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流逝,山里的这十几名俘虏们有一些依旧死硬的坚信自己的主子会带人攻打进来,抢夺这里的一切兼解救出自己,而还有一些人则是在看到山村里的生活水准,心中已经开始打起了算盘,在和拿着皮鞭的监工示好套近乎,以便某得一个新出路。

    不过实际上,这些人的不同主子,像莫老爷因为受到的惊吓有些过重,在闹鬼事件发生后一个月终于挺到了床上至今还病怏怏的实在是有心无力,李老爷正找着其它合作人继续努力,胖子赵正焦头烂额的想办法填补着货仓被烧后的窟窿,陈师爷身后的官府势力正努力消弭自己管辖境内出这么大事所造成的后继影响,这些人都暂且将心思放到了应对眼下困境的上面,实在是没有心思再去折腾山村的事情。

    只是在上次谋策攻占山村的所有势力中,刘老板虽然既折了货物而且还更为惨痛的折了人,但他事件发生后的低调处理的确有实力受影响的缘故,毕竟自己商行死了几十号人,这些人有一些是本商行的直属人员,有些是临时聘用的,不管是哪里的刘老板在折损人手的同时还赔付了一大笔的抚恤金,特别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他家的商行信誉受到了严重的冲击,眼明的人都看得出来,袭击者别的商行车马队不打专门揪着刘家打……谁还敢把自己的货交给对方运送啊……为此,只能缩紧人力,确保几条最重要的交易通道安全,这样一来生意肯定受到严重的影响,整个下半年刘老板的老柳商行生意惨淡,若不是那几条固有线路以及货物的利润可观勉强维持着收支平衡,刘老板早就已经撑不下去了。

    不过如果你真以为刘老板就这样认栽……哼哼,那你就图样图森破了,刘老板能在业内这么快崛起是和他本人心狠手辣有着很大关系的,在柳州府的商界圈里,如果你真认为做生意只需要买卖和气童叟无欺而不需要点黑心手段……那你只会成为别人成功的踏脚石。不过能让业界都敬之三分的刘老板消停这么长时间,关键还是刘老板也注意到,自己现在对那个对手实在知之甚少,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村势力但却没曾想到是一块硬铁板,而且这硬铁板还特么滴不等自己去踢就主动来砸自己的手脚……无奈之下,刘老板只能听从管家的建议——外松内紧,麻痹众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这天,刘老板所经营的老柳商行里面,刚刚一直车马商队完成一次货运返回到了商行的货院里,伙计们在吆喝忙碌着卸着货物,众多押运护卫和伙计帮工挤在院子里显得相当热闹,但没有人注意到,几个护卫穿着打扮的人,在其它人不注意的眼皮子下,转到旁院,七拐八曲的绕过院子里的假山植树,来到了旁院里一间不起眼的小屋里,在这里,刘大老板和自己的管家,正等候着这些人的到来……

    “各位都辛苦了,我这也不矫情客套,就请各位开始直述你们所打听、看到的东西……”

    在请这四五个人落座之后,刘老板的管事刘帆亲自为这几个人端茶倒水,在结束这点不是礼节的礼节,刘老板有些焦急的直奔主题。

    “老爷,这事怎么说呢……”

    这些人都是刘老板的心腹,他们早在三个多月前便被秘密的派出去探查一切有关上次袭击者和山村的消息,几个人也知道当座的老爷在这几个月内的确已经等的有些焦心,相互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便从第一人开始讲述他所打探的消息,当他叙说完毕后下一个人继续讲述他所探查到的消息,就这样,用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几个人所得到的信息互有交叉重复,也各有不同之处,这些信息给刘老板和在座的所有人展现了一个大概的山村形象。

    首先这些人印证了在柳城县东,柳州府和桂林府交界的地方,的确有这么一个神秘的山村,这个山村出现的时间、人数还有规模都无法能够得到更具体的消息,但从地理方位,还有从黄掌事雇请的船夫那里汇聚的信息,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个山村的确就是仙葫小刀的出产地。那些船队每次都往里面运送大量的粮食、布匹、私盐、矿物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各种东西,这么多东西如果用真金白银来交换每次也都是一笔不菲的金额,除了拿各种较为值钱又细小的东西来交易,没人能想得出山村里到底是用啥来做交易品。当然,也不排除山村里的人寻找到了金矿这样的事情,不过如果那些山民真的找到金矿……那也是值得攻打的宝地!

    吸收了第一次派出探子却一个都没有能够回来的经验教训,这次派出的这几个探子并没有贸然的直接进入山里进行侦查,而是选择了从外围进行远观甚至是调查;这样的做法自然收效甚微但却极为隐秘和安全,甚至有人在远远的看到那钢铁制成的大风车后,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心没有过去查看,也避免了被山村里的人发现并又成为矿场里的免费劳动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长期的外围调查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收获,其中两个人在绕行很久之后无意之中穿过了分隔柳城县、融县、永福县还有未来鹿寨县的这片山区,并很幸运的找到了小村遗留下来的两户村民,从他们那里,这两名探子收获了和北面李老财同样的信息。

    而另外一组人则更加大胆兼幸运,因为他们在侦查的过程中,胆子不大肯定不能收获更多直观有价值的信息,但如果不按捺住焦切的心情贸然行事只会惊动对方成为又一批失踪的人员;这一组人慢慢尾随船队很远后果断绕行,也就是这不辞辛苦的绕行,让他们幸运的避开了前方在临时码头附近,山村布下的精戒圈,也正是因为如此,正集中精力保护交易和搬运物资的山村军队与民卫人员都没能发现这几个人。

    这组人员在避开精卫人员和哨兵之后,很快的便发现了正在修建的山道和往来运送物资的人员,顺着山道这些人又发现了远处正在开采的矿场和冒着黑烟的工厂,在矿场他们远远的望见此前失踪的那几名探子正赫然带着脚镣跟着其它人一同干活,也正是因为如此,让他们没敢更加深入的去观察山村,这让他们幸运的避开了矿场和铁厂中间的军事区,要不然这些人靠近的话,虽说也能看到山村里目前的军事力量,但说不定也会被山村发现他们……

    两组人的收获都不多,但总结综合起来,却也基本上将山村里的大概情况能判断一二,虽然最重要的人数、有没有像样的军事武装这些重点情报都没有准确的消息,但从此前伏击者的规模,还有山道上运输物资的人员,再有矿场上的人数也能大概猜测得出,山村的人员并不多,而且即便是现在邓时锋直接告诉他们山村里有正儿八经的军事武装人员他们也不会太相信,因为这么干在这个时代那就意味着造反的节奏啊……

    退去这些探子,刘老板在房间里陷入了沉思,这些情报资料对刘老板来说很重要,对方能不声不响的在山村里找到铁矿和开设工坊更是让他感到极度吃惊。如果换成是以前,刘老板肯定伙同他人直接拉队伍打上去了,那些矿场、工坊代表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但是上次对方不经意间展示出来的强悍武力让他现在很纠结。

    “刘帆,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办?”刘老板感觉自己想的有些头疼,正好刘帆送人回来,刘老板便想听听自己智囊的意见。

    “老爷……这事……有利有弊,那个山村的确让人称奇,不仅能找到铁矿更能在里面炼造出上好的百炼钢,我猜算这应该是一个品相极佳的铁矿,如果能拿下,对我们老柳商行的扩大必有绝妙好处。不过,就凭我们这一家人马似乎太过于单薄,想吃下这伙人的产业似乎太扎嘴,而如果像上次那样联合其他人……我担心人多嘴杂容易走漏风声……老爷比我更清楚那些人的德性,各个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消息传给他们,他们只会派出新一批送死的探子过去……”

    “因此依我之见,此事不可对外声张,更不可贸然行事,还需利用不久后过年的时日,悄密招募精英强将,趁过年对方防备松懈之际,绕行山间潜入山中,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其不备,夺取矿场和铁厂,只要牢牢控制住这两处,山村里的那些田产……不要也罢!”

    刘帆的计策很现实,也很直接,从行动方式上看他的做法是正确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而现在和自己合作的那几个,还真特么滴都是猪一样的队友。而且只要自己控制住铁矿和工坊,那么按照以往的经验,没有了最后倚仗的这些村民就绝不是士气正旺专业打手的对手,想到这,刘老板颌首决定了刘帆的计划……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