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学校的晨练铃声在五点半准时响起,房间里的灯光也随之同时亮起,现在的学校因为人数的增加其规模也在扩大,除了原有的那间大棚户之外,又在附近修建了两间大棚户供学生们使用,虽然钢骨结构的里子还是茅草藤条竹制的房顶外墙,但总算结束了男女混住的日子。

    在铃声和灯光的刺激下,大龄组的学生纷纷从大通铺上爬下穿衣套裤,虽然冬天的气温让人有些眷恋通铺上温暖的被窝,但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自己眷恋睡眠的话大可回家去享受睡觉自然醒的好日子,但就别想再在学校里享受免费的教育和伙食补贴,而且一些年龄已经临近十五岁即将毕业的学生,更是明白,自己要抓紧这段时间进行相应教育和训练的冲刺,因为当下个月过完年后,他们就要离开学校进入到新的岗位上去工作和新的学习。对这几个学生,邓时锋都和他们进行过长谈,以便从他们的喜好、志向去确定他们是去军队,还是去生产建设岗位……

    王丫也是即将从学校毕业的其中一人,她正带着十来个女学生从女学生的宿舍走出来。和男学生宿舍只走出来数人不同,女学生中因为多了那九名被贩卖进来的学生因而增加了很多大龄学生,这些女学生们来到这后都很听话,因为这里的生活虽然还很简陋,但至少没有让她们受冷挨饿和打骂,甚至成为主子玩弄或者是被卖入青楼那样的悲惨,同时未来能在村里找个好人家嫁掉的命运让她们对邓时锋和覃二这些改变她们命运的人是感恩戴德,因此王丫作为她们的组长兼实质上的大姐,这些人对王丫还是相当服从的。

    在经过简单的洗漱过后,冰冷的清水让这些人摆脱了最后的睡意,两个即将离开学校的男学生开始进行了自己的晨练,而剩下的人则进入到食堂和菜地,开始生火烧水做饭准备开始一天的劳作,这些年长的学生有责任去照顾幼年组的学生,直至他们毕业离开学校,或者是等幼年组的学生成长进入到高年组加入这个队伍中来。

    人多就是力量大,再加上这些待嫁的女学生们本身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做这点事对于他们来说是轻车熟路,况且厨房里还有电灯给她们照明,比起以前的家里,不点火满屋黑,点火一屋烟的条件好多了……

    幼年组的学生起床时间比高年组要晚半个小时,和高年组的学生们一样,这些孩子们起床洗漱后也要进行晨练以增强体质和锻炼意志,不过在强度上要比高年组减少很多。

    两组学生结束完晨练通常早饭也做好,享用过热腾腾的的早饭后不久就开始进入一天的学习,在最初都是邓时锋带着学生们来进行基础教育,而随着覃田和王丫的成长和学习,现在的授课已经按年龄、知识吸收量分成了更加细致的学龄组,分别由邓时锋、覃田、王丫还有黄仕诚以及另外一名学生领课,这样能有的放矢的帮助学生们学习的提高,王丫在里面承担着幼龄组的识字课和初级算数课,一年的时间让这些学生们逐渐的成长起来,也给邓时锋分担了很多教学与研究上的压力。

    一个上午的学习结束,王丫吃过午饭后带着一名女学生来到村里的服务社,在这里,已经有不少村民已经来到这里排队等候办事,覃二正忙着解决这个男人那个女人的各种问题,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上个月新并入进来的村民,这些新人口和上半年纳入新村的小村一样同样是以前的逃亡黑户,不过和小村比他们散居的地点距离新村太远而且分散,再加上新村消化接收小村人口需要时间,因此直到秋收结束后,邓时锋和覃二这才继续启动并人口计划,派出数个游说小队,动之以情说之以礼诱之以利,零敲碎打的忙活了半个多月,吸收并入八十多口人,再加上前两周黄掌事又送进来的二十多人,新村的总人口终于突破了五百大关成为了一个中等规模的村子。

    看到王丫的过来,覃二像平日里一样打着招呼便不再打扰王丫的工作,没办法,自己这边有一堆新人口要问这问那,而王丫这边的工作也不轻松,外服务社排队等候的人中,有很多人都是专门等候王丫的,谁让她是负责计工分和结算的主负责人呢……

    邓时锋今年弄出来的工分和散件外包工作让很多人在每天耕作之余有了事干,工分不仅能打发时间更重要的是能补贴家用甚至可以依靠它来生活,特别是随着新村工业口和基础建设项目的各种发展,除了像以前从工厂里申请工具和散件回家加工获得工分外,参加各种工作都能够获得到工分。开矿、修路、运输、工厂帮工,就连上山砍柴送给窑子和弄那些臭烘烘的硝芒都能够得到工分……

    而随着新村生产能力的增强,以及黄掌事这位战略伙伴从外界运送过来的物资也越来越多,工分所能够交易更换的物资也是越来越多,服务社里陈列的工分兑换样品也是越来越多,除了针头线脑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日用百货小东西,还增多了类似木梳、发簪、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的出现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证明着新村里的村民生活水平正在日渐提高,没有满足温饱和足够的购买能力,这些并不是生活必需品的东西是不会引起村民们的兴趣的。就连大家最关注的几大件,也从当初最吸引人的铁锅菜刀粮食这样的老三件,变成了布匹家具和玻璃餐具这样的新三件。

    随着工分的兑换和铁器的大量出品造成价格下降,村民们已经很容易兑换到以前做梦都想得到的铁锅菜刀这些东西,甚至新并入的村民都以无息借贷方式每家都提供了一套,而这些东西,只需要他们工作换取若干工分即可偿还。因此追求更好的生活质量和水准便成为的村民们的需求,做几套新衣服、给家里添置点木器厂弄出来的新家具,还有用玻璃制作出来的餐具淘换掉家里的烂陶破碗……这些生活上的日用百货的畅销,证明着村民们生活质量的提高。

    村民们都不傻,他们不管是老村民还是新村民,都已经注意到了工分在改善生活中起到的重要作用,这粮食虽然今年收成还凑合,但谁都不舍得拿出来交易啊,只有这工分,既能干活换取换粮食,又能换地里种不出来的物资……

    为此,每天都有农妇老太太们到服务社去结算和领取外包散件的工分,一到农闲季节,就会出现大量的闲置劳动力等候分配去各个需要劳力的厂矿工作,而这些人工分的登记和结算工作,都压在了王丫的身上。

    因为临近过年,大家都需要结算工分好换取自己早就看中的物资,因此不仅排队的人很多,而且后面还陆陆续续的正在赶来更多的人添加到这支队伍中,不过因为出于对王丫这位掌管自己收入的女孩的尊敬,还有对违反新村秩序的惩处恐惧,队伍没有出现插队、哄闹等现象,大家都在一边交谈闲聊着,一边慢慢等待前面一个个人员欢天喜地的领取结算单离开服务社,准备等候过几天最终物资的发放。

    考虑到服务社目前的工作压力,邓时锋让王丫下午没有回学校教书,而是一直坐在服务社里,和另外一位女学生继续给村民们结算工分,直到下午,王丫这才完成今天最后一人的结算。

    完成今天的工作让王丫很疲惫,同一个窝棚里的覃二早就已经完成今天的解答工作跑到村子旁边去查看那个陂塘的建设了,听老师说那里要建设一个小型的陂塘,利用水流的压力来建立一个小型水电站,不过在收起厚厚的工分结算单前,王丫翻到属于自己和身边女孩的那一页,工工整整的在上面记下了属于自己和她今天工作的工分。老师在自己来到这里后就帮助自己建立起了这个账本,并对原本打算报恩无偿帮忙的自己说到:

    “除了公益的义务劳动外,任何人的劳动都是有价值的,你是我的学生但是未来的行政管理人员,你在这里的工作同样是需要付出和得到应有的收获。”

    走在返回学校新村铺建的公共碎石道路上,王丫还要回去赶着吃晚饭和跟随邓时锋修晚课,就在这条路上,王丫经常要回应身边叔叔婶婶大伯大娘们向自己投来的问候,这些问候有些很有善意也很真诚,但其中也不乏一些虚伪甚至是挑逗,王丫当然知道这些情绪的背后是羡慕还是妒忌的情绪表达,王丫很自然熟练的回应着这些问候,在经过这小半年的锻炼,她已经从见人脸红见事就躲的小丫头逐渐的学会如何应对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成长,就这样慢慢随着时间而赋予王丫更多的新挑战和新生活……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