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骑着马的小头目原本是在车马队的前面,受袭击后又跟着队长跑了一小段,这样一来当他调转马头向后追赶自己的袍泽不久后,四条腿的优势很快显现出来,他没过多久便从最后一个变成了跑在最前面的第一人。

    像他这样最具有速度和优势的目标,肯定会是罗蛋他们最优先打击的目标,但是马匹的速度很快,罗蛋他们不仅枪法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而且就连射术最好的盘子也正在重新装弹,这想打也赶不及啊!再有一个,即便是盘子现在装好弹药,也无法能够保证命中高速运动中又俯下身子的骑手而不伤及马匹——因为山里缺马匹、耕牛这样的帮助拉矿、作战运输的资源,战斗前邓时锋是三令五申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射击马匹,即便是那些驽马也是山里急缺的资源,更不用说像这样能骑乘的马匹了……

    不过正当所有人焦心的时候,突然从官道边上,飞出来三个黑乎乎还冒着烟的东西落在了官道上,还没等这名骑手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时,三个冒着白烟的玩意突然发出巨大的声响和烟气,巨大的冲击和声音让受惊的马匹猛然间狂暴的止住了前进的脚步,这名骑手一下子触不及防在惯性的作用下被甩下了马背,可怜的他一紧张没能将脚从马镫里脱出,受惊的马匹再次折返方向,拖曳着这名骑手开始了最骑马中最悲惨的事件——挂蹬……

    扔出这三坨黑乎乎爆炸物的正是负责抄后路扎口袋的邓时锋和三名炮兵,在绕到车队后面后,前面的战斗四个人自然都看在眼里,邓时锋对不能亲自动手杀人倒无所谓,但由于此前双方的积怨,只能干看不能动手的老马他们恨不得能架上火炮轰了这些仇家,但是自己的任务就是扎口袋,如果对方跑过来那自己还能杀这么一两个解恨,但如果不跑过来……三个人也只能这样干看着。

    只是车马队里已经失去指挥的几个人却像无头苍蝇一样慌不择路下向后方自己伏击的位置跑来,三个人哪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三枚从步兵那分过来的手榴弹拉弦点火后便准确的扔在了官道上,不仅把最有可能逃掉的骑手从马背上给惊吓甩到地上拖挂而死,而且面对剩下的几个人,也开始了他们酣畅淋漓的群射屠杀过程……

    三名炮兵在使用自己带出来的单发手枪集火攒射搞定跑在前面那一人后,剩下的几个护卫和车把式也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自己能不能冲过这几个人的拦截,他们挥舞着手里的长刀和马鞭,两眼赤红,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向几十米外的人冲来。

    最后剩下来的四个人疯狂的冲锋的确是喊杀出了绝望的气势,四个人感觉就像是四十个人在发起攻击,这种困兽犹斗的疯狂势头甚至让他们身后的罗蛋和其它步兵们都不禁为之一悸。而古代作战要的就是自己的士气和攻击气势压住对方占据一个心理优势,如果现在换成是罗蛋他们在防守,估计有很大可能会被对方给吓住而造成可怕的后果,不过还好,扎口袋的三个炮兵可都是身经百战的护卫,这种情况……小场面啦……

    “换枪!”

    随着老马的一声令下,三名炮兵迅速的丢弃已经打空的单发手枪,换上同样从步兵那里借来的左轮手枪,熟练的搬开撞锤,瞄准……

    “开火!!”

    三支左轮手枪不断的开火,搬开撞锤转入下一发弹药,再开火,再转弹……科技的意义就是让人的工作更有效率,而科技应用到军事武力上面,就是为了让杀人变得更加有效率更简单……

    十八发十毫米的钝头铅制弹丸在三个人手里只用了不到八秒便发射完毕,而这八秒钟之后,原本刚才还无比疯狂冲锋的四个人全部都躺在了地上,他们的呻吟声正随着空气中弥漫的硝烟正慢慢的淡去……

    三名炮兵,包括老马都带着一种惊骇的目光看着手中的左轮手枪,虽说在训练时知道这种手枪射速很快,甚至有人已经从邓时锋那里学会扣住扳机不动,另一只手快速拨动撞锤进行速射,这样的速射能在三秒钟之内将六发子弹全部打出,不过精度上就要靠射手的枪感和一些运气了。但那些成绩都是在训练场上所获得和总结出来的,真正将左轮手枪用于实战……这还是第一次……而这第一次,这种速射武器的实战成绩就让现场的所有人为之深深的震撼。

    “都别干杵着了,你们还想等下一波来了一起收拾是不?!”

    邓时锋催促的声音适时的在现场响起,毕竟是从后世过来的人,这适应力和反应力都要比现在的人强一些,当然这是指对火枪武器上的反应……

    被邓时锋唤醒的众人开始打扫战场,由于缺乏马匹畜类,众人的目光自然第一眼望向了那些马匹,除了那些拖车的驽马之外,那两匹能骑乘的马其中一匹正拖着一个倒霉鬼依旧撒欢的到处乱跑,另外一匹,也就是那队长骑乘的那一匹便成为了众人最想收获的战利品。

    罗蛋他们几个从伏击阵地跑出来径直的跑向那匹马,他们的目光全部都被这匹带着马鞍的棕色马匹给吸引住,丝毫没有留意到,在马匹的身边,那位被一枪打落的队长,正微微的睁开眼睛,借助姿势的掩护,观察着身边的一切。而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上人变化的罗蛋在第一个抢到马后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正不知不觉的朝着那位小队长靠近着。

    地上装死的这位自然经验老道,在罗蛋靠近到自己身边最佳位置时,他突然从地上暴起发作,手中的短刃对着近在咫尺的罗蛋就捅去,骤然间的突变让罗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就这样看着小队长和他手中的短刃越靠越近!

    “小心!!”

    就在那危机死亡降临的刹那间,旁边突然冲过来一条身影和声音,狠狠的撞在已经即将要得手的小队长身上,随即这条身影和小队长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缠斗着。

    “卧槽尼玛!!”

    被突变惊呆的罗蛋终于在下一秒钟回过神来,掏出自己的左轮手枪扑上去,顶着这装死的家伙脑袋抠下了扳机。

    突发的事件让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此刻在现场,那名装死的小队长已经彻底挺尸,心有余悸仍不解气的罗蛋还在这家伙身上倾泻了左轮手枪上的剩余子弹。

    “老师,伤重吗?!”

    发泄完心中的情绪,罗蛋扒开人来到了救下自己的老马身边,此刻邓时锋正帮老马查看着伤口,只见老马右胸上,一条长长的伤口正翻咧着口子在向外流淌着鲜血,旁边的另外两名炮兵正手脚麻利的取出身上携带的伤药进行止血。这些护卫因为工作的缘故,受伤的机会要比普通人大很多,身上都会备有这样的金创伤药。

    “问题不算严重,还好老马经验丰富,是顺着过去没有硬挡,要不然创口虽小但却是深度伤了……”邓时锋看到伤口在金创药粉的作用下很快的止住出血稍微安心下来。

    “没事,这点伤,死不了……”

    和一脸紧张的罗蛋他们相比,受伤的老马倒是一脸淡定平静,甚至满不在乎的就像受伤的不是自己一样,这份定力罗蛋和几个步兵们为之敬佩。

    “谢了!”罗蛋真诚的向老马道了一身谢,其它几名步兵也纷纷向老马致谢,老马只是挥挥手:“这是应该做的,这一次是你们经验不足容易着了道,有了经验今后就不会再吃这样的亏,今后我们炮兵,还需要你们步兵掩护呢……”

    老马提到的这句话让大家笑了起来,在此之前,罗蛋他们经常以这种方式讥讽老马他们几个炮兵,但是这一次,听老马嘴里这样说出来,既是一种变相的提醒,也是一种善意的表达,如果以罗蛋为首的步兵们扔还是带着情绪和有色眼镜的话……那就是做人的方式有问题了。

    插曲过后,再次开始进行的打扫战场的工作战士们都非常的小心,他们将自己的小刀给绑在夏式步枪上,如果尸体有可疑之处就先捅上这么一刀,而老马他们也不时的在旁边传授着打扫战场的经验,不仅要学会从伤口、身上的血渍来判断这人是否死亡,还要特别小心有人利用马匹、几具尸体垒垛的地方装死。

    处理完所有的尸体,包括那名被活活拖死的倒霉鬼,战士们将尸体、马车集中在一起推倒路边进行了浅藏,在不能深埋的情况下这样只用树枝遮盖被人找到只是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不过时间紧迫也实在没有时间挖深坑埋下这么多尸体和马车只能简单处理,然后众人让老马骑乘上马,把所收集到的贵重金银和一些粗盐、麻布之类村里缺乏的物资给装载在几批驽马身上,迅速的撤离了现场……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