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板的决断很干脆,计划也很简单,如果说换成是对付普通的山民或者是普通的瑶民那基本上已经胜券在握,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对手绝对不是普通山民那么的简单,而且更加让他们懊悔的,是因为他们的贪婪独占的**让山村避过了一劫。

    以山村的武装实力,对付小规模的武力作战还是不成问题的,而如果一旦对方不管不顾的拼着伤亡来抢夺山村的各种资源,特别是联合周边的几大势力一同出兵全方位的入侵……就凭山村的那点兵力只会顾此失彼最终打成一个烂仗,这对于山村来说那简直就是最致命的。而如果刘老板他们打算自己独吞……嘿嘿……那结果肯定会很灿烂……

    不过这个时候对于山村里的所有人,包括邓时锋都没有察觉到有人即将对他们产生行动,山村虽然不大但矿场、工坊都很容易被人发觉,再加上山村人手少,如果对方真要有心悄然潜入其实还是可以做到的,此前能那样幸运那座钢铁风力发电站自然功不可没,可如果一旦人家不凑近……罗蛋他们也只能眼瞎瞎……

    回到村子里,由于工厂停工,邓时锋不用再往工厂跑使得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情,学校这边也因为几个学生的成长能代课帮助处理很多事情,邓时锋终于有时间开始坐在自己的窝棚里,专心的整理出目前工业发展中遇到的技术瓶颈难题,和未来科技树的准备与一些山村生活问题的准备。

    今天已经是大年三十,和去年一样,邓时锋并没有准备自己的年夜饭,因为覃二和老孙头他们依旧打算几家人集中在一起过一个年,既是对此前共患难传统的延续,同时也是盯上了邓时锋私藏的两瓶好酒……不过做饭的事情邓时锋算是外行兼客人,因此他和去年一样仍旧可以继续独自一个人工作到最后一刻。

    从外面交易进来的纸张上已经写满了字,上面记述着今年的生产发展和技术研究还有出现的各种问题。在经过今年二月的技术攻关月和年中的两次技术大攻关,山村里的技术力量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主要集中在钢铁生产和相关金属机械加工方面,不仅很多产品已经开始铸造以节约成本和提高产量,就连后期的机械加工成品率也在提升。大量金属产品开始堆积在仓库里,而每天出品的次品、废品也随着技术的提高和经验的累积在逐渐降低,这说明劳动力的熟练程度也在逐步的提高。

    抛开各种民用产品不说,如果说钢铁工业和金属机械加工业最直观和集中的体现,那就是对军械的生产和制造上。

    步枪方面提供给扩编的步兵依旧是夏式步枪,只是因为采用了山村自己生产的优质钢还比不上后世带来的钢材,因此枪管略微的厚实一些保证强度。而火炮方面,考虑到目前山村的整体技术力量和人力资源上的限制,特别是炮兵这种兵种对技术和文化的要求性,对火炮的研究稍告一段落,几门前装滑膛炮和两门迫击炮已经基本上足够折腾,再增多也没人cao作,因此炮兵在最近一次的扩编中只少量的增加了五个人,而剩下的十五个人全部被编入步兵之中,当然,新迁入的村民也被告知需要尽到一个村民的职责,因此民卫部队也相营的进行了扩编。

    步兵和炮兵还有民卫部队的扩编让自己生产的武器列装后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摆在了机械厂的面前,上半年邓时锋捣鼓出了一批枪支,左轮手枪和夏式步枪还有单发加长型手枪都经过了实战的考验,在展现出它们的无比威力下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其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装弹方面,不管是单打的手枪还是装弹耗时的左轮手枪,其重新装填很容易让对手利用起来发起致命攻击,而夏式步枪虽然已经简化了很多装弹步骤,但这些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地方,在经过一年的使用,大家发现,广西的气候较为潮湿,火药很容易在这种气候下受潮影响使用效果,这极大的影响了几种枪支的使用效果,气候的问题,让邓时锋不得不着手专门对制造定装铜制弹壳进行技术攻关。

    下半年,邓时锋便带着自己的学生,根据这些缺点,用半年的时间集中人力做技术攻关,原本以为只冲压直筒凸底缘的弹壳没有太大的难度,而且上半年弄出了小型手动冲压机来生产两种子弹的底火会使得中型冲压机的研制会变得简单些,但似乎今年的好运气似乎已经在上半年耗尽,对全包裹式子弹壳的冲压技术迟迟无法能够得到突破,所冲压生产出来的产品不是厚薄不均就是容易断裂,合格率低得可怕。

    仔细的分析下,技术拦路虎并不是出现在冲压机的身上,邓时锋要的冲压机并不是什么大型冲压机,而且冲压零件也不算过于复杂,而是主要出现在动力稳定的传输、冲压的铜料杂质过多导致纯度不足。

    动力的问题一直是制约山村机械加工能力的一个主要矛盾,村里也正在修建小型水坝来解决这一难题,但是短时间内水坝需水量不足也无法能够提供足够的动力,邓时锋还得只能依靠现有的少量电力来将就使用。而铜料的杂质问题也是历史问题,目前炼铜技术虽然纯熟,但炼制的过程中仍旧会掺杂进一些杂质,同时因为铜钱这种货币的应用,使得很多私铸钱币里面掺杂着很多铅,甚至很多私料生产出来后就已经直接往里面掺杂了不少铅料甚至其他杂质在里面,这让黄掌事帮收集到铜料纯度不一也加大了分离提纯的难度。

    重新提起笔,邓时锋在明年技术发展计划书上填写上了加大化学工业的研究投入这一项,没有办法,这动力方面暂时只能够就锅下米这是客观条件限制,即便是那小型水坝的修建完成,但水泥这第三项穿越利器还没有出现之前,这些陂塘水坝的规模和蓄水量不会太大,最主要的功能还是做稳定水量减少洪涝和灌溉与工业用水之用,就连做水轮机发电或者输出动力都需要考虑整体的蓄水量而在丰水期使用,除非自己明年折腾出蒸汽机,要不然动力问题会是一个制约山村发展的巨大瓶颈。

    动力方面的不给力让邓时锋只能够从原料上着手解决问题,电解铜以山村的这点供电量是不可能实现的,那么化学置换法就成为了首选。当然,在经过今年一年的培养和教育,学生们中间出现了几个在化学方面很有兴趣和天分的学生,他们的成长也让化学的研究做好了人员与相关基础知识的技术储备,明年……除了对工业生产的化学研究外,还有其它什么好玩的炸炸类无烟发射药类的东西……似乎也可以开始研究了……

    工业发展的突破实际上就是一个综合技术的考验,这就像是一个木桶效应,决定这个木桶能盛装多少水,并不是这个木桶最长最高的木板来决定,而是由最矮的那块木板来决定,一个技术不起眼的短板,也许就是制约整体工业发展的关键,而整体技术稳步的累积推进,实际上也就是整体工业水平的提高和发展。

    仔细的将明年要着重解决的技术部分给写入计划书中,重新更换纸张,邓时锋又开始对今年民生、山村总体发展中暴露的一些问题进行了归纳。

    山村的发展到目前为止还都令人满意,不管是民心也好还是稳定性也好,都没有出现什么让人头疼的问题,但是没有出现并不代表着没有,一些隐性的矛盾依旧在暗处随着山村的发展而蓄积着力量,而一些目前执行起来较为良好的发展策略也会随着未来发展的变化而变得过时制约山村的发展。

    前几天和覃二在山道上所谈论的人心变化以及山村隐然出现几种不同心态变化问题就是其中之一。

    心理永远是最难以掌握和控制的东西,邓时锋也明白这一点,因此他才会和覃二说那么多,就是为了让其能够明白,山村里的老村民有资格骄傲和自豪,但却不是阻挡新村民入籍分享这种骄傲和福利的理由和借口;除了村民们的心理变化值得注意之外,对于学校里出现的这种不利于团结的思想也必须要得到有效的引导……

    除此之外,因为暴人口计划已经出现了逃亡民户上的瓶颈,那么明年开始对外的抢夺人口也成为了明年工作的一个重点,这如何抢、又如何带进来,还有如何有效打消这些人的抗拒心理和培养他们中间的亲从力量……这些都是需要好好的计划和准备的。

    而一旦明年对外开始暴人口行动后,对粮食和物资的需求就会变得更加庞大,山村里预留的耕地已经不多了,那么过多涌入的人口虽然对工业发展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刺激作用;但大量的工业人口势必会给山村的人口结构带来很大的冲击,对粮食的需求、产品的消化、过多工分出现导致的信用体系与商品平衡,还有村里一些精明人逐渐开始形成的资本商业所带来的问题……都会逐一的慢慢浮出水面……

    ps:这技术类的过渡章节真心好难写……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