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秋日的阳光毒辣的照射着大地上的万物,几颗杉树带来的绿荫下,八个男人和一条狗正在躺着坐着靠着休息着,而在山坡顶上,还有一人正在用着望远镜观察着一条无人行走的官道,这几个人正是邓时锋和他的五名步兵,还有前来汇合的三名炮兵。三名炮兵没有携带火炮,每人只携带了一支手枪出来,让他们来到这里和自己汇合并不是让他们作战,而是即将战斗结束后,需要他们的某种技能。

    这三名炮兵不是别人,正是老马和另外两名护卫,邓时锋的计划中,扮鬼惊吓莫家瓦解南北大户的联手,火烧西面胖子赵的货仓让其疲于重新备货,并且给那个师爷的身后代表人物找点事干干,但对付西南面柳州城的刘掌柜……邓时锋表示这老王八蛋既然是挑事的家伙,而且商行也是自己战略合作伙伴黄掌事的对头……不捅他一下狠的,还真对不起自己和小伙伴!!因此有了这种作战思路,邓时锋便盯上了行走柳州府全境的刘家商队,杀他的人,抢它的货……还有顺便再连货带马的一起吃掉……怎么看都是一笔超级划算的买卖……不过村里没人照顾过马匹,只有将老马他们给拉上,准备在战斗结束后,让老马他们帮着把马队给牵赶回村子,就这样,老马他们仨人便带着一支手枪和短刀来到了这里。

    由于昨天晚上在胖子赵的货仓折腾了一个晚上,再加上这几天邓时锋带着五个人是连轴转没什么休息,邓时锋和几名步兵都很疲惫,几个人是抓紧时间休息,以准备迎接接下来要发生的战斗。

    “来了!!目标出现!!”

    观察哨一声惊喜的低呼让所有人从地上弹起来,老马接过哨兵递来的望远镜观察着远处慢慢靠近的车马队,其它人都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他,希望从他那得到确认的好消息。

    ““没错,是刘家的商队,我敢用我的脑袋保证,走在第三个护卫就是刘家的副队长,这小子心狠手辣,在柳州城号称阴面黑手,我绝对不会认错人的!!”

    放下望远镜,老马习惯性的去摸腰间的长刀,但伸手后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携带最习惯的长刀……

    “嘿嘿,不用劳烦你们炮兵动手,这种活我们步兵来干就行了……”

    老马的动作自然落在了一旁的罗蛋眼里,带着一丝得瑟的笑容揶揄着对方后挥手:“进入阵地!!”

    看着罗蛋带着几个步兵身披草衣头戴草帽的进入到距离官道旁一百米左右的伏击点,老马无奈的苦笑着,而另外两个炮兵则是一脸愤愤,都是年轻气盛的汉子,谁受得了这鸟气啊。不过在另一旁的邓时锋并没多劝说什么,带着三个炮兵和新入伙的中华田园犬绕到了阵地后面,等会打起来后,他们几个会一路趁乱推进到马队的后方,如果对方想后退,邓时锋会带着这几个人进行阻击拦截。

    可能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对方行进的速度很慢,差不多三公里的路居然走了快一个小时,如果不是身上的草都是发现目标后现拔的,要不然路边几堆蔫吧的草垛子眼尖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问题。还好负责主设伏的罗蛋他们几个都是经受过长期的训练,这点日晒虫咬绝不在话下,老马也注意到这个问题,望向罗蛋他们的身影时多带了一份敬佩。

    这队马贩商队人数不多,八匹驽马六架马车,加上赶车的和护卫一起全部十二个人,属于一支小型商队,对于这么少人也敢出来邓时锋有些奇怪,但老马在旁边为其解惑;商队通常走的都是很固定的路线,而且沿途的情况都已经比较熟悉,所以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即便是附近真有劫匪,也在开辟路线前事前的打点和拜山,对方也会掂量掂量的,毕竟每年都会有打点拜山的长期收入,如果缺钱拦个道,送点买路钱也就放过去了,这和北方的行规差不多。大家都是求财,真要动起手来死伤自己人还要抚恤多费钱啊;再说了,即便真得手了,对方可就是不死不休的调集遍布全柳州府的人马集中复仇了。那刘老板那句话可说的好,能在遍地都是似匪似民似兵的混乱广西地界组织人马跑脚行商的,可都是要有足够的实力和能量才能摆平很多明里暗里的各种麻烦……

    “那你不怕刘老板事后,万一砸吧出味道猜到是我们,集中力量攻打山村威胁你侄子吗?”邓时锋在了解其中的道道和奥妙后,眼睛盯着老马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切!我们商行明里暗里和他们搞了不知道多少事了,黑拳闷架我都打过好几次,如果不是不好拉明面上搞事,早就是你死我活的挺尸很多人了……”老马往地上啐了一口,带着不屑和低沉的愤怒又补充道:“这刘大麻子心眼特别毒,总是出阴招狠手黑你一下,我手下有两个人一个死一个残在他们的黑手里,不过对方也不讨好,我让他们死了两个残了三个。至于威胁我侄子……告诉你,这次行动你还好没把计划全部告诉仕诚,要不然给他知道这次行动的目标是刘大麻子的商队,他会拉炮过来轰死所有的人和马!!”

    听完老马的吐槽,邓时锋暗暗抹了一把额头上沁出的汗珠,特娘滴,果然同行是冤家啊,这仇恨值可都是从小培养的,这老马别看整个人闷葫芦似的咒骂对方手黑,但自己手底下似乎比别人更黑更狠;当然了,甭管什么世道,对付小人,心不黑点手不狠点早就会被别人给坑死咯。

    说话间,对方的车队马队便悠悠的进入到了伏击圈里,当第一辆车跨过作为攻击信号的一块石头时,四声夏式步枪连续发出的脆响,前面两个后面一个赶车的车把式应声倒在了车上,伏击战打响了。

    受到伏击的车马队有些混乱,来的人从押车的护卫到赶车的车把式都是商行里的自己人,走南闯北的什么仗阵都见过,那些劫匪通常只要钱财很少有觉悟要人命的,哪有像这样老远的便在那里打黑枪干人的,更不用说,这黑枪还特娘滴打的贼准!!

    “稳住!稳住!!”看到自己的队伍遭到突然袭击,领队的队长大声的呼和着有些混乱的队伍,听到队长的呼喝声,原本有些慌乱的人马似乎都找到了主心骨,多年的经验立刻发挥起作用,队长和另外一人立刻从马车上翻身跳到那两匹没有套车的马背上,准备利用马匹的速度来带领大家突围或者是反突击袭击者。

    从受到袭击到现在差不多刚刚过去五秒,在短短的这点时间内能迅速的稳定住队伍可见这些人的经验丰富,当然能让他们除了稳定人员的心理并且稳定住拉车的马匹,是因为他们丝毫没有人躲藏起自己的身形,这些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站在官道、车座上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似乎丝毫不怕那些打黑枪的袭击者再放黑枪。

    像在后世,或者说再过三百年,基本上所有的人在听到枪声后都会第一时间的趴下或者找掩护,实在不济的估计也会吓得到处乱跑,从而希望自己不被下一发子弹给击中。而在现在这个时空这条官道上,能让他们这些护卫这么干的正是这个时空火枪只能单发射击的特征让他们明白,自己还有充足的时间去调整……

    只是让他们永远也没有算到的,当他们刚刚稳定住受惊的马匹之时,袭击者第二次轮射便开始,这个时候这些人基本上都还没有隐藏身形,从骑马的队长到赶车的车夫,他们那明显的身体成为了袭击者们最好的标靶,而这次轮射一共响了五声脆响,不仅又是两位赶车把式被命中,就连马上吆喝的队长,也像被铁锤给砸中,从马背上掉落下来……

    擒贼先擒王,这队长之前正好在赶车把式的身后不易命中算是让他躲过了第一次袭击,但这一次……你在马背上这么醒目的位置,而且马匹的速度又不快……不打你打谁啊!作为负责射杀重要目标的精度射手,盘子早就已经瞄你n久了……

    两轮的开火射击让车马队已经损失了一半的人手,而且伤亡五名车把式也让车队彻底瘫痪下来,最后一名车把式一见对方优先打击的对象是自己这种赶车的也明白过来什么,马鞭一丢出溜一下就钻到马车底下去了。失去了赶车的车把式,队长又坠马落地生死不知,剩下的那名骑手和几名刀斧护卫也明白自己遇到刀刃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跑啊,跑出去给大掌柜的报信!!”

    这一句话总算是车马队做出的最正确的判断,剩下来的六个人,包括那名骑在马背上的小头目也学精了,压低了身子调转马头就往后面冲,其它人也顺着原路向后跑去……不是他们不知道分散跑的生存率更大些,但是从袭击到现在连袭击者的数量都搞不清楚,再加上又没有队长指挥,人类抱团的下意识本能让他们认为在一起会安全一点,但是却不知道,他们的行为却给了袭击者更好更集中的解决方式……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