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冬天很寒冷,这里的气温不仅比平原上要低一点,同时潮湿的空气沁透单薄的麻衣让人更加能够感受到桂北冬日那令人难熬的滋味。

    候四紧紧自己身上已经有些破烂的棉衣,在它的外面,是一件已经完全不能说是衣服,更加破烂不堪的麻衣,他小心的将外面那件麻衣的碎布塞到肩头上,好让这些已经失去避寒功能的碎布在背筐肩带起到一个保护里面棉衣的作用,那件棉衣是自己在矿场努力工作所得来的奖励,二十多个一起来的青壮中,只有自己才得到这样的奖励。候四知道,因为不仅麻布和麻衣在整个山村里还都数紧俏的东西,棉衣更是山村里很多人都想添置的物件,就连看管自己的那些工头都还有人没有这样的棉衣仅仅只是穿着麻衣,这件棉衣不仅能给自己在寒冬带来一丝的暖意,更让他收获了多少人羡慕的目光。

    候四还记得自己来到山村里的第一天,他和所有人饥肠辘辘的来到山村,虽然远处山梁上那不断旋转的东西让人感到好奇,但是对于他和身边的人来说,大锅里的热粥所冒出来的米香气对他们更有诱惑力,候四已经忘记了上次吃到这么稠的热粥是什么时候了,他和其它人一样,不仅将所有的热粥全部喝下,还将那个碗舔的比洗过还要干净。

    当天晚上,有两个看上去是这里管事的人来到自己这些人面前,告诉自己今后的工作和警告逃亡的下场。对于自己被送到这个矿山来干活,候四并没有太惊讶,自己自从被贩身为奴以后,自己就只希望未来的主人能对自己好一点,逃亡这种事情说实在话,在北方见过太多事情的候四并不觉得能逃到什么传说中的桃源圣地,如果能给吃个半饱,苦点累点也就能凑合着活下去了……再说了,北方过来的他被这里的山给绕的迷糊,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山,就是想跑……那也得认路啊!!

    不过随后让候四感到有些吃惊的,是那两位管事告诉自己在工作满三年,或者表现突出可以提前解除奴身,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甚至娶妻生子时,候四的眼睛亮了起来,在哪都是干活,再哪都是熬苦日子,候四有一身的力气,他相信自己能凭借这身力气在哪都能混得比一起被贩卖的人过得好一分,但却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能让自己看到有出头之日?!

    人心里有了希望,这日子过起来是比绝望的人要多这么一分的动力,接下来的日子里,候四在矿场干活总是最卖力,不仅出的料多而且还不偷懒,虽然这里并没有挥舞着皮鞭的工头,可却有一个叫做工分的东西;一开始没有人在意这个叫工分的东西,干活也是有人能偷懒则偷懒,大部分人都是干完每天规定采集的矿石或者是工作量就了事交差,直到前段时间,候四听那两名管理自己的村民在聊自己工分准备过年换东西的时候,凭借往日工作辛劳积累下的好感,候四壮起胆子问起工分的事情,两名村民看是候四询问他的工分,看在工作肯干又不惹事的份上便帮着去翻了一下工分本,但没想到这一翻便吓了一跳,候四这小半年累积下来的工分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远超第二名一大截!!

    候四工分的事情很快便被报送上去并且传开,不仅在矿场里的那些奴身工人们在谈论就连很多山民也在谈论,甚至直接惊动了最高的管事覃二和邓时锋。对于这种肯干活又不惹事的典型榜样,邓时锋和覃二自然不能错过树立榜样的机会,二人亲自来到矿场这些奴工们居住的地方,在询问了候四除了自由之身之外最需要的物资之后,用这些工分为其插队特批了一件从外面交易来的旧棉衣,这棉衣别看旧了点,但当它和其它旧棉衣被送进来入库列出工分交易清单后,有多少人都盯着这十几件棉衣啊……

    一件棉衣给了候四身体上的温暖,同时也坚定了他更努力干活的信心,更加重要的,是让其它混日子只求吃饱的那些奴身青壮们身边有了一个真实的榜样力量,这些人终于知道,原来这种工分这么有用,不仅可以从那个叫啥服务社里交换东西,更重要的是当达到总工分时,他们可以提前解脱这种奴工身份,像普通山民那样的生活!!而候四,他只用了半年便已经累积完成了将近一半的总工分!也就是说,候四明年底,甚至还要更快些日子,他就可以离开奴工们居住的这片烂窝棚,去村子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和未来的好日子!

    有了这样的希望刺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负责监管这些奴工的村民们发现这些奴工的工作量不用自己监督催促都在蹭蹭的往上增长,原本二十多个人一天完成的采集选矿量半天就可以完成,而且不仅是这些老奴工,甚至是新加入进来的二十多个新奴工在从老奴工言传身教的刺激下也在迅速的适应着这里的环境和新生活,有了这些肯干活的青壮劳动力,各种需要大量劳动力的道路扩建、设备搬运等基础建设也在这样的刺激下迅速的完工,据说管事的覃头准备分调一些生活物资过来,作为奖励给这些奴工们过上一个较为舒适的新年。

    “候四,你去工头那里一趟,有人找!”

    当候四用力的将背筐里的碎石给倒下,准备再返回矿场搬运碎石来到这个正在建设的陂塘时,身边帮着计工分的工头在递给自己一根计数的扁竹篾时知会了他一声,带着今天工作得到的二十六根竹篾,候四怀着好奇之心来到了工头的窝棚里,这里除了矿场的总工头之外,身边还有另外一个身着奇怪衣服的人正在火塘边上烤火交谈着什么。这个人候四知道,他是比村里覃头更大的管事,大家都叫他邓大仙,有些人则是叫他老师,这身棉衣就是他亲手送给自己的。

    “候四,听说你这一个月晚上没事就找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邓大仙让有些拘束的候四落座后,开门见山的便道出了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

    “这个……”面对这个特批棉衣给自己的邓大仙,虽然他的笑容很和蔼,但候四还是赶到有些紧张,因为来了这么久大家都知道了,邓大仙比村头覃二还要厉害,覃二都要听大仙的;而且那些点石成金的工厂、山梁上的那全部用铁做成的风车,都是邓大仙用仙法变出来的!甚至邓大仙还能有引天上的神电来村里变成照明的神奇之术,面对这样的神人,候四想不紧张都难。

    “没事,大胆说……”邓时锋看出了候四的紧张。

    “这个……我……我和工头们聊天,知道他们要想干更好的活,就必须要进学堂识字,还要学算术,他们经常要轮换着晚上去学堂,我就想……晚上我也没什么事,便央求工头帮我写几个字,我就在地上学着乱画……”

    候四说到后面时声音已经是低不可闻,他生怕自己因为这件事情而惹恼了邓大仙,不过眼角瞟过,他惊奇的发现眼前的邓大仙并没有生气,反而递给自己拨拉塘火的木棍。

    “你现在能写几个字,在这里写给我看看。”递过木棍,邓时锋心怀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候四,想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要怕,你把你已经学会写的字全部写出来,念出来,能写多少写多少,写的越多好,写十个我给你计一个工分!”

    听到工分这两个字候四眼睛又亮了,因为现在各个都知道工分的好处,大家干活都很卖力,再加上人也多了,一些工作已经开始出现了饱和不需要或者是需要很少劳动力的情况,大家为了几个能出工分的工作都争抢的很厉害,这样一来每天能得到的工分都在开始下降,原本一天运十筐矿石得一个工分现在只有半个工分,这给候四的工分累积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现在写十个字能得一个工分……不写是傻子。

    首先是候四自己的名字,然后是天日木水山土田人上下左右一二三四至十……候四是绞尽脑汁的将自己脑子里所有能记住的字全部都写了出来,写一个旁边的邓大仙和总工头笑着计一个,但随着候四写的是越来越多,渐渐的这两个人不再笑了,而是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在地上一笔一划书写一个个汉字的候四。

    “有个点的是鸟……”候二在想了很久之后,慢慢的在地上又写出来一个新字。

    “一百一十八……”

    “没有点的是乌……”汉字的特点和通性让一些文字可以连带的学习识别。

    “一百一十九……”旁边计数的总工头脸直抽抽,屋外闻讯过来围观的那些奴工也在叽叽喳喳的小声交流着什么。

    “实在想不出了……有些字我学过,但经常没用就又忘了……”

    蹲在地上又想了半天,候四发现自己实在是没办法再能够记得起没有出现过的文字了。

    “好家伙……一百一十九个字,差一个就一百二十,不过没关系,就算一百二十!十二个工分!!”

    邓时锋惊喜的一拍大腿,候四给自己的惊喜实在是够分量,他原本听到候四每天找工头学识字时还有些不相信,在没有基础和没有教员的解释和讲解下,这样学习表意的文字完全只能靠死记硬背,但是如果是一个天天要干苦力的奴工都能够有这样的上进心……邓时锋心中已经有了新的计划来加速山村的素质教育和基础培养。

    “候四,我今后每天晚上会派一个学堂的代课老师来,你们这些奴工可以跟他学习更多的文字和算数,学的好,我继续奖励工分,等你学完基础教学的课程,我不仅给你计十个大工分之外,还让你当矿场的新工头!!”

    听到邓大仙要派老师过来给自己这些人教书,候四和外面的奴工们都兴奋起来,而在听到学习还能得工分时,所有的奴工都欢呼起来,候四呢?他听到自己还能当矿场的新工头时,已经被未来新生活的诱惑和幸福感给冲击傻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