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锋,你真的打算给那些人上课并修工分啊?”

    走在回村的路上,在不远处指挥小型陂塘,也就是小水坝建设的覃二也目睹了邓时锋对候四所说的话,虽然心中有疑惑和不解甚至是担忧,不过他知道邓时锋不会无的放矢,因此也压住心头的疑惑,直到返回的途中,看到路上没有什么外人时这才向邓时锋问起。

    “嘿嘿,为什么不呢?”

    邓时锋每当这样带着得意的贼笑,覃二就知道这家伙肚子里要么就有了新的计划或者是什么鬼主意。虽然到目前为止,邓时锋给出了计划和各种建议都相当的正确和完美,可覃二还是觉得自己必须要提醒他:

    “让这些奴工干三年后转籍我没意见,他们是我们花钱买进来的,他们当然需要为我们工作来偿还我们之前在他们身上的投资。至于你把工分也同样给这些人执行,我也没什么意见,毕竟这也是刺激他们工作和安定他们情绪的一种最好的手段,我能明白到现在都没有一起奴工逃亡事情的发生都是因为这两条在里面起到的重要作用,但是我觉得你这么早让他们接受教育,甚至将教育成为他们早日摆脱奴工身份的助力……这个我实在无法能够接受!!”

    “为什么不能接受?怕他们抢了本村村民的饭碗?”

    见覃二的情绪有些激动,邓时锋定住脚步,借着依稀的夜色看着村里的领导者,今晚没什么月光只有零星的星星,不远处铁厂和机械厂的照明灯光也无法将覃二此刻的表情给照亮,但即便是如此,邓时锋的眼睛依旧像强光手电一样看到了覃二有些焦急的表情,更像x光机一样,看破了覃二的内心。

    “有……有一些……”

    在邓时锋的注视下,覃二知道自己这点小心思无法能够瞒过邓时锋,嘴皮子轻轻弹跳几下,蹦出了几个音。

    “呵呵,覃二,你有这种想法我不怪你,因为你现在只看到的是这个村子,你是真心的为这个村子的安全和生计着想,也在为你的孩子和这些邻居、兄弟们的孩子的未来着想,我相信你没有恶意。”

    邓时锋拍拍覃二的肩头,指着远处山村传来的灯火,一针见血的戳到对方的痛处说到:

    “每个人都有私心,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无可厚非。自从去年搬来这里,新村的生活是越变越好,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的生活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用奇迹来形容也并不为过。在内心中,不仅是你,还有老村的村民都很骄傲和自豪,因为在你们心中,因为是最早来这里落户,并且用双手跟我一同打造出这片奇迹的人,你们当然有资本来向新来的村民炫耀你们的这种身份和现在已经过上的好日子……现在的新村里,老村的村民在见到那些新迁进来的人时都有这样的情绪,这点我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我当然能够看到和听到;在学校里,老村的学生在和新学生在一起时,同样会有这样的情绪……先到者永远比后到者有这么丁点优先特权的小心思,这我能理解……”

    邓时锋注视着远处只能依稀见到大概轮廓的山村,语气中不知不觉的也带出深深的情感,山村里的一切几乎和他都有关系,可以说这个新村就是在他指挥下一手缔造出来的,他不有感情吗。在将这种情绪传染给覃二使他也陷入到这种自豪当中后,邓时锋深吸一口冰冷的空气,话锋一转:

    “但是……如果想用这点小特权、小心思就成为高高在上的特权阶级,断绝掉其它人努力向上的出路……我就打碎它!!”

    “没……没那么严重吧……”覃二见邓时锋面露杀机,有第一次见到邓时锋这种狠劲的他很吃惊。

    “现在当然没那么严重,不过这种苗头和趋势正在扩张增长,在我们那里有句话说的好:‘当你没有危机感的时候,危机就已经悄然来到了你的身边’。这句话用在我们的身上相当的合适。”

    “我们现在最大威胁是什么?是外部的觊觎和粮食的短缺,这大威胁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我们也是在为解决这两个大威胁而努力着。没有粮食我们自己种,产量不足我们开工厂生产产品和外界交易购买粮食补充;为了我们的财产和家人的安全,我们组建自己的武装保卫自己,生产不够人,军队建设不够人,人手不够我们吸收和我们一样的村民,从外面买人扩张我们的人口,这一切都是基于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安全考虑!!覃二,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你和我还有老孙,我们都在干什么吗?”

    听着邓时锋的讲述,覃二不知道邓时锋为什么最后一句话突然跳跃性的问起了去年的事情,不过去年的事情实在是太令自己难忘了,想也不用多想便回答到:

    “能干啥,不就是建新村弄房屋,造工厂,每天累得像条死狗一样……”

    “那今年呢?事比去年多还是少,同样累吗?”邓时锋见覃二的思维被自己拐上了车道,笑眯眯的继续忽悠拐着。

    “今年?事比去年多多了……如果不是王丫和覃田他们……”说到这,覃二大大咧咧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脑海中闪过一道光,似乎抓到了邓时锋想要向他剖析的最终根由。

    “呵呵,今年事比去年多n倍,但是我们大家却没有像去年那样的疲惫,这是为什么?因为覃田、王丫他们这些学生在成长,在帮我们分担着更多的事情……甚至不久的将来,等覃义、黄仕诚、孙铁钢这些后辈都逐渐的成长起来,我们还要扩张更多的人口和生产,这是因为我们的管理人才正在逐步的壮大!”

    “只是我们的人口基数还是太小,你自己想想,今年几个工作组派出去,附近方圆五十里那些同样是逃亡黑户的村民我们基本上都搜罗得差不多,所能拉拢的人也不过不超一百,我知道这些人和你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同时是这些人的身份问题让你较为信任他们,你把他们当家人当亲人一样看待,希望他们能获得更多的优惠……这些我都可以给你,但是在对待外来人口特别是那些奴工的问题上,你不能太过于狭隘的设置人为的障碍来阻止他们为改变自己生活的努力!因为我们需要吸收这些外来人员成为我们的一份子!”

    再次拍拍覃二的肩头,邓时锋既是劝慰,也是告诫的说到:

    “山村的人口格局注定了我们必须要吸收大量的外界人口迅速的成为我们中间的一份子,让他们不仅卖力的为我们也是为他们自己的努力工作干活,更要让他们坚定不移的和我们站在同一个阵营中,让他们感觉到,在这里就是他们的希望,在这里就是他们的未来,离开了这里,他们又要回到之前那种吃不饱穿不暖猪狗不如的生活,而这一切,不仅需要物质上的诱惑和身份上的改变,更重要的,是培养一批和我们同心协力的管理人才来向后面的人树立典型和言传身教,在这点上,你能很自得和骄傲的看着老村的村民在用自己改变的生活促使新入伙的村民遵守村规,为什么就不能看不透用候四来给后面的奴工树立典型呢?!要知道,附近的逃亡黑户已经快被吸并完了,如果我们要获得更多的人口,除了购买之外还有两条捷径,一条是将附近那些土著瑶民苗民给吸收进来,还有一条那就是去附近的大户那里抢人!!”

    听到邓时锋后面那句话覃二眼睛闪过一条火花,出去抢人,这种事情此前只有那些大户来向他们抢人抢地,但没有想到,邓时锋居然这么快就要实现自己心中的第二个梦想——复仇!

    在一起一年多了,邓时锋自然明白覃二此刻心中的情绪,趁热打铁的继续忽悠窜动着覃二的情绪:

    “你担心外来的人员会抢占山村后辈们的地位,这是你目光只局限于我们这个小山村,你认为新村应该为主外来人只是新村人的附庸;但你有没有想过,山村能有多大,如果单凭山村的这点人口,驾驭同等数量的奴工没有问题,但十倍、一百倍甚至超过山村原有人口更多倍的人口时,即便是山村里的孩子、青年、壮年和老弱全部都像你一样能管理有本事,但就这点人口基数,你能管多少?!”

    “我们要想做大做强,做到让所有人不敢欺负我们,不仅需要农业、工业上的支持,更需要军队的扩建,你认为我们山村这点人口能组建多少军队?!罗蛋他们上个月扩军二十个人拉走了我们多少工业生产建设的劳动力啊!!”

    “所以我们不仅要培养候四这样的人来满足我们行政管理、工业建设的管理人才需要,更要从奴工、外来人口中吸收人员进入到军队中去,不仅不能拿他们当炮灰,还要培养其中坚定的骨干分子带领更多的底层士兵去冲锋陷阵!”

    “这些外来人口进入行政、教育、工矿单位管理层的确会对罗蛋、覃田他们这些老村的孩子岗位照成冲击,但是覃二你要明白,优胜劣汰物竞天择这是铁一样的规律,如果你人为的设置了障碍看似的确是在保护他们成长的空间,但是实际上却是在把他们推向毁灭的深渊……”

    一口气说了很多,覃二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邓时锋刚才所说的内容,第三次拍拍覃二的肩头,邓时锋祭出了最大的诱惑大杀器:

    “如果真想不通没关系,想想这个山村能有多大,外面的世界又有多大,如果我们只窝在这个山窝里,那么就这么几个高层岗位大家肯定会打破头的争夺,但是如果扩张到外面去呢?记住这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ps:今天一沐有事,就一章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