,就像今天,整个军营连个警戒哨都没有,如果不是矿场里的人及时发出警报,估计对方端了自己的老窝自己还在睡梦中呢……

    “啪!!”的一声枪响,邓时锋从罗蛋的枪套里拔出左轮手枪对着天空放了一枪,这一枪总算是让这些慌张混乱的士兵们冷静下来。

    “都别乱,拿到枪的自己滚出来,没拿到枪的别瞎挤,找自己的教官领取弹药,来不及穿衣服的就别穿了,死人是不会感到冷的!!”

    几句喝骂让士兵们总算找到了点秩序,虽说罗蛋是他们的总教官,但士兵们第一天入编后就被明确的告知,这支队伍只听大仙的命令!大仙就是他们最高的长官!

    而邓时锋的枪声过后没多久,矿场里的警钟声戛然而止,听不到警钟声让罗蛋他们更加的焦心,生怕自己赶到的太晚而造成太大的损失。

    “报告,对方人数在五十人以上,正分两路,一路正在攻击矿场,一路人马正顺着交通道冲向铁厂,怎么打?!”

    作为一名高精度射手兼未来狙击手,盘子的心理稳定能力和观察能力优势在被邓时锋给增强后,在这次受袭中又一次起到了作用,在邓时锋还要踢新兵的屁股整队组织队伍时,他接过了观察的工作,准确的估算出对方的人数和作战攻击方向,为接下来的作战提供了最宝贵的信息。

    “老马!”邓时锋一听到对方正有一批人朝着铁厂方向冲过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还好这些人不知道是信息不足还是没看上自己这些人,如果他们刚才直冲这里的话,那么就会干掉村里最强大的武装力量。

    “到!!”

    因为炮兵总教官黄仕诚年龄还小,他现在还是主要住在学校那边,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炮兵副班长老马便成为了主要的火炮指挥官,虽说他的文化水平还不太玩得顺火炮这玩意,但他成熟稳重年龄和遇事不乱的经验却也能指挥剩下的两名技术士官发挥出应有的水平。

    “把火炮对准铁厂和机械厂周围组成火力封锁线,我不管你用多少发炮弹,哪怕就是砸光了我们所有的库存,也不能让一个***冲进去!!”

    “是!!组成火力封锁线,不让一个***冲过去!!”

    老马复令之后立刻带着五个人跑到操场边上不远架起了迫击炮,而另外的四个人则是放下炮弹后立刻转头冲到弹药库中去取的炮弹,炮兵不同步兵可以天天开枪实弹射击训练,而且步兵上次还到外面真刀真枪的和敌人干了一架,这让每天反复枯燥的操作训练的他们早就渴望一次酣畅淋漓的火炮轰人战斗,一听到邓时锋开了金口可以这么大干一场……因为紧急集合这样的训练比起步兵要少一些,那些只穿着单衣甚至没穿裤子基本上都是炮兵,不过他们现在根本感觉不到寒冷,热血沸腾的他们只感觉一团火在燃烧着他们。

    “罗蛋,你带着盘子锥子两组人从后面包抄过去,速战速决解决掉那些敌人,务必保证铁厂的安全!!”确定拦截和歼灭攻击铁厂的补充力量,邓时锋掏出随身携带的九二式半自动手枪,左右各一支手枪的挥舞吼到:

    “其它的人,上刺刀,跟我反冲矿场,那里还有我们的弟兄!!”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