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闹鬼事件给弄得人心惶惶不敢出门的莫家让北面和南面的危机暂时性的解除了,在邓时锋没有多少精力和人力去应对南北两边的对手前,邓时锋只有采用这种方式来处理莫家和李家的联手问题。不过这两位地主老财毕竟实力有限,解决一个就能让另外一个不敢造次,而且这种不伤人不伤劳动力的做法也是邓时锋所希望看到的,真要打起来炮弹子弹可不长眼睛,把那些佃户、奴户们打死打伤的太多,今后邓时锋吞下对方时这不是给自己减人手吗……

    解决完北面和东南面的两家大户,邓时锋便带着人穿回村子,将蓄电池、鱼竿鬼脸等已经完成使命的东西存放好,抄上更多的弹药、粮食和爆炸物,连休息也不休息,冲着西面某个地方便直扑而去。

    柳城县城,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县,南朝梁大同三年置龙城县,宋景德三年更名柳城县,到现在正好跨过一千年,从贵州发源的融江穿城而过,在给这里带来丰沛的水源同时,随着航运交通业的发展,这里也逐渐成为了一个重要的人口聚集地和货物中转站。

    这天晚上,五、六条黑色的身影在依稀的星光下麻溜的依靠地形的掩护,一路沿河而下摸到了距离码头不远的几间房屋附近。此刻已是深夜,街道上除了听见零星的狗叫声,便是逐渐远去的巡更梆子声……

    “老师,就是这了!东面有条通往码头的石梯,西面有块巨石紧靠着,六间大屋,大院中间有颗老榕树……这里就是那个胖子赵在码头边上的货仓!”

    借助着月色,这里的几个人虽然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是由于事前的情报资料做的扎实,信息交叉全面,因此即便是几个人都没有事前踩点,但却能清楚的避开各种障碍和巧妙的借助地形的掩护悄然潜入;当然,这和平时严格的训练也有很大的关系,在经过充足的粮食以及合理的营养搭配下,原先困扰夜袭战最大制约的夜视问题都已解决,要不然即便再牛叉的超人,俩眼一抹黑的怎么打。

    “老师,为啥不让炮兵来干这活,两炮轰掉这里不多省事,还要进去放火这么麻烦……”

    在旁边最后检查燃烧弹的罗蛋看着眼前的仓库撇着嘴,虽然对炮兵的那三个人有些不爽,可他也明白炮兵的威力和作用,像干毁人仓库的这种事,炮兵远远的架好炮,连续三发急速射一切都搞定了,根本不用自己还要潜过来,摸进对方院内放倒人再放火这么麻烦。

    “罗哥,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啊,炮一响事情就变得大条了,这里可是县城,在县城边上开炮……你没发烧吧……”

    还没等邓时锋训斥罗蛋不动脑子,旁边的大名锥子的战士接过话头揶揄着自己的大哥,几个人在村里年岁相仿一同穿开裆裤长大,在个人私交关系上像这样的玩笑也是经常开的,当然在训练场上该怎么样就这么样,丝毫没有一点情谊可讲而降低训练标准。

    “滚!等下闹狗时我倒要看看你家祖传的本事到底有多厉害,别等老子进去摸人出了岔子,老子拨了你的皮!!”

    几个人嬉笑完毕,四个负责上前放人放火的黑影借着夜色向大院摸去,脚下用轮胎橡胶皮改制出来的鞋底不仅赋予他们良好的摩擦抓地力,更降低着落脚踩踏时会产生的声响。不过在距离三十米的位置上几个人没有再朝前走,四个人再小心一同行走也会产生足够的震动惊醒里面的看家狗,而这个时候,从爷爷辈就流传闹狗秘方的锥子便成为了解决看家狗的重任。

    要说锥子的爷爷闹狗的确是有这么两把刷子,听老孙头他们表述,锥子的爷爷甚至有本事把家里的狗用什么东西给吸引出来,然后无声无息的直接闹倒带走,据说在此前十里八乡都有一号名气。不过人怕出名猪怕壮,就是因为闹狗的名气实在太响了,不管是不是他闹的狗最终都会把烂帐算在他头上,结果最后一次,一大户人家祖太太最心爱的宠物狗莫名其妙失踪了,对方便找到锥子的爷爷要他赔狗,但这事实在不是他干的又怎能交得出……最后人在大户家里活活打了三天水米不给进的饿了三天死在了那里。活活折磨死了一个人的大户家并没有任何的收敛,他们准备找锥子的父亲来继续拷打找狗,还好锥子的父亲消息收的早,在对方派人来之前急忙带着老婆孩子跑路闪人,要不然凭借对方的势力,别说弄死一个人,就是弄死自己全家眼睛都不眨巴一下!!

    这一路逃亡最后逃到了逃亡户的老村里,锥子全家这才落户于此继续生活着,不过因为爷爷惨死的事情,再加上老村里都是贫苦的逃亡户,谁能有多出来的粮食养狗啊,父子俩的闹狗技术没有了用武之地,久而久之锥子的父亲和锥子会闹狗的技能便只有一些老辈人才知道。

    今天晚上,已经有十多年没闹过狗的锥子将要重新捡起爷爷亲传的偏门手艺,虽然自己打小在爷爷身边看着爷爷制作那些古怪而又有特殊味道的东西,也清楚的记得爷爷跟自己所讲述的过程和配比,但是毕竟是二十年来头一遭干这活,锥子还是有些不由自主的紧张。靠近到距离大院外二十米的位置锥子不再往前,这个距离已经是院内狗儿的警戒范围,灵敏的耳朵似乎已经听到里面那低沉的警告声。

    小心的取出精心调配的药包,里面的特殊的香气很快顺着风头飘进了大院里,以狗儿那灵敏的嗅觉,它立刻嗅到了刺激其食欲神经的东西,狗脑中食大过天的本能思维迅速驱使它的四条强健有力的狗腿,穿过大院的狗洞来到了陌生人的面前,在小心的试探过后,便大快朵颐的享受完这两坨奇怪但绝对美味的美食。

    “我擦,怎么还不倒啊!!”看着眼前摇着尾巴上前继续讨要食物的这条中华田园犬,不仅锥子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龙精虎猛的狗狗,就连在十米外的罗蛋等人,甚至在更远地方关注这一切的邓时锋和盘子也不知所措,这狗吃了闹狗的东西咋还不被药倒涅?这狗不倒后面的活怎么干啊?!

    “干,拼了!”已经没有食物喂闹狗的锥子看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狗狗,再看看后面还等着放倒狗狗后去杀人放火的战友,没有其它办法的锥子只有心一横,小心的开始逗起狗狗来,还好爷爷教过他如何给狗挠痒如何让其舒舒服服的听自己的话,狗狗虽然身上的虱子烂泥弄得锥子很不舒服,可狗狗那享受的表情让锥子知道自己的赌博成功了。

    “卧槽,牛-逼啊……让你闹狗你倒是弄起训狗来了……”

    看到那条中华田园犬居然如此听话老实的躺在锥子的前面,几个负责放火的战士在经过之时都暗自称牛,只有罗蛋,丢下一句报复刚才锥子揶揄的话语,带着人憋着笑翻进了院子,只留下原地苦笑的锥子继续逗着狗儿。

    放倒里面几个已经熟睡的人很简单,考虑到里面的几个人在事后会承受阴狠的胖子赵盛怒下的虐待,罗蛋在邓时锋的命令下让几个人在睡梦中毫无痛苦的死掉。这外面的狗被驯服了,里面的人又被解决了,这个六间大房的仓库大院便成了几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地方,打开一间间房屋,在检查了一下里面堆放的各种物资后,三个人放弃了成堆成堆的粮食,还有成卷成卷的布匹与其他物资,只将少量的铜银之物给收罗走,便将身上携带的玻璃瓶内的汽油开始像各种物资、屋角倾倒,随着最后一瓶混杂着硫酸、白糖、橡胶块的简装版莫托洛夫鸡尾酒砸到货物上碎裂四溅开来,里面半凝固的物质在化学反应的作用下迅速的发出大量的热量自燃起来,借助着秋季干爽的晚风和其它房子里洒下的汽油,迅速蔓延旺盛开来……

    这种人为的纵火如果不在最初时就第一时间灭火的话,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久你就是想救也晚了,火场边上的几个人也深知这个道理,在火势越来越大之时便趁没人注意到之前离开,而货站里的几个人又已死去不会呼救,当巡更的更夫看到冲天的火光开始敲锣鸣人时,货仓里的大火已经冲天而起,整个柳城县城都能看到在夜色中江边窜起的火光……

    没有理会县城和胖子赵会因为这场意外的起火会如何暴跳如雷,这个货仓里堆放的是胖子赵准备运往柳城大捞一笔的货物,被这样一把火烧掉不仅让其损失一大笔钱财,更会让他只能再焦头烂额的去寻找新的货源来填补缺失的货源,如此一来拥有本县最多流氓地痞人力资源的胖子赵反而没办法能够顾及到山村的事情……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来的时候是邓时锋带着五个步兵战士,但回去的时候,除了身上多了一些搜索而来的缺乏物资之外,锥子的身边,又多了一条摇着尾巴的狗狗……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