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吃的很开心,能和邓时锋在一起吃年夜饭的都是山村里的核心人物,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缘故,这些人今年一年的收获颇丰,他们本身以前都是靠手艺吃饭,跟随邓时锋后因为将自己的手艺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地步,这让他们在各个工厂里都成为了主管或者是技术大工之类的高级人才,这些人员的工分可比普通劳工要多很多……当然,像精明的赵木匠也利用业余时间干点私活,做点东西填补家里的缺用或者和别人进行交易,现在在山村里,他是第一个家具全齐的家庭。而且他现在有意准备自己弄一个木器厂,专门组织山里的人员集中加工生产各种木器,甚至和老孙头联手准备设计搭建山村里的第一栋砖混房屋来进军更大的市场,这种想法当然得到了邓时锋的支持。

    和去年比,年夜饭的桌面上也多了不少菜肴,除了传统的酸笋酸菜酸萝卜之外,比去年更多的肉、鱼、鸡鸭家禽也成为了各家桌面上的新三样;村里让黄掌事从外面运送进来若干小猪、鸡鸭苗这些家畜家禽,不仅丰富了村里的肉类需求,像猪粪、马粪这些东西也增加了芒硝的产量。但是和去年不是盐水煮肉就是爆炒肉的单调口感相比,今年的菜肴在色香味上面,因为从外面购入了大量像八角、陈皮、胡椒等香料,甚至还有酱油、米醋这些东西极大的丰富了菜肴的可口度。不过最让邓时锋感到舒坦的,是那一小包朝天辣椒种子今年的丰收,对于一个无辣不欢的人来说……之前没辣椒的日子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只是今年的年夜饭没法像去年那样从头到尾吃的过瘾了,由于工厂、矿山还有军队这些单位组织里面还有留守的人员,邓时锋还有覃二、老孙、赵木匠这些人都只能吃过年夜饭后分头到各个留守人员位置一同守岁,这种后世很多人吐槽的行为你要说是一种形式作秀也好,拉拢人心也罢,但是不管自己过去是带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和作态,这就是一个必须要完成的步骤。

    覃二和老孙他们自然去工厂、矿场这些专业较为对口的地方,而军营方面肯定是邓时锋比较熟悉,几个人带着些许酒意,还有一些留备下来的外购米酒作为慰问品,分头赶到了各自负责的位置与留守的工人、士兵们一同联欢。

    矿场那边自然可以敞开的喝,就连那些奴工们每人都分得了这么一大碗,而军营这边因为战备的需要每个人只能喝这么一小碗,这点低度白酒自然无法能够满足大家的口欲,不过军队就是如此,如果没有克制力和纪律的约束要求,装备再好那也只会是支鱼腩部队。谁也没想到也正是因为晚上的克制,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故事。

    在山村里大家相互庆祝新年的到来时,谁都没有想到,在通向简易码头的小河面上,正有十来条小船摸着黑来到了简易码头,这些小船一靠岸,便呼啦啦的从上面窜下不少黑影,在搜索码头发现没有人员发现他们的到来后,这群黑影把船夫捆绑在一起,借助着这里简易的休息蓬和少量建筑物点起了篝火在这个寒冷的夜晚给这些人取暖。

    篝火在给这些黑影们带来火焰的温暖时也照亮了他们的身影和脸庞,如果老马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惊呼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刘老板商行里的那些护卫,这些人在六十多人的整体中占据了三分之二的数量,剩下的一些人则是柳州城、柳城县里的一些游手好闲争强斗狠之辈,凑在一起虽然不算很多人,但其人员组成结构却能最大限度的保证了行动的统一性和纪律性。

    所有人都穿着劲衫紧衣方便行动,除此之外每个人都是刀枪斧戟的配备齐全,甚至几个人的腰间还鼓鼓的掖着什么东西,再加上这些人都是尖眉竖眼满脸横肉,让人一看便知都不是什么善茬。

    “各位兄弟,让大家在这个日子还不得安生的奔波劳累实在有愧于大家,我在这里先代我家老爷再多谢谢各位!我家老爷备下些酒水干粮,为各位弟兄们果腹充饥只用,等事成之后,老家老爷每人重金相谢!!”

    说话的赫然就是老柳商行的管家刘帆,只见他让人将一坛坛带来的酒分发给篝火边上的这些人员,除了酒之外每人还有一块干粮和一条腊肉,这些东西就是这些人的晚餐和年夜饭,这点东西在这种日子里的确显得寒碜了很多,但来到这里的人除了被裹挟而来的那些船夫之外都是亡命之徒,他们并不计较今晚上的这点辛劳苦累,他们也明白苦上这么一个晚上,明年一年都可以天天享乐!

    “放心吧刘管家,老爷平日里待我们恩重如山,俗话说得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老爷手下吃了这么久的饭,老爷只要一声令下,我们这些人绝对不会皱眉推脱一个不字!”

    接话的是带队的一个队长,能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不仅需要点本事而且还要懂得一些做人做事甚至圆场拍马表忠心的本领,这接话的时机不仅恰到好处而且言辞也带起底下其它人的一片喝应之声。

    “刘管家,我强脚李虽然不是你们老柳商行的人,不过平日里在城里也没少受刘老板的照顾和恩惠,犯事了刘老板帮使钱走路子捞人,没钱使了刘老板也不嫌弃支应点接济,现在刘老板能用得上咱强脚李,我强脚李自然义不容辞!”

    有了自己家丁护卫代表的发言,那些外聘的临时工自然也要有人做代表,这位在柳州城里天天靠敲诈勒索过日子的强脚李自然接了这样的事情,因为在柳州城里他也算得上是一号狠角色有一定的影响里,他的发言也得到了那些临时工的响应,不过最关键核心的,还是大家都明白的那些奖励——不管事成与否,这些人每人都能得二十两白银做酬劳,在行动中有功者事后还会根据现场表现加有赏钱,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刘老板为了这次的行动是下了血本。

    酒肉加干粮,这些人围在篝火旁吃过了属于他们的年夜饭,整个场面因为对高额赏金和对这次行动很有把握显得很热烈,大家交谈的重点并不是如何应对明天攻击过程中的突发情况,而是明天要杀多少人,抢多少人卖掉,打听村子里有没有漂亮女人,干成这一票之后赏金该怎么开心花销……对明天的行动没有一点困难的准备和应对惨烈局面的觉悟。当然,这些人干这些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而且以往这样的行动都是一击得手,被袭击对象往往还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就从士气到场面上全部被击垮,完全是一面倒的虐杀。

    打惯了顺风仗的他们,绝然没有想到明天他们将面对的是怎样的一场恶战,更让这里很多人无法相信的,是今天晚上的这餐饭,对于他们这里的很多人来说,是他们人生的最后一餐饭……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